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67章 兵仙?神仙也得死!

第0167章 兵仙?神仙也得死!

    汉十一年春三月甲午(初一),长乐宫。


    在萧何的陪同下走入长乐宫,行走在宫道之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周围,看见沐浴在夕阳下的宫阙,韩信的心中,也悄然涌上了些许感怀。


    “曾几何时,陛下亦同寡人一般,视皇宫、高阙为暴君之证,势尽除之。”


    “现如今,陛下反自居于深宫,以王天下······”


    “寡人······”


    萧然发出一声长叹,韩信便面色复杂的抬起头,望向不远处,那静静等候着自己的钟室。


    “嘿······”


    “自今日始,吾,也不当再以‘寡人’自称······”


    如是想着,韩信便从怀中,掏出了那块形状奇异的黄玉,又侧身看了看萧何。


    却见萧何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去,在宫室外数步的位置停了下来,将双手环抱于腹前。


    “淮阴侯请。”


    “皇后,已等候多时······”


    听闻萧何语调冷漠的道出,韩信只摇头一笑,缓缓走上前,来到萧何身前,却并没有看向萧何,而是仰起头,满脸唏嘘的看向钟室之上。


    “待自钟室出,淮阴侯,便不复为往昔之韩信······”


    说着,韩信悠然长叹一口气,笑着侧过身,对萧何正身一拜。


    “信得今日之福贵,皆赖酂侯不吝举荐!”


    “酂侯之恩,信纵死,亦不敢或忘!”


    “日后,信不敢奢求酂侯复视信为挚友,唯愿酂侯,珍重!!!”


    “若酂侯日后有难,纵无人言劝,信,亦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满是庄重的道出此数语,韩信又深深凝望萧何片刻,终是决然回过身,跨入了钟室的大门。


    约莫三息之后,钟室之内,便突而传来一阵急促,又短暂的打斗声。


    便是如此片刻之间,钟室之内,便再度重归于沉寂。


    而萧何却是纹丝不动,仍旧是如一桩门神般,侧身屹立于钟室门外。


    只那张如兵佣般冰凉的面庞,悄然多出了两行热泪······


    “韩信啊······韩信······”


    “迟了······”


    “太迟了······”


    ·


    “究竟何人?!”


    “胆敢绳缚寡人?!!”


    “尔等可知,吾是何人!!!”


    被几名孔武有力的兵卒架上钟室顶层,韩信惊怒间几声怒吼,终是换来头上蒙着的黑布,被兵卒粗鲁的一把拽下。


    而后,便是吕雉那张雍容,庄严,又无时不透露出冰冷的面庞,出现在了韩信的视野当中。


    低下头,双手已被粗绳紧缚于身后,就连双脚,都被紧紧绑在了一起。


    身侧,则是十数名身形威武的兵卒,不顾韩信已被舒服的双脚,面上仍是一片戒备之色。


    甚至有几名年轻些的禁卒,悄然将手扶上了腰间的剑柄!


    倒了这时,韩信也终于是明白过来,今日,只怕并非是自己和吕雉冰释前嫌······


    “自陛下因罪而废楚王,以为今之淮阴侯,吾,便再未曾同楚王谋面。”


    正思虑间,便听吕雉那冰冷,又极尽平和的声音传来,惹得韩信不由一皱眉。


    就见吕雉又是冷然一笑,望向韩信身后的两名兵卒,朝不远处的筵席一指。


    “楚王不便行走,尔等,便助楚王安坐吧。”


    “今日,吾欲同楚王,好生叙叙往昔之旧事······”


    吕雉话音刚落,韩信那仍雄壮有力的身躯,便被那两名兵卒再次扛起,到筵席旁放下了来。


    而后,便是韩信在兵卒的‘帮助’下,极尽屈辱的弯下膝盖,如同一个待斩囚徒般,双手被缚于身后,在筵席之上跪坐下来。


    至于韩信来时仍拿在手上,进入钟室前藏入怀中的那块黄玉,也已在方才楼下,兵卒们控制韩信的过程中,从韩信怀中掉落。


    此刻,又被兵卒们恭敬的上前,放在了吕雉面前的案几之上。


    便见吕雉又是冷然一笑,缓缓拿起那枚黄玉,面容之上,也顿时涌上一抹回忆之色。


    “楚王可知当年,得楚王赠此玉之时,吾做何念?”


