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44章 我妈暴躁?这是为了天下!

第0144章 我妈暴躁?这是为了天下!

    “萧相亲来?”


    次日上午,太子宫,凤凰殿。


    听闻小太监春陀的禀告,刘盈不由一愣,面色也是有些尴尬了起来。


    ——虽说此番遇刺,刘盈伤的并不是很严重,但伤的位置,着实有些尴尬的紧······


    就说现在,刘盈便是侧躺在软榻之上,一条圆柱形长枕撑在身后,左磊处的伤口虽已被包扎,却也并没有盖上衣物。


    准确的说:此时的刘盈,上半身是光的······


    若是放在后世,好歹是的爷们儿,裸露个上半身什么的,虽有些不雅,但也不至于让人咂舌。


    但在如今的汉室,尤其又是作为太子储君,刘盈,实在不是很方便以‘袒胸露乳’的形象示人。


    但不见,似乎也不行。


    一来,前来拜会的是丞相萧何,又多少带点‘赔礼谢罪’的意味在其中,刘盈就算是有伤在身,也不方便将萧何拒之门外。


    二来,便是对于此番,整治长陵田氏、平息关中粮价的事,刘盈也确实需要和萧何,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沟通。


    “嗯······”


    稍沉吟片刻,刘盈也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请萧相至此吧。”


    轻声做下交代,待春陀领命而去,刘盈又用右肘稍撑起身,望向软榻旁的寺人。


    “再取些软枕,垫高一些。”


    ·


    “罪臣,拜见家上······”


    刚一走入凤凰殿寝殿,萧何便一股脑跪下身,冲着刘盈一拱手,便做出要叩首的架势。


    就见刘盈面色稍一急,却也是十分老实的没乱动弹,只冲着身侧的春陀一眨眼。


    早就得了刘盈的交代,春陀只是心领神会,赶忙上前,自手臂处扶着萧何,终没让萧何‘得偿所愿’。


    待萧何面带愧意的直起身,便见刘盈惨而一笑,侧过头,看了看自己尚还裸露在外的左磊。


    “孤已至如斯之地,酂侯莫不要孤亲下榻,方休跪拜之念?”


    听闻刘盈这一声稍带自嘲,又略带些苦涩的调侃,萧何面上愧疚之意,不由又是一深。


    “家上,臣······”


    见萧何面带自咎的一拱手,刘盈却是侧躺着,稍一伸左手。


    待萧何身形一滞,就见刘盈又是一声僵笑。


    “孤身负创,坦胸露乳以面萧相,实失礼者甚。”


    “然纵如此,孤,亦未忍拒萧相于殿外。”


    “若萧相此来,只欲言己之愧、责,莫如且自回,也好与孤片刻安宁······”


    面带虚弱的道出此语,刘盈也是稍敛面上笑意,略有些严肃的望向萧何。


    在萧何身旁,小太监春陀更是摆出一副准备随时上前,只待刘盈一开口,便送萧何离去的架势。


    看着刘盈望向自己的目光中,那一抹并不明显,却又切实存在的宽和,萧何只微颤着干涸的嘴唇,几欲开口,都没能吐出哪怕一个字。


    如此足足十息,待刘盈面带善意的笑着一点头,萧何终是满带萧瑟长叹一口气,对刘盈沉沉一拜。


    “臣!”


    “谢家上······”


    这一回,刘盈却并没有再示意一旁的春陀上前,替自己扶起萧何,而是坦然受了萧何这一礼。


    ——毕竟再怎么说,刘盈此番遇刺,萧何头上一口‘护主不力’的锅,是怎么都甩不掉的。


    若是刘盈不受这一礼,恐怕萧何也难以心安。


    待行礼过后,在春陀的引导下来到软榻前约五步的位置,在一块筵席之上跪坐下来,萧何面上的愧疚之意,才终于是缓缓退却。


    又稍问候一番刘盈的身体状况,萧何便也自然而然的,将话题引入了正题。


    “此番,家上于长陵遇刺一事,经臣查得行凶者,乃长陵田氏满门!”


    “昨日,皇后以行令于臣:田氏阖族,凡丁、女、老幼,皆勿审而斩弃市!”


    说到这里,萧何面容之上,也是下意识涌上些许心悸。


    “此刻,田氏阖族凡数百口,当已为廷尉役卒押至东市之外。”


    “只待午时,便当明其正身而问斩······”


    说着,萧何不由面色复杂的摇了摇头,自顾自稍叹一口气。


    见萧何这般作态,刘盈稍一琢磨,也是回过味儿来,便摇头一笑。


    “暴走的老娘,怕是把外朝给吓的不轻?”


    心中稍一声腹诽,便见刘盈小心翼翼的调整了一下躺姿,又自殿门处看了看天色。


    “午时······”


    “唉~”


    悠然一声长叹,便见刘盈面容之上,也稍涌上些许感叹之色。


    “自种其因,当得其果啊~”


    “只可惜,故田齐王族,恐当自此落寞······”


    听闻刘盈这般反应,萧何只稍一愣。


    低头思虑良久,终还是面带迟疑的望向刘盈。


    “家上莫不觉得,皇后此番,略暴戾了些?”


