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64章 太子遇刺,谁是真凶?

第0164章 太子遇刺,谁是真凶?

    在相府一直忙到夜幕降临,刘盈才疲惫的告别萧何,踏上了回宫的路。


    见刘盈不愿乘车,随行的太监春陀自也是不敢强迫,只有些紧张的跟在刘盈身后。


    但让春陀百思不得其解,又因此稍感心安的是:夜空下的章台街,不时走过一队队巡逻的南军禁卒。


    若非春陀只顾着刘盈的安危,没仔细打量那‘一队队’禁卒的话,春陀就会发现:从相府到司马门,不过二、三百步的距离,路过刘盈身边的‘几十支’禁卒队伍,其实是由三支每队五十人的禁卒巡逻队组成。


    春陀更不可能理解的是:这三支巡逻队交替、往返‘路过’刘盈身侧,没有受到任何调动命令······


    “呼~”


    默然走出去好一段距离,刘盈终是面带疲惫的长出了口气,又略有些无奈的挥了挥衣袖,试图将身上的烟熏火燎味驱散一些。


    ——刘盈今日在相府的见闻,绝对算得上是‘骇人听闻’!


    先前在太子宫,萧何只说了一句‘赵王和田氏纠缠不清’,刘盈还没太当回事儿了。


    但方才,在相府看到那一摞比自己还高的竹简时,刘盈险些惊掉了下巴!


    ——早自四年前,被丞相萧何从齐都邯郸强迁入长陵时起,长陵田氏,就已经和赵王刘如意,以及其母族戚氏外戚一族搭上了关系!


    虽然这四年间,无论是长陵田氏,亦或是身后母族戚氏外戚,都没有帮到刘如意什么大忙,但双方的书信往来,简直频繁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略有些不恭敬的说:过去这四年,赵王刘如意同长陵田氏的书信往来,甚至可能比刘如意对老爹刘邦说过的话,都要多上不少!


    而在那堆满一整间客堂的‘赵王罪证’当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也是让刘盈不由有些怀疑起来:弟弟这个脑子,难道真就全随了妈?


    “一俟得立为储,便图复封田氏于齐地,存亡断续,继田齐之宗庙社稷······”


    “嘿······”


    讥笑着摇了摇头,刘盈不由有些唏嘘起来。


    刘盈自是明白,‘复封田氏王齐地’,大概率只是傻弟弟给田氏画的大饼。


    就算日后,真让他刘如意坐了天下,长陵田氏一族‘再王齐地’的愿望,也绝不可能有得到兑现的那一天。


    单从画大饼的技术来讲,刘盈并不觉得弟弟有哪里做得不对。


    ‘存亡待续,复王齐地’,绝对是刘如意在长陵田氏面前,所能拿出的最具吸引力、最令长陵田氏无法抗拒的筹码。


    甚至于,哪怕田氏心里也明白,这不过是刘如意给自家画下的大饼,但为了那不到万分之一的可能,田氏也必然会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向刘如意献上自己的所有忠臣。


    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种事情,口头答应,甚至不开口表态,权当默认就是了,怎么能留下笔墨?


    现在好了,头顶着‘意图重封异姓诸侯’的嫌疑,老爹刘邦就算让皇子中年纪最小,才刚年满二岁的老八刘长做太子,也绝不可能轮到刘如意了。


    ——刘盈很确定:就算自己已经将弟弟刘如意,同长陵田氏往来的书信以‘天家秘幸,不可外泄’为由全部烧毁,书上的内容,也必是早就被忠心耿耿的汉相萧何,一字不落的送到了老爹面前。


    有这件事打低,再加上一个‘弑兄夺储’的嫌疑,刘如意,再也不可能对刘盈,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威胁。


    但此时此刻,在司马门前停下脚步的刘盈,却并没有因为刘如意的‘政治暴毙’,而感到分毫轻松。


    “淮阴侯韩信······”


    “唉·········”


    抬起头,看了看门洞上的牌匾,又面带忧虑的摇了摇头,刘盈便皱起眉,自司马门入了未央宫。


    ——不出意外的话,此刻,皇后吕雉正端坐于未央宫正殿,等着刘盈上门,将今天这档子事儿,规规矩矩汇报上去······


    ·


    “帝剑赤霄?!”


