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43章 长安,尚得监国太子在!

第0143章 长安,尚得监国太子在!

    听着萧何面带试探的发出此问,吕雉只淡然一笑,微摇了摇头。


    ——这块绢布,确实是少府织室所出没错。


    如今汉室天下,有能力批量织造这等绢布的,也只有少府。


    但作为如今,汉室唯一一个保有‘印钱’职能的部门,这样的绢布,少府织室每年能织出来成千上万张!


    光凭这么一张‘made in 少府’的绢布,根本就无法判断其归属于何人,又出自谁人之手。


    只不过,听闻萧何这句明显带有深意的询问,吕雉却并没有着急否认,只朝身旁一招手,示意寺人将那块绢布取上来。


    “嗯,做功甚善,确乃少府所出。”


    自顾自夸赞一声,便见吕雉又将绢布摊开,将绢布上的那行子默念而出。


    “太子过长陵,使士往刺之······”


    “哟,竟还有淮阴侯署名?”


    见吕雉毫不顾忌殿内站着宫女、寺人,萧何面色不由顿时一急!


    而吕雉接下来的话,却是让萧何陷入了漫长的惊骇之中······


    “嗯,吾这字,可是愈发干练了······”


    说着,吕雉不忘轻笑着抬起头,看向萧何指了指手中绢布。


    “萧相且瞧瞧。”


    “方才,建成侯携此绢出宫之时,吾竟还未发觉?”


    “此时一看,可是愈发工整······”


    “皇后!”


    听着吕雉面不改色的看着手上绢布,道出这番骇人听闻的话语,萧何终是突然一声轻呵!


    待吕雉笑意盈盈的抬起头,萧何又面带焦急地看了看左右,似是在提醒吕雉:殿内,可还有人呢!


    见萧何这般架势,吕雉却似是毫不在意,只轻笑着将手中绢布举高,像是欣赏什么绝美的工艺品般,对着绢布上那行自己写下的字,不住地称赞了起来。


    见此,萧何也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满是悲愤的对吕雉一拱手。


    “皇后此举,恕臣百思,亦不能得其解!”


    言罢,萧何便满是悲痛的闭上双眼,朝吕雉沉沉一拜。


    却见吕雉闻言,面上笑意悄然退却,望向萧何的目光中,也终是带上了些许严肃。


    “若不如此,此刻,酂侯安能至长乐?”


    “纵至,酂侯又可会以淮阴侯事,言于吾当面?!”


    正说着,见萧何欲要开口反驳,吕雉不由又是一抬手,将双手背负于身后,上半身稍前倾了些许。


    “太子乃何人所刺,酂侯,莫非不知?”


    “亦或知,然又自欺为不知?”


    “事已至此,酂侯还欲自欺至何时?”


    “今三千里秦中,功侯贵勋凡百四十六人,除淮阴侯,可有第二人胆敢执刺于太子?!!”


    满是愤恨的一声怒呵,吕雉望向萧何的目光中,更是涌上一股不容置疑的强势。


    “前时,吾曾允诺酂侯:夏至未临,但淮阴侯不行叛逆事,吾,便暂不复言杀淮阴侯······”


    “然今!”


    “国朝之太子储君,亦险丧命于淮阴侯之手!”


    “便此时,酂侯莫不仍挂怀于‘往日之情谊’,欲于吾当面,为淮阴侯开脱?!”


    “吾吕雉治不得淮阴、汝酂侯不忍杀淮阴,莫非汉律、汉法,亦杀不得他淮阴侯吗!!!!!!”


    极尽愤怒的又一声咆哮,惹得殿内宫女、宦官无不流露出面若死灰般的惨白面容,争相慌乱的跪倒在地,恨不能将头塞进地板之下。


    ——这些话,根本不是他/她们这等卑贱的身份,所能堂而皇之听到的······


    听闻吕雉这一番满含滔天盛怒的宣泄,萧何只面带惊骇之色的一低头。


    神情恍惚的思虑良久,萧何终是缓缓闭上眼,摇头发出一声长叹······


    吕雉说的没错。


    如今的关中,乃至于整个汉室,敢冒如此天下之大不韪,对太子刘盈下死手的,只可能是淮阴侯韩信!


    只有早就同陈豨密谋,要‘你作乱于关中之外,我举旗于长安之内’的淮阴侯韩信,有这个动机!


    也只有后世被口口相传为‘兵仙’,实则政治智慧无限接近于负无穷的淮阴侯韩信,会做出‘刺杀太子’这般,令人瞠目结舌的蠢事!


    在早先,听到‘刘盈遇刺’这个消息时,萧何的脑海中,便立时涌现出了三个嫌疑人。


    天子刘邦,赵王刘如意,以及淮阴侯韩信!


