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55章 禀殿下,圣旨到!

第0155章 禀殿下,圣旨到!

    “嘿!”


    “倒是有几分胆略。”


    几日之后,太子宫,凤凰殿。


    看着手中的供书,又抬头看看亲自送来供书的萧何,刘盈的面容之上,竟涌上了些许戏谑。


    “萧相以为,若贼此策得行,关中可当大乱?”


    就见萧何闻言,只心有余悸的微一点头。


    “关中去岁所获之粮,几全掌于关中粮商米贾之手。”


    “若此辈手中之粮,果尽沉于泾、渭二水,恐关中今岁,当生粮荒!”


    “物价鼎沸、民不聊生,倒还尚在其次;若处置不当,恐纵关中,亦当有军卒哗变、郡县割据之事。”


    “又陛下大军在外,月需军粮百万石以输······”


    说到这里,萧何终是后怕的松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


    “如此看来,家上所言,确有其事。”


    “——农者,国本也;粮者,国之重器也。”


    “如此重器,实不当为操持末业,行商牟利之辈所掌······”


    看着萧何面带苦涩的承认‘粮食不应该掌握在商人手中’,刘盈也是不由摇头一笑。


    真实的状况,自然没有萧何所说的那么糟糕。


    就说此番,关中粮商由池阳钱氏带头,试图通过‘把粮食全部扔进河里,以造成关中的粮荒’一事,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倒也不是说,汉室对基层的掌控力,已经强大到可以对类似事件,做出快速应急反应的程度,而是对于粮食这种至关重要的战略资源,汉室朝堂,原本就有足够的重视。


    秋收前后,粮商前往乡头村尾,挥舞着铜钱从百姓手里买粮食,官府自然是不会管,也管不着。


    而对于粮商私自建仓储存粮食,以及将粮食运到市集贩卖,官府更是没理由插手。


    无论是买还是卖,只要是钱货两清,童叟无欺的交易,官府也没有插手的理由。


    但是,如果有一天,发生某一位粮商,将万石,乃至十万石数量级的粮食运往非市集、粮仓方向,那别说是长安朝堂,亦或是地方官府了,沿途的百姓,就会第一时间去衙门举报。


    ——粮食,那可是造反必备的物资!


    但凡是达到一定数量级的粮食,其动向,必然会受到汉室中央的高度关注和重视!


    别说把粮食拿去渭水、泾水沿岸,全扔下去喂鱼了,哪怕是从自家的粮仓里调出五万、十万石粮食,地方官府也必然会上门,发出灵魂拷问。


    为啥调这么多粮?


    调去哪儿?


    给谁?


    这些问题,能交代清楚还好,顶多被地方官敲一笔‘孝敬’,就可以收获一句‘下不为例’。


    若说不清楚,那,粮食不用说了,自然是没收充公;至于身家性命,那就得看廷尉卿,接到案子时的心情好不好了。


    简单来说就是:即便没有萧何(刘盈)所发布的关于禁止商人屯、买、卖粮食的禁令,汉室对粮食的关注度,也已经与后世的某些管制物资相差无二了。


    即:你买,可以;


    你卖,也可以;


    你存,依旧没问题。


    但你要是运,你得汇报衙门,得上警局备案,得领导批条子。


    在这种情况下,关中粮商一鼓作气,在关中制造粮荒的算盘,就必然不可能打响。


    ——如今关中,有多少粮食?


    都不用说别的,就说如今关中,足足九十余万户、五百余万人口,一年光是吃,粮食消耗量就是一万万石以上!


    若是从产出来算,这九十余万户农民,每家百亩田,每亩产粮二石余,关中一年的粮产,更是将近二万万石!


    现如今,已是三月将至,开春在及,距离秋收,还有近半年。


    就按半年,关中五百余万人的消耗量来算,关中粮商手中,至少也该有五千万石粮食!


    把五千万石粮食,全部投入渭水、泾水?


    ——别说五千万石了,就是五十石粮食,换算到后世度量衡,就是一立方米大小,将近700千克重!


    五十万石粮食的体积,那就是10000立方米,堆满一个足球场,都得堆得跟成年人一般高!