    见韩信并没有打算开口的架势,吕雉只自顾自一笑,将黄玉举到了头顶之上,对着烛光欣赏了起来。


    “当年,陛下方自鸿门一宴侥幸逃生,为项羽封为汉王。”


    “及吾,则亦获封汉王后,为陛下留于丰沛,以为项羽之人质。”


    说着,吕雉不由又是一声长叹,缓缓将那枚黄玉放回木案之上,终于正视向不远处,面上尽呈不忿之色的韩信。


    “彼时,凡陛下之部众、将官,皆备百金重礼,又不顾楚地数千里之远,以自汉中往送丰沛,赠礼而邀宠于吾。”


    “舞阳侯(樊哙)、汝阴侯(夏侯婴),一赠蜀锦百匹,一赠金饰数十。”


    “纵酂侯、平阳侯(曹参)亦未能免俗,竟于汉中置良田百顷、农庄十数,以田、庄之契为礼,往送丰沛。”


    “彼时,吾父尚在。”


    “见诸将皆以厚礼相赠,亡父更曾喜笑颜开,言:吾女得嫁汉王,此诚吕氏三生之幸······”


    满是唏嘘的道出这番追忆之语,吕雉不由自嘲一笑,摇头叹息着,重新将木案上的黄玉拿起。


    “然诸将所赠之礼,或用之、或遗之,又或于吾受囚项营之时,为吕氏子弟变卖之。”


    “唯此玉,为吾留存至今,终为漏忘。”


    说到这里,吕雉悄然从回忆中回过神,面带轻笑的望向韩信。


    “楚王可知,此因何故?”


    随着吕雉这一番追忆之语,韩信惊惧、愤怒的心绪,也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听闻此问,便也下意识一摇头。


    却见吕雉又是苦涩一笑,低头望向那枚黄玉,面容之上,竟隐隐带上了些许苦楚。


    “诸将虽以厚礼相赠,然彼时,陛下已王汉中,诸将皆得赏赐颇丰。”


    “无论金、锦,亦或田、庄,于彼时之诸将而言,皆非难事。”


    说着,吕雉又笑着伸出手,将那枚黄玉拿在身前,望向韩信那张略显呆滞的面容。


    “唯楚王,彼时方自项营出,为酂侯举于陛下当面;虽为陛下用以为将军,然功勋不显,家赀不丰。”


    “除此玉,楚王只得陛下所赐之甲胄一,将印一,又弓、剑各一。”


    “此玉,乃楚王倾其所有,以赠于吾。”


    说到这里,吕雉话头稍一滞,又似是想起什么般,略有些苦涩的僵笑一声。


    “彭城一战,陛下损兵折将,又吾身陷项营。”


    “见此玉日夜不离吾之手,太上皇奇而问之:纵身项羽之阶下囚,吾亦身汉王后之贵,不过一丑玉,何止如此爱不释手?”


    便见吕雉又是苦笑着一摇头,再度抬起头时,望向韩信的目光中,竟隐隐带上了些许和蔼。


    “楚王可知,吾何言以对太上皇所问?”


    “吾言:此玉,乃陛下大将,背水一战而破赵之悍将韩信,其始从陛下之时,顷其所有相赠。”


    “得此玉在,但韩信未曾忘本,便必会请兵,代陛下大破项营,以救吾于水火······”


    说到这里,吕雉面色又是一沉,眉宇间,悄然带上了些许哀怨,以及抹不去的记恨。


    “变了······”


    “吾囚于项营不数岁,都变了······”


    “夕日之丰沛懒汉,心生鲸吞天下之念,得合诸侯之兵,以抗霸王项羽······”


    “往昔之沛县小吏,得身汉相之贵;因贩狗之能,而得娶吾妹之樊哙,亦已为名震天下的大将。”


    “便是陛下身侧,亦有了如今之戚姬、赵王······”


    满是哀怨的道出这番话,吕雉再次望向韩信之时,面容终于恢复到了先前,那不带丝毫温度的冰冷模样。


    “楚王,也变了。”


    “陛下困居汉中之时,楚王一战而闻名天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使陛下得以还定三秦。”


    “后陛下东出,楚王更背水一战而破赵,又轻而易举得平魏、代,更无兴刀戈而降燕。”


    “然至齐!”


    “昔日倾其所有,以赠此玉于吾之韩信,为王齐地,竟不惜破陛下同齐王田广之盟约,悍然攻齐!!”


    “为一己之私,竟使广野君郦食其,为齐王广烹杀于临淄之外!!!”