    “嗯?”


    听闻萧何此问,刘盈只面带困惑的一皱眉,便见萧何又是一声哀叹,对刘盈稍一拱手。


    “身以为人臣,臣本不当口出此言,以离间家上、皇后之母子情谊。”


    “然身以为汉相,蒙陛下之信重,臣,又只得昧死一言!”


    面带决然的道出此语,便见萧何面色也随之一肃。


    “此番,田氏遣士以刺家上,依律,坐谋逆,当族!”


    “然今《汉律》于谋逆之罪罚,乃夷三族;及案犯之旁支远亲、姬妾、丁仆,又年总角之幼童、过古稀之老迈,皆可酌情稍减其罚,以为隶臣、妾。”


    “长陵田氏,嫡男丁十七,庶三服内之丁四十一;若依‘谋逆’罪,当死者,便乃此五十八人。”


    “然依皇后之令,凡长陵诸田,因此番家上遇刺而当死者,足四百口而有余······”


    说到这里,萧何便将话头悄然一转,望向刘盈的目光中,也稍带上了些许试探。


    “皇后身以为家上生母,家上遇刺,皇后自当于凶徒恨之入骨。”


    “然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今皇后因怒,而加田氏之罪罚······”


    “此,莫不略有因一己之私怒,而乱国法之嫌?”


    言罢,萧何便面带担忧的低下头,等候起刘盈的答复。


    而在听到萧何这一番满带深意的暗示之后,刘盈望向萧何的目光中,也顿时带上了一抹意味深长。


    ——田氏,应该以什么罪名,处以什么程度的惩罚?


    无论是对于监国太子刘盈,还是对亲手编纂《汉律》的萧何而言,这一点,都不言而喻。


    ——使刺储君,比同行刺天子,坐谋逆,当夷三族!


    但刘盈也同样确定:对于‘夷三族’究竟应该怎样定义,萧何心中,也必然是无比明确。


    如今的汉室,可不是法治社会!


    行刺储君,究竟应该杀一户口本,还是牵连一村、一县,乃至于在整个天下范围内牵连一姓、一氏,都取决于天子的一句话!


    毫不夸张的说:同样的事儿放到二十年前,始皇嬴政尚在之时,若太子遇刺,就算嬴政下令‘凡天下氏田者皆杀’,也绝没有人敢站出来,说哪怕一个‘不妥’!


    原因很简单:在这个时代,某件事妥不妥,不是法律说了算,也不是道德说了算,甚至不是天、连神算了算!


    在这个时代,能为天地万物给出定义,并必将得到无条件认同的,只有天子的金口玉言!


    一个曾盗窃一粒米的小贼,天子说该凌迟,那就要凌迟!


    一个骇人听闻的江洋大盗,天子说无罪,便必然是无罪!


    而对于身为开国皇后,太子刘盈生母的吕雉而言,旁的事,或许还轮不到吕雉来‘言出法随’。


    但在太子储君、亲子刘盈遇刺这一桩事上,作为母亲的吕雉,天然具备对凶手的无限报复权!


    别说将打击范围,从田氏族人扩大到奴仆、老幼身上了,就算是吕雉直接下路屠干长陵邑,也绝没谁能挑的出错!


    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不单是吕雉的权力,而是这个时代的道德普世价值,赋予吕雉,乃至于每一个母亲的义务!


    而萧何作为开国丞相,又是同天子刘邦、皇后吕雉一起从丰沛走出的元从,对于这一点,不可能没有认知。


    这样一来,萧何这番诟病吕雉‘过于暴戾’的言辞,其话中暗含的深意,便也是显而易见的了······


    “只可惜······”


    “这一世,孤可不打算单打独斗······”


    心中阴恻恻一笑,便将刘盈意味深长的望向萧何,稍叹一口气。


    “酂侯可曾听闻: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


    突闻刘盈此言,萧何面色便嗡时一愣。


    刘盈却是又发出一声短叹,便微摇了摇头。


    “《周礼·秋官·司寇》曰:刑乱国、用重典。”


    “田氏行刺于孤,按律,确当只及族亲;《汉律》之中,亦从未有一人获罪,全族老少妇孺、姬丁奴仆皆连坐之罪罚。”


    “然今之关中,恐不适只依《汉律》,而定此等刁民之罪责了······”


    说着,刘盈便重新看向萧何,面容之上,尽是郑重之色。


    “今父皇领军在外,战事虽无大阻,然陈豨之乱亦未全定。”


    “孤得父皇托以监国之责,便乃借父皇之皇位,以镇欲乱关中之宵小!”


    “如此微妙之时,监国太子遇刺,社稷险有震荡之虞,萧相以为,可还能依《汉律》,而定主谋之罪?”


    说到这里,刘盈便摇头一笑,望向萧何的目光中,也是涌上些许语重心长。


    “萧相以为,母后此番重罪于田氏,乃因私怒。”


    “然实则,母后之良苦用心,皆乃思社稷之安稳,顾宗庙,为首重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