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46章 粮市?米石二千钱?

第0146章 粮市?米石二千钱?

    “大人,便是此处。”


    二月开春,趁着天上好不容易挂上了一轮暖阳,张病己也是不忍错过如此良机。


    天刚一大亮,张病己便带着儿子张彭祖、孙儿张未央、儿媳张赵氏,以及乡中的几个远方晚辈,从渭水以北的张家寨出发,徒步走向了长安。


    一行人刚来到东市,就听张彭祖面色一紧,指了指不远处,已看不太出血腥痕迹的一大片空旷地。


    “哦······”


    循声望去,看着与往日一般无二的市集之外,张病己也是不由微眯起眼。


    “不都说,太子于长陵遇刺,皇后一怒之下,于东市外斩了田氏满足,足四百余口?”


    “怎不过十数日,东市之外,竟已丝毫不见残肢、血污?”


    听闻老夫发出此问,张彭祖也是满脸困惑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说来,也难怪张病己有如此困惑。


    无论是在过去数百年,亦或是如今的汉室,作为肉体刑罚中最严重的一项,‘斩’,往往指的都是腰斩。


    与此同时,但凡是一个人的罪行,严重到了要腰斩的地步,那廷尉的定罪书上,‘斩’字之后,必然还会跟有二字。


    ——弃市!


    严格意义上来讲,腰斩弃市,或者说斩弃市,其实是一个完整的刑罚,除非极端特殊状况,这二者,便是捆绑在一起的。


    但凡是被判处‘腰斩’之刑的犯人,其行刑地点必然是市集之外,也就是方圆数十里最繁华、人流量最多的地方。


    在腰斩之刑施行完毕之后,受刑者的两段躯体并不会被收走,而是会被遗弃在市集之外,直到尸体腐烂,才会被丢去乱葬岗。


    这,便是‘弃市’。


    而如今汉室的《汉律》,相较于前秦时动辄连坐、族灭的《秦法》,无疑是宽松了很多。


    虽说《汉律》,其实就是丞相萧何在《秦法》的基础上删补、修改所得的‘秦法2.0’,但在量刑细节之上,二者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除去谋逆、大不敬等原则性犯罪,《汉律》和《秦法》没有丝毫不同之外,其他大部分民事犯罪,《汉律》的量刑都更为人性化,也更为宽松。


    便拿后世人如雷贯耳的‘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一事举个例子。


    作为戍卒,陈胜吴广所在的队伍,因大雨毁道而‘失期’,无论放到哪朝哪代,也都是‘当斩’。


    但同样是‘失期’,《秦法》之上,只有冷冰冰的一行字:为首者斩,同行者连坐。


    而《汉律》之上,虽然也是‘当斩’,但具体的条目却是:无故失期,为首者死,同行者流边。


    看上去,而这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个死,但实际上,却有两个极为关键的区别。


    第一点,便是按照《秦法》,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只要戍卒失期,就是个‘斩’字!


    而根据《汉律》,只有‘无故失期’,才会被惩罚。


    第二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秦法》对失期的刑罚是:为首者‘斩’,同行者连坐。


    也就是说,只要失期,所有人都得腰斩!


    而《汉律》的惩罚却是:为首者‘死’,同行者流放边关。


    一个‘斩’,一个‘死’,一个‘流’。


    这三者之前,便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差异。


    ——斩,即腰斩弃市,是必死无疑!


    而‘死’、‘流’,都是可以拿金、爵抵罪的······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被判‘斩’,那啥都不用想了,安心吃顿断头饭,等死就行。


    但要是被判‘死’或‘流’,那还有一种方式,可以逃脱惩罚。


    首先,需要这个被判‘死’或‘流’的爵位足够高,即二十级爵位制的第五级以上,就可以享受爵位相应的特权:以钱抵罪。


    满足爵位条件后,只要能拿出足够多的钱,那就不需要被执行‘死’刑,甚至都不需要走后门、跑关系,光明正大将罚款交到官府,就能免罪。


    虽然乍一眼看上去,‘五级以上爵位、一笔不菲的罚款’,对于底层百姓还是有些遥远,但实际上,也并不是那么难以实现。


    汉承秦制,如今汉室的爵位体系,同秦二十级军功勋爵制一般无二。


    即:一级公士,二上造,三簪袅,四不更,五大夫,六官大夫,七公大夫,八公乘,九五大夫,十左庶长;