    语调极尽严厉的道出此数语,吕雉不由又强自调整着呼吸,漠然摇头一叹息。


    “自那时起,楚王之所为,便不再是为陛下······”


    “陛下彭城一败,为项羽困于荥阳,楚王不思解荥阳之困,反表奏请封以王齐。”


    “自那时,陛下于楚王,便不再视为臣下······”


    听闻吕雉这一番略带责备,又隐隐带有些唏嘘的陈述,韩信才刚平静下去的心,不由再次躁动起来。


    强自按捺许久,韩信才让自己的声线,勉强维持在了‘咆哮’以下。


    “皇后即知,陛下北出汉中、还定三秦,又东出函谷,平代、赵、燕、魏,皆寡人之功,又何言寡人不当王齐?!”


    “将之有功,莫不当封土而王之,以为一脉之始祖?!!”


    满是愤恨的道出此语,韩信望向吕雉的目光之中,也终是带上了一抹轻蔑。


    “既惮寡人功高,杀便是!!”


    “竟使皇后一介女身,设此钟室之谋?!!”


    “哼!!!”


    “大丈夫顶天立地,当敢做敢为!”


    “他刘季,纵得王天下,亦不如皇后一介妇人!!!”


    “住口!!!!!!!!!!”


    韩信话音未落,甚至不等吕雉开口呵斥,便见一旁的兵卒之中,猛地跳出一道身影,怒目瞪向韩信!


    更是有数人走上前,将负手跪坐于筵席之上的韩信,摁在了面前的案几之上。


    却见韩信仍不可罢休,毫不费力的将脑袋一转,咬牙切齿的望向吕雉。


    “皇后得嫁皇帝为妇,亦可谓相得益彰!!”


    “寡人······”


    “唔······”


    话说一半,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不知从哪里寻来一块破布,塞住了韩信那张大嘴。


    而在那口高高悬挂着的巨钟前,吕雉也终是摇头叹息着站起身,目光冰冷的望向韩信。


    “陛下困居荥阳,尔不思解陛下之困,反借机请王齐!”


    “后陛下念尔功高,迁王楚地,尔更不知何为‘恪守本分’,竟胆敢收容项楚余孽钟离眜!”


    “又陛下贬尔为淮阴侯,欲与尔寿终正寝,尔更屡逆陛下之意。”


    “去岁,更同陈豨合谋,欲为乱社稷!!!”


    接连数声冷斥,吕雉不由俯身,拿起案几上的那枚黄玉,面上怒容,也终于是渐渐化作实质。


    “若单如此,吾亦尚可念往日之情分,恳请于陛下当面,与尔风光大葬。”


    “然尔韩信,千不该,万不该,于吾儿刘盈,于当朝储君不利······”


    咬着牙,以极尽愤恨的语调道出此语,吕雉望向韩信的目光陡然一变。


    ——从先前,那望向仇人般的冰冷,变成了望向死物、死人的默然。


    “汉祚鼎立之时,陛下曾允诺:韩信功高,纵有滔天之大罪,亦有五不杀。”


    “是谓: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光不杀;见铜不杀;见铁不杀。”


    说着,吕雉便漠然抬起头,环顾一圈钟室。


    “钟宣于室,便不见地;室盖有顶,便不见天。”


    “又日暮时分,不见昼日之光······”


    言罢,吕雉终是侧过头,眼角最后看了韩信一样,嘴角悄然带上了一抹冷笑。


    “见铜、见铁不杀······”


    吕雉话音未落,便见钟室之内的兵卒们,不知从何处,寻来了一杆杆尖锐的‘竹矛’,将跪趴在案几之上的韩信围坐一团。


    而后,便是那枚黄玉从吕雉手中滑落,在钟室的木地板之上,响起一阵‘咚咚’的低响。


    “杀!!!”


    冷然一声轻呵,吕雉便头都不回,顺着木阶,从钟室之上缓缓走下。


    来到钟室门外,看着萧何依旧默然屹立,面上却遍布泪水,吕雉不由身形稍一滞。


    面带温和的抬起手,用衣袖替萧何稍拭去面上泪水,吕雉嘴上,却道出了一番令人脊背发凉的话。


    “敢动吾儿······”


    “呵······”


    “莫言兵仙,便是天神真仙,吾,亦当缚而杀之!!!”


    以人畜无害的神情,道出这番令人心神俱惊的霸气宣言,吕雉终还是对萧何温尔一笑。


    “今日之事,劳烦萧相国······”


    轻轻一声‘安抚’,吕雉便带着一抹摄人心魄的冷笑,缓缓向宫门的方向走去。


    而在吕雉身后,钟室之上的挣扎、低吼声停止的一刹那,太阳也终于彻底藏在了西山之后。


    夜幕降临,硕大的长乐宫,被靓丽的月光所笼罩。


    唯独那栋钟室,似是有什么令月光害怕的东西般,即便已是点起了星星灯火,也依旧笼罩于无尽的暮色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