    未央宫,宣室殿正殿。


    听闻兄长吕释之的轻语,饶是对赤霄斩白蛇剑的‘神话成份’心中有数,吕雉也不由有些惊诧起来。


    作为当今天子刘邦微寒时的发妻,以及起事早期的御用神棍,吕雉实在太清楚这个神话,究竟有多少水分了。


    可饶是如此,也丝毫不影响那柄赤霄天子剑,对于汉室的重要意义。


    对于天下人而言,刘邦斩白蛇而应天命,是汉室受命于天的明证!


    而那柄被民间称为‘斩白蛇剑’的赤霄剑,在汉室所代表的意义,更是完全不亚于那方传国玉玺。


    “嗯······”


    低头沉思许久,吕雉终还是稍松开眉头,轻嗔道:“算他还有点良心,没叫那狐媚子全蒙了眼!”


    说着,吕雉原本略显阴郁的眉宇间,也是悄然带上了些许暖意。


    ——在此之前,即便已经成为名义上的‘监国太子’,刘盈也还不能保证储位万无一失!


    但在帝剑赤霄的加成下,刘盈的储位,已经可以称得上固若金汤。


    甚至于刘盈‘监国太子’的荣誉身份,也可以借着赤霄剑的加持,朝着真正意义上的监国太子,稍微靠一靠了。


    沉积心中多年的愁怨消散,叫吕雉如何不喜?


    也就是过去,丈夫刘邦做过太多出尔反尔的事,让吕雉留了个心眼。


    若不然,单是这一件事,就足以让吕雉欢天喜地的召集族亲外戚,在未央宫设上一宴!


    “除此,可还有他事?”


    心情喜悦,连带着连吕雉的语调,都莫名有些亲和了起来。


    闻吕雉这一声温和至极的询问,吕释之也是微微一笑,旋即又将面色稍一正。


    “尚不知。”


    “曲逆侯持节而至,直入太子宫,宣陛下诏而赐帝剑赤霄。”


    “而后,曲逆侯便言:除诏谕,陛下另有口谕,欲面问家上。”


    “家上便引曲逆侯、萧相国二人入侧殿。”


    说到这里,吕释之面色不由稍一僵,语调中,也稍带上了些许尴尬。


    “及家上同曲逆侯、萧相国于侧殿所议,臣亦尝问于太子宫之内宦、侍婢。”


    “然终,未能得解······”


    似是随意的道出此语,吕释之便不着痕迹的低下头,悄然打量起妹妹吕雉的面上神情。


    见吕释之这般作态,吕雉只稍一琢磨,便也明白了吕释之的话外之音。


    “兄长或有不知~”


    “去岁,太子宫中生了窃鼠,为这事,太子可是大怒。”


    面色略有些僵硬的道出此语,便见吕雉强笑着低下头,微微叹了口气。


    “许是去岁,太子因此事大兴责罚,方使太子宫中内侍、婢女心悸,不敢多言······”


    听闻吕雉此言,吕释之心下一动,正要再开口,却闻殿门处,传来刘盈略显疲惫的嗓音。


    “儿臣,恭问母后安······”


    几乎是在刘盈出现的刹那间,吕雉面上那抹若有似无的忧虑,便眨眼间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令吕释之都有些羡慕的柔和,以及极尽的慈爱。


    “可是乏了?”


    温笑着一点头,便见吕雉语调随和的发出一问,顺势挪了挪身,自然地让出身旁的位置,朝刘盈笑着招了招手。


    “快来,坐下歇歇。”


    感受着这扑面而来的柔情和温和,刘盈也似是倦意被驱退了稍许,强自撑着笑容走上前,乖巧地在吕雉身旁坐了下来。


    待刘盈同吕释之见过礼,便见吕雉笑着拉起刘盈的手,佯装诧异的瞧了瞧刘盈的腰间。


    “诶?”


    “吾儿得陛下以帝剑赤霄相赐,竟未系于身侧?”


    听着老娘毫不掩饰的调侃之语,刘盈只无奈一笑,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一旁的吕释之。


    “母后又拿儿寻开心了······”


    听闻刘盈这一声略有些羞涩的低于,一旁的吕释之也是善意一笑。


    “皇后或有不知。”


    “曲逆侯持节而宣天子诏,以代陛下赐帝剑赤霄,家上但不见喜,反再三辞谢。”


    “终拗不过曲逆侯使命在身,家上这才受赐谢恩,言奉帝剑赤霄于长信正殿,以代陛下壮家上监国之威······”


    闻吕释之这一番‘贴心’的解释,刘盈自是适时流露出一副忐忑之色,心下却是悄然一紧!