    但很快,萧何便将前二者排除。


    刘邦作为天子,又是刘盈的生父,就算到了对刘盈恨之入骨的地步,也绝不可能对亲生骨头痛下杀手。


    顶天了去,鞭打一顿、呵斥一顿,再不济,也就是废其储位,再丢到太庙面壁个三年五载。


    退一万步说。就算刘邦真打算杀刘盈,也根本不需要用‘执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如果刘邦真的下定决心,打算不顾一切后果,那想杀刘盈,也不过是一道赐死诏书的事儿。


    若是真有那么一封诏书自关东传来,被某个老伙计交到自己手中,那即便萧何心中再抗拒,恐怕最终,也只能照旨行事······


    刘邦不可能刺杀刘盈,是没动机,也没必要;刘如意不敢杀刘盈,那就是纯纯的不敢了。


    如果是刘如意想杀刘盈,那唯一的动机,便是争夺储位。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杀刘盈,非但无法帮刘如意得到梦寐以求的太子大位,反而会将原有的机会尽数葬送······


    刘邦得以鲸吞天下,可不是因为足够蠢!


    就算刘邦真是个无可救药的蠢货,朝堂公卿数以百、天下汉人上千万,也有的是正常人!


    作为刘盈储君之位的唯一威胁,毫不夸张的说:只要刘盈出了意外,那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无论刘如意有没有牵连其中,第一个受到怀疑的对象,就必然是刘如意!


    就说现在,‘刺杀刘盈’的黑锅,即将成为钉死长陵田氏棺材板的钉子,萧何、吕雉二人,乃至于大半朝臣功侯心里也都清楚:真正的幕后黑手,必然是淮阴侯韩信!


    但即便如此,包括天子刘邦,以及萧何在内的整个天下,都绝对不会有人相信:这件事,会和刘如意没有丝毫干联!


    而在当下,刘盈受刺又侥幸未亡的情况下,也可以说:赵王刘如意得立为储的可能性,已经无限趋近于零。


    ——天子刘邦,不可能允许一个涉嫌谋杀兄长的逆子,登上自己留下的皇帝宝座!


    天下一千七百余万汉人,也绝不会允许一个涉嫌弑兄夺嫡的烂人,成为统治自己的汉天子。


    即便刘如意,是天底下最怕刘盈出事儿的人,而且对刘盈遇刺一事,刘如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排除了天子刘邦,再去掉赵王刘如意,剩下的,就只剩下韩信一人。


    可萧何怎么也想不起来:韩信的嫌疑,究竟是怎么被自己下意识洗清的······


    “唉······”


    “天作孽可活,自作孽,非死不可啊······”


    暗自悠然一声哀叹,萧何终是面带惨然的低下头,对吕雉缓缓一拱手。


    “臣······”


    “知罪······”


    语带沧桑的道罪一声,待萧何重新直起身,面色之上,便已悄然带上了一抹郑重。


    “依皇后之意,此事,当作何谋划?”


    见萧何终于从自我欺骗的怪圈中拔出心神,吕雉也不由在心中稍一叹气,面上冷意却是丝毫不见。


    “此事,吾已有谋划。”


    “近些时日,长安当昼夜戒严;酂侯亦可以‘护卫’之名,布兵卒于尚冠里,以防淮阴再行不轨。”


    “待如此旬月,太子伤势稍愈,便当往三原,以视郑国渠之整修事。”


    “到那时······”


    说到这里,吕雉悄然止住话头,看了看左右,似乎终于于是到大殿之内,并不只有自己和萧何二人。


    “到那时,酂侯再来寻吾,以闻详策。”


    闻吕雉此言,萧何只面色沉凝的点了点头,旋即略带疑惑的望向吕雉。


    “皇后可是担心,家上若于长安,当受此事牵连?”


    待吕雉不着痕迹的一眨眼,萧何终是抿嘴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为即将死于非命的韩信暗自惋惜片刻,便见萧何又对吕雉一拱手。


    “还有一人,亦似染手于此番,长陵田氏谋刺家上一事······”


    “可是赵王那贱婢子?”


    不待萧何滑落,就见吕雉眉角稍一扬,语调中,尽是毫不掩饰的厌恶。


    待萧何面色严峻的点了点头,便见吕雉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胸中恼怒,旋即从榻上起身。


    “吾非赵王生母,此事,吾做不得主!”


    满带怨气的一声轻斥,吕雉面色便又是一冷。


    “此事,酂侯自瞧着办便是。”


    “若不急迫,自可先禁足赵王,再奏请陛下定夺。”


    “若急······”


    若有所思的止住话头,就见吕雉似是随意的一摆手。


    “若急迫,今长安,亦有监国太子尚在!”


    “虽稍负伤,然吾儿身以为陛下子,却也不至卧榻而无以示人,伤虚而不能示人之地!”


    “若以为可,酂侯自可于明日,亲往会太子之时,以此事相说。”


    言罢,吕雉便似是随口交代了个小事般,将双手背负于身后,皱眉冷眼,朝着殿后的方向走去。


    望着吕雉离去的背影,萧何也只得暂时放下心中的万千思绪,沉声一拜。


    “臣,恭送皇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