    十一右庶长,十二左更,十三中更,十四右更,十五少上造,十六大上造(大良造),十七驷车庶长,十八大庶长,十九关内侯,二十彻侯。


    而在这二十级爵位中,从第五级的‘大夫’开始,就可以享有犯罪时,出钱抵罪的特权。


    那么,一个‘大夫’的五级爵位,对一个普通的农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就拿张病己来说:汉立,张病已默认获得一级公士爵位;之后在楚汉争霸时期,张病已跟随汉军出征,斩首三级,俘虏四人。


    凭借这三个人头、四个俘虏的战功,张病已的爵位便得以连升五级,达到了六级的官大夫。


    而现如今,身官大夫的张病已,便已经为自己的子子孙孙数十人,赢得了‘犯罪时不接受刑罚,而是出钱免罪’的特权。


    张病己如此,关中的农户们,也基本是这么个状况。


    秦末战火刚结束,谁家还没个斩首二、三级的父祖了?


    就算没有,就老刘家这一言不合‘赐民爵一级’的尿性,只要活个三四十岁,也能混个五级的‘官大夫’爵位。


    这,也正是《秦法》和《汉律》最根本的差异所在。


    ——相比起动辄杀全家、杀整条街,乃至杀全村的‘暴秦’,汉室的律法,多了那么一丝人情味,以及些许变通的余地。


    在如此宽松的律法背景下,自有汉至今近十年,被处于‘腰斩’之刑的罪犯,恐怕不过数百。


    这就使得半个月前,长安东市外发成‘一次性腰斩四百余人’的爆炸性新闻时,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转瞬间便传遍了整个关中。


    只是对于‘腰斩不弃市’这一点,张病己还是有些困惑。


    “嘿,后生。”


    看见一个年轻人路过,张病己也是丝毫没客气,朗声一嚎叫,不忘将手中鸠杖稍往前拿了些。


    见张病己手中鸠杖,那青年自是面色一惊,赶忙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脸,对张病己拱手一拜。


    “老大人可是有何差遣?”


    见青年举止有度,谈吐不凡,张病己也是面色稍一缓,虚指了指不远处的空旷地。


    “前些日子,都说长陵田氏数百口,于东市外斩弃市?”


    “怎瞧不见残肢,也不见血污?”


    听闻张病己此问,就见那青年嘿笑着挠了挠头。


    “大人有所不知。”


    “正月下旬,长陵田氏密谋叛逆,竟行刺于当朝太子,皇后闻之大怒,发南军往长陵,破田氏家宅,尽拿案犯四百余人!”


    “次日,丞相酂侯萧何萧公入宫请见,皇后只雷霆震怒,令萧相国无须审问,凡田氏之人,皆斩弃市!”


    心有余悸的说着,青年的面上神情,也是隐隐带上了些许惨白。


    “啧啧啧······”


    “小子还记得当日,约莫午时前,案犯便已押至东市外。”


    “然行刑,可是自午时,一直到日暮前后,方得尽罢······”


    “东市之外,可谓是遍地残肢,竟连这十丈宽街,亦堵得有些走不动了!”


    听闻青年这一番回忆,饶是自认见识过不少大风大浪,张病己面容之上,也是不由流露出些许骇然。


    “遍地残肢······”


    木然一声呢喃,张病己便面色怪异的摇了摇头,又望向那青年。


    就见青年稍一思虑,便继续道:“及残肢,本是有的。”


    “——皇后更亲自下令:敢敛田氏之尸者,坐同罪;言其不当死者,夷三族!”


    “然如此不数日,东、西二市便有些萧寂,长安又议论纷纷,多言东市外尸首四百余,若在生了病瘟······”


    “故前些时日,又有廷尉役卒至此,尽收田氏之尸,往掷于城外乱葬岗······”


    听着青年道出这一番话语,张病己也终是从那一股心悸中回过神。


    再度抬起头时,张病己望向那青年的目光中,便隐隐带上了些许担忧。


    “太子遇刺,可有大碍?”


