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68章 曲逆侯,也该回邯郸了

第0168章 曲逆侯,也该回邯郸了

    春三月的气息,随着令人神清气爽的凉爽春风,悄然降临在了关中大地。


    感受着明显回暖的气温,关中百姓铭刻于血脉深处的本能,也是被悄然唤醒。


    ——春耕。


    早自二千多近三千年前,炎、黄二帝所在的上古时期,耕种作物以获取食物的技能,就已经被智慧的华夏民族所掌控。


    在之后的数千年当中,华夏文明的历代变迁,基本也都是围绕着农耕为核心。


    ——地不够种了,那就往外打,将那些茹毛饮血的蛮夷赶走!


    ——粮不够吃了,那就内部革新,将那些欺压底层群众的暴君,如蚩尤、商纣等赶下台!


    不单是内部革新,外部征讨、扩张,就连古华夏礼法、祭祀,乃至于天文学的诞生,都与农业息息相关。


    ——最早产生于华夏文明的祭祀仪式,其主祭官向上苍、天神的首要祈求,便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自上古时期传延至今,在汉室依旧存在的礼法制度,也正是每年开春,天子亲开籍田,以劝天下农耕;


    便是上古时期的星官观测星辰,也同样是为制定历法,好使农业生产‘各得其时’,让百姓得以清楚的知道:什么时候该播种,什么时候该浇水;什么时候该除草,什么时候该收获。


    正是在这种上下传延五千多年的传承当中,农耕,成为了华夏民族深深铭刻于血脉深处的‘天赋’。


    甚至到了后世的二十一世纪,得以成功登月的华夏人,最先想要弄明白的问题,也依旧是:月球上,到底能不能种粮食······


    到了现代化的后世尚且如此,如今,还处于封建制度农耕文明的汉室,自是更不用多说——三月一到,所有农户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即将到了的春耕之事上。


    便是在这万物复苏,萧瑟了一整个冬天的长安城,也渐渐被熙熙攘攘的人群,而变得逐渐繁华之时,尚冠里曲逆侯府的安宁,却因一则突如其来的消失,而陷入了混乱······


    ·


    “什么?!”


    “走了?!!!”


    曲逆侯府,后堂。


    听闻堂外奴仆的话语,陈平只慌忙从榻上起身,顾不上整理服饰,便一把将门拉开。


    面色沉凝的望向门外的奴仆,陈平不忘一边急着腰带,一边冷声提问道:“细细道来!”


    就见奴仆闻言,强自调整了一番错乱的鼻息,才对陈平一躬身。


    “禀,禀君侯。”


    “辰时,太子乘辇自司马门出未央,于武库同建成侯,及南军甲部校尉汇合,旋即赚到向北,直赴三原!”


    “奴往问未央宫北之民,终得其中一人言——太子谓沿道民曰:修渠未毕,不敢久留长安。”


    “奴又问,得民言:太子此修郑国渠,于冬前,已毕清淤、窄道事,唯剩固土一事尚未毕。”


    “今太子再出长安而往三原,待再回长安,恐当至夏四月······”


    听着奴仆的汇报声,陈平的面色只一点点沉了下去,待听到那句‘太子这一走,要一个月后才回来’,陈平的脸更是彻底黑了下去。


    “嗯······”


    沉着脸稍一沉吟,陈平便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快速将衣装收拾整齐,便见陈平嗡而抬起头。


    “汝速往相府,递上拜帖!”


    “片刻之后,吾当亲登相府,以会萧相国当面!”


    语调沉稳的做下一声吩咐,陈平的面色不由更难看了些。


    ——现在的陈平,可是天子刘邦派出的使者!


    此回长安,陈平是有使命在身的!


    才回到长安的那天,陈平便第一时间入宫,向太子刘盈宣读了天子刘邦的诏书,刘邦所交代的几件事,陈平也都办了个大差不离。


    如关中粮价鼎沸一事,陈平已经从刘盈手中,得到了详细的应对策略。


    对于赵王刘如意,刘盈也已经摆明了态度——家丑不可外扬。


    至于刘盈整修郑国渠的情况,就算刘盈不在,陈平也能去少府转转,再从萧何那里简单了解一下状况。


    但还有一件事,是陈平必须要亲自,而且是单独见刘盈一面的。


    ——淮阴侯,韩信!


    自邯郸出发之前,天子刘邦更是三令五申:这件事,必须单独问刘盈,并第一时间让刘盈给出处置方案,绝对不能让萧何、吕雉二人,为刘盈出谋划策!


    陈平心中也十分清楚:这件事,几乎完全是针对太子刘盈的考验,将直接关乎到天子刘邦,对‘易储’一事的态度!


    这件事要是办不好,陈平此番回转长安,别说立下功劳了,回到邯郸之后,能不被天子刘邦踢两脚,都算刘邦心情好!


    “诶!”


    “那日,就不该让家上遁走!!!”


    咬牙一跺脚,陈平便沉着脸抬起头,却见片刻之前才离去的奴仆,竟再次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愣着作甚?!”


    “还不速去!!!”


    一声极尽凄厉的嘶吼,那奴仆只慌忙跪倒在地,不等开口解释,就见后院之外,出现了另一位侯府奴仆的身影。


    就见那奴仆疾跑而来,甚至都顾不上喘口气,便气喘吁吁的望向陈平。


    “君,君侯!”