    “太子宫······”


    “嗯······”


    若有所思的朝吕释之微微一笑,刘盈便悄然低下头去。


    见刘盈这般反应,吕雉却是笑着拉起刘盈的手,温柔的放在双手之间拍了拍。


    “如此,倒甚是妥当,不至留人于口实······”


    听闻此言,刘盈只忐忑不安的挤出一丝僵笑,似是有些心虚的抬起头。


    “父皇此番······”


    “嗨~”


    “见曲逆侯携帝剑赤霄而来,儿还以为是父皇班师,欲因儿出行疏忽,乃至受刺长陵一事,而戒惩于儿呢······”


    见刘盈仍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吕雉却是笑着侧过身,面色如常的拉了拉刘盈的手。


    “倒也不至如此拘谨之地~”


    “——身以为太子储君,区区一柄赤霄剑,吾儿,受得起!”


    面不改色的说出‘区区赤霄’数字,便见吕雉又是一嗔。


    “赤霄,乃天子剑;不与太子储君,难不成,还能与那贱婢子?”


    “哼!”


    “陛下纵赐,也待那贱婢子担当得起!!!”


    听着老娘这一句接着一句霸气宣言,刘盈也只是笑着低下头,并没敢搭话。


    却见吕雉又自顾自说了几句,便自然的再次拉起刘盈的手。


    “听闻吾儿方才,似是随萧相去了趟相府?”


    听老娘问起正事,刘盈也是稍敛面上笑意,神情陡然一肃。


    “正要禀告母后。”


    “——今日,曲逆侯除代传父皇诏谕,以赐帝剑赤霄于儿,另得父皇口谕者三,以问于吾儿当面!”


    略有些严肃的道出此语,便见刘盈面色稍一沉。


    “其一,乃父皇赐儿帝剑赤霄,除护儿周全、借儿威仪之意,亦有关中粮价异沸,父皇欲使儿全掌此番,以粮米官营之策,而平抑关中粮价一事。”


    “粮米官营之事,儿先前已禀知母后;今日,亦已细述于曲逆侯。”


    听闻刘盈说起正事,吕雉也是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神情中,也悄然涌上一抹郑重。


    待吕雉微微一点头,就见刘盈微一沉吟,神情顿时有些难看起来。


    “其二······”


    “乃赵王同长陵田氏勾连不清,父皇欲使儿,定赵王之罪······”


    神情复杂的道出此语,刘盈又是长叹一口气,眉头也被悄然皱起。


    却见吕雉听闻此言,神情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异样,只稍一抬手,便制止了吕释之急迫想要开口的举动。


    低头思虑片刻,便见吕雉若有所思的抬起头,望向刘盈的目光中,只一片茫茫无际的平淡。


    “吾儿往相府,可是焚毁赵王,同长陵田氏往来之罪证?”


    待刘盈略有些忐忑的点点头,吕雉面上,终是再度绽开一抹令人如沐春风的温和。


    “甚好~”


    “甚好······”


    见刘盈、吕雉母子二人分别低下头,竟再也没有开口的意思,吕释之不由心下一急。


    却见吕雉只当没看见吕释之面上急迫,又意味深长的笑着,望向刘盈那张似有些讳莫如深的面庞。


    “若吾所料不错,除粮米官营、治罪赵王,曲逆侯此归长安,亦得了陛下之意,欲以遇刺之真凶,相问于吾儿当面?”


    听老娘精准无比的道出要害,刘盈只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母后慧眼如炬······”


    “若非儿佯装急迫,携萧相而急往相府,只怕曲逆侯开口所问者,必当为此事······”


    随着刘盈讳莫如深的做出回复,吕雉只意味深长的笑着,上下打量起刘盈来。


    “嗯······”


    “歇养旬月,当是无碍······”


    自顾自呢喃着,吕雉终是笑着侧过头,面色淡然的望向吕释之。


    “恐还当还劳兄长,于此数日打点行装,再随太子出长安,往三原一遭。”


    语调平和的做下吩咐,吕雉便不顾吕释之愈发困惑的神情,背过身去,同刘盈默契一对笑。


    “自长陵遇刺,太子便久居深宫,不示面于人,以致关中人心惶惶,蜚语纷纷。”


    “又今,修渠事尚未尽毕,太子当往三原,尽毕修渠事之余,也好安关中惶惶人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