    五千万石粮食,全部投入渭水、泾水那不过数十丈的河道?


    真要这么做,无论泾水还是渭水,都必然会堵塞决堤!


    哪怕退一万步讲,真让这群不知死活的二货,把关中的粮食都扔进河里流走了,这个结果谁来负责?


    后果谁来承担?


    无论天下是否因此大乱,最先被拉出来砍头的,也必然是这些二货。


    待事件平息之后,自然就是全天下联名上奏天子:陛下啊,这些商人太坏了,俺们的粮食,可不能再让他们管了~


    再往后,自然就是天子刘邦顺理成章的表示:嗯,确实是这样,可不能再让商人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儿了!


    诶,对了!


    太子是不是说过,粮食应该让少府管来着?


    刚好,就让太子去办吧!


    如果顺利,刘盈甚至能借此,一举促成汉室‘太子掌少府,而主关中农、粮事’的政治传统。


    总而言之,关中粮商们提出的这个‘锦囊妙计’,非但无法伤到刘盈的根本,反而会促成‘粮食官营’的概念,迅速成为天下共识。


    而现在,虽然这群二货‘出师未捷身先死’,但光是这个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在汉室专政铁拳下宣告夭折的计划,也足以为刘盈促成粮食官印,狠狠踩一脚油门。


    刘盈心里也明白,萧何虽然嘴上说‘好险,差点让这群二货乱了天下’,但实际上,萧何也很清楚,这件事几乎没有任何可行性。


    可即便如此,也丝毫不影响萧何被这么一个荒诞的‘阴谋’,而改变自己的看法。


    想到这里,刘盈也是不由微微一笑,将手中,那卷记录着‘滔天阴谋’的供书,交还到了萧何手中。


    “于此等阴谋沉粮,而乱关中之乱臣贼子,萧相以为,当如何处置?”


    听闻刘盈稍带试探的发出这么一问,萧何只苦笑着摇了摇头,对刘盈微一拱手。


    “臣此来,正欲以此事,请家上示下······”


    见萧何面带深意的道出此语,刘盈自是看出萧何隐晦的示好,便笑着一点头,旋即似模似样的思虑起来。


    片刻之后,才见刘盈似是没下定决心般,稍带心虚的将上半身稍一前倾。


    “为首之钱氏、张氏,孤以为,其心可诛!”


    “如此恶赢满贯之奸商,必于长陵田氏一案干联甚深,更或为前时,密谋刺孤之同谋!”


    “此二者,依长陵田氏之故事······”


    “萧相以为如何?”


    语调稍有些心虚的发出一问,刘盈便装作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不着痕迹的凝望向萧何目光深处。


    果然不出刘盈所料:在听到‘依长陵田氏之故事’时,萧何的嘴角,肉眼可见的抽了一下!


    但之后,萧何却并没有如刘盈料想中那般,劝说刘盈‘监国太子,不便示嗜戮之面于天下’,而是在眨眼间,恢复了先前,那淡然中略带恭顺的神情。


    “臣,谨遵家上之令······”


    只此一语,便惹得刘盈满是惊诧的抬起头,甚至稍稍睁大了双眼!


    片刻之后,刘盈也终是笑着点点头,对萧何默然一拱手。


    ——关中粮价鼎沸在即,萧何,是真没应对的法子了······


    如果应对不当,真在关中酿出类似‘易子相食’的惨剧,那作为监国太子,刘盈自然是难辞其咎。


    但再怎么说,刘盈这个‘监国太子’,也还只是个尚未加冠的孩子而已······


    未成年,没实际掌控朝权,又有太子的身份、整修郑国渠的功劳,再加上老娘吕雉的保护,刘盈顶天了去,也就是一个‘储位不稳’。


    甚至就连这个‘不稳’,最终也大概率是暂时不稳,并不会对刘盈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害。


    而萧何作为朝臣百官之首,实际掌控朝政的丞相,又贵为‘开国第一侯’,无论关中发生什么事,萧何,都是天然的第一责任人。


    如果今年,关中真的因为萧何‘不作为’,而导致粮价鼎沸、民怨沸腾的结果,那萧何最好的结局,也是‘自杀未遂,引咎告老’。


    如此一来,萧何出奇的对刘盈展露出‘言听计从’的姿态,也就是可以预见的了。


    想到这里,刘盈也是面带轻松地稍出一口气,对萧何笑着一点头。


    “首恶得惩,余者,便可稍行宽恕。”