    却见那青年闻言,也是暗自长松了口气:“当无大碍。”


    “幸陛下庇佑,贼人所射之矢,竟为太子之肋所阻,未伤肺腑分毫。”


    “传闻太子言左右曰:修养旬月,还当亲往三原,以视修渠事······”


    闻言,张病己不由又是悠然一声长叹,面带唏嘘得看向身侧的儿子、儿媳,以及孙子。


    “不愧为天家贵胄,陛下亲子啊~”


    待同行的族亲晚辈争相面带附和的点了点头,便将那青年又微微一笑,指着张病己身后,那几个同乡晚辈背着的粮袋,对张病己稍一拱手。


    “此来长安,老大人可是欲购米粮?”


    听闻此问,张病己先是下意识带上了一丝警惕!


    稍思虑片刻,终还是略带戒备的点了点头。


    “二月开春,冬粮食尽,又瞧着今儿稍暖,老朽这便携晚辈子侄,欲购米粮于长安。”


    “少君以为,可有何不妥?”


    感受到张病己对自己带着肉眼可见的戒备,青年也是不由摇头一笑。


    “自无不妥,自无不妥······”


    “只是······”


    说着,青年便稍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旋即神神秘秘的看了看左右,才上前稍附耳道:“老大人可知,田氏因何欲行刺太子?”


    待张病己稍带惊诧的轻轻一摇头,就见青年将声线压得更低了些。


    “岁首凛冬,太子修郑国渠,今岁,渭北便当丰收!”


    “那长陵田氏,自打迁入长安,那便已货粮为生;关中秋收,粮价暴跌,田氏安能袖手旁观?”


    “更有甚者,太子还欲于开春,复往三原以彻修郑国渠,保郑国渠二十年不阻!”


    “便因此,长陵田氏这才铤而走险,妄图行刺太子,以毁修渠事啊······”


    待青年面带笃定的道出这番话,张病己那本就不怒自威的面容之上,更是隐隐带上了些许愤恨。


    “非但行刺太子储君,还欲毁太子修渠之事?”


    “其心可诛!!”


    “长陵田氏,实可谓其心可诛啊!!!”


    见张病己的怒火顿时被点燃,青年也是面露不忿的一跺脚。


    “谁说不是呢······”


    “要我说,皇后杀田氏四百余口,还是轻了!”


    “若是换作陛下在,知田氏区区一介商贾贱户,胆敢于太子不利,只恐整长陵,当立时伏尸十万,流血百里啊······”


    闻青年此言,张病己自也是余怒未消的点了点头,表示只杀田氏四百余口,确实是太轻了!


    便见那青年又嘿嘿一笑,悄然将话头一转。


    “瞧见大人此来长安,备了粮袋,小子恐大人寻错了地,这才出言相问······”


    却见张病己听闻此言,面上满是困惑的回过头,看了看儿子、儿媳,又瞧了瞧不远处的东市。


    “买粮······”


    “除东市,长安方圆百里,还有第二市货米?”


    不料那青年闻言,露出一副‘您果然不知道’的表情,笑着对张病己又是一拱手。


    “老大人有所不知。”


    “太子为田氏所刺后,深知粮价之事刻不容缓,便同萧相国议,于长安以南,新立一粮市。”


    “今粮市之内,独一家米铺,米石只二千钱!”


    说着,青年又面带鄙夷的指了指不远处的东市:“然若老大人入了这东市,米价可就近四千钱一石啊?”


    听闻青年此言,张病己不由下意识瞪大眼睛。


    “粮市?”


    “独一家米铺?”


    “米石······二千钱?”


    接连好几声惊呼,张病己不由赶忙上前,抓住青年的手臂。


    “此米铺,乃何人所开?”


    “竟有如此仁善之商贾,老朽竟不曾闻知?”


    却见那青年闻言,又是爽朗一笑,将腰板都挺得更直了些。


    “嗨~”


    “除了太子,今关中,何人有如此仁善之举?”


    “不妨告知老大人:粮市那家米铺,正是太子行令,由少府所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