    “且今,曾与钱氏之谋者,已有过半尽售米粮与少府,以明其志。”


    “即除钱、张二氏,余粮商、米贾,皆无不轨之行,便且不罪吧······”


    “距萧相所限之‘初三月甲午’,尚得三日;待三日之后,再议此辈之罪。”


    “若其皆从令,而尽售米粮于少府,便暂恕其罪。”


    “若不从,再依国法治之。”


    说到这里,刘盈望向萧何的目光中,也是稍带上了些许善意。


    “及杜氏······”


    “但不从贼之谋,反告贼于廷尉,非但无罪,还当彰其功!”


    “孤意,赐杜氏金十斤、布一匹,以彰其义举?”


    说着,刘盈不忘佯装纠结的底下头,自顾自‘呢喃’道:“若非杜氏商贾之身,孤本还当请奏父皇,荫杜氏子一人,以为宫中侍郎······”


    听闻刘盈这一番满含深意的‘自语’,萧何只心下一安,面带淡笑的一拱手。


    “家上如此处置,臣以为,甚是妥当······”


    对刘盈‘屠钱、长二氏,赦余者,彰杜之功’的安排表示认可,萧何稍沉默便可,也终是委婉的道明来意。


    “如此,关中粮商米贾,当皆除。”


    “于关中粮价之事,家上,可有何谋划?”


    闻言,刘盈却是满带轻松地笑着一摆手。


    “此事,萧相大可无忧。”


    “孤已行令少府:尽收粮商米贾之存粮,而售于长安南之粮市!”


    “另于关中各处,以‘每方圆五十里一处’光设粮市,以石二千钱,售平价粮与关中民!”


    “如此,关中粮价自平。”


    “及秋后,又日后,关中粮米之货、卖之事,孤还欲同萧相缓谋,以促粮米官营事······”


    听闻刘盈终于不再遮遮掩掩,将‘粮米官营’四字道出口,萧何终是在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口。


    而后,便是萧何从职业的角度,将粮食官营所需要做的准备、可能遇到的难题,尽数摆在了刘盈面前。


    “若欲以少府,专营关中之粮米,臣以为,家上当于以下三者,早做筹谋。”


    “其一:欲专营粮米,少府便当于秋收之后,尽购关中民所得之粮。”


    “依往昔,相府所得之数,关中岁产粮米,当不下一万万八千万石余。”


    “又今岁,家上彻修郑国渠,渭北当可丰收;如此,关中今岁秋收,当得粮米二万万石上。”


    “此二万万石,农税可取千五百万石,又少府入内帑之口赋,可折粮数百万石。”


    “余一万万八千万石,民当自留其半,以为冬粮。”


    “如此,少府欲专营关中粮米,当备足够米九千万石之钱,方可成行。”


    说到这里,萧何只眉头稍一皱,面色悄然带上了些许为难。


    “其二,便乃购得之粮九千万石,需建仓以储。”


    “今少府,得粮仓不过五、六,可存粮不过千万石;及国库,虽得粮仓十余,可存粮二千万石,然国库之粮仓,皆用于农税之存储。”


    “欲存粮仓九千万石,家上当兴新仓数十,乃至近百。”


    “又少府专营关中粮米,便当售粮于关中各地;故此粮仓数十上百,当遍布关中各处,方便(biàn)宜。”


    “如此,兴仓所需之钱粮,又更巨······”


    说到这里,萧何终是面带疑虑的望向刘盈。


    “家上欲使少府专营关中粮米事,臣自以为善。”


    “然专营粮米所需,购粮九千万石之钱,及建仓数十近百处之费······”


    “敢请问家上,当从何而来?”


    听闻萧何此问,刘盈只轻笑着点了点头,正要开口作答,便见一道身影疾驰而入,气喘吁吁的跪倒在殿中央。


    “禀,禀殿下!”


    “陛下遣使,以传诏谕!”


    “此刻,天使已至太子宫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