    “皇,皇后,皇后遣人,请君侯入宫!!!”


    ·


    在宫人的引领下走入未央宫,在宣室殿外脱下布履,解下佩剑,陈平面上焦急之色,也是悄然散去稍许。


    ——因为在殿门处,陈平发现了另外一双布履。


    “会是何人呢······”


    “皇后此召,又所为何事······”


    带着这个疑惑,将解下的佩剑交给一旁的寺人,陈平便再一整衣冠,缓缓走入了宣誓殿内。


    “曲逆侯臣平,谨拜皇后······”


    一声中规中矩的唱喏,自是引来吕雉一声亲和的招呼。


    “曲逆侯不必多礼~”


    应声抬起头,陈平也终于看见了那个在自己之前入宫,面色平淡得跪坐于殿内的身影。


    ——正是方才,陈平想要登门拜访的萧何无疑。


    面带疑惑的来到殿侧,在筵席之上跪坐下来,不待陈平开口,就听吕雉那标志性的平缓音调,在大殿之内响起。


    “自去岁,曲逆侯随陛下出征,一晃已半岁。”


    “若非此番,陛下遣曲逆侯为使,以回转长安,吾尚不知何时,方可再见曲逆侯······”


    面带笑意的客套两声,就见吕雉面色温和的抬起头,望向陈平的目光中,竟难得一见的带上了一抹亲切。


    “陛下于邯郸,可诸事皆顺?”


    “又战事,可有何困阻?”


    听闻吕雉这两问,陈平也只好将心中的疑虑暂时放在一边,朝上首的吕雉微微一拱手。


    “陛下一切都好,及战事,虽稍有延绵,亦无甚困阻······”


    就见吕雉闻言,只面色温和的一点头,就连气质中常带的那抹强势,都似是已消失不见。


    “如此便好,便好······”


    轻轻两声呢喃,吕雉便又稍带亲和之意的抬起头。


    “闻太子言,曲逆侯此归长安,乃得陛下以国事相托。”


    “如今,曲逆侯回转长安,亦已得数日;不知陛下之所托,曲逆侯可已尽毕?”


    说着,吕雉又似是怕陈平误会般,自顾自一笑。


    “今陛下驻军邯郸,虽战事无虞,然曲逆侯国之柱石,又乃陛下信重之谋士。”


    “恐曲逆侯常随陛下身侧,才方妥当些?”


    听闻吕雉先前两问,陈平还没反应过来,只当是吕雉又被掌控欲支配,想要了解天子刘邦,究竟交代了什么任务给陈平。


    可当听到后面一句,体味着吕雉几乎不加以掩饰的‘送客’之意,陈平只面色顿时一滞。


    “陛下临出征之时,曾遣绛侯回转长安,以淮阴侯之事,相告于萧相国······”


    暗自思虑着,陈平便若有所思的抬起头,望向跪坐于吕雉身侧不远处,面色古井无波的丞相萧何······


    “除遣绛侯告萧相国,陛下似还曾以此事,告知夏侯太仆;又夏侯太仆往告曲周侯······”


    “嗯······”


    想到这里,陈平终是抬起头,目光晦暗的望向吕雉。


    “莫非······”


    正思虑间,就见吕雉面上笑意不改,只更温和的一开口。


    “曲逆侯?”


    被这一声轻唤敛回心神,陈平只稍一思虑,便迟疑的对吕雉一拱手。


    “确如家上所言:臣此归长安,乃得陛下以国事相托,欲面问于家上。”


    “其一者,乃陛下于问家上修渠事,及关中粮价鼎沸,家上行粮米官营,平抑关中粮价之详策。”


    沉声道出一语,陈平便不由自主的望向萧何,略带试探的将眼角稍稍眯起。


    “此事,家上前日,已尽告于臣知。”


    语速缓慢的道出一语,见萧何还是方才那般,似是被施了定身术的模样,陈平也只好将目光,移回上首的吕雉身上。


    “其二,乃赵王。”


    “陛下得萧相国言奏:往数岁,赵王同长陵田氏往来密切。”


    “又前时,长陵田氏欲谋关中粮价之鼎沸,又涉行刺太子一事;赵王身宗亲,又乃陛下亲子,自无置身事外之理。”


    嘴上说着,陈平不由自主的又撇了萧何一眼,却并没有如方才那般凝视,确定萧何面色没有变化,便自然地移回了目光。


    将前两件事道出,见吕雉面容之上,仍旧是方才那副笑意盈盈的神情,陈平不由眉头稍一皱。


    正当陈平暗自权衡着,究竟要不要把韩信那件事,在吕雉面前道出之时,却见吕雉微笑着侧过身,朝萧何稍一点头。


    而后,便是萧何面色僵硬的从座位上起身,宛如行尸走肉般朝吕雉一拱手,旋即从身后不远处抱起一只一尺见方木盒,目光呆滞的走上前,将木盒放在了陈平面前。


    不等陈平将疑惑地目光,从萧何身上移向上首的吕雉,便听吕雉又是柔声一笑。


    “纵曲逆侯不言,吾亦知,曲逆侯此归长安,乃得陛下以行刺太子真凶之事相托。”


    自顾自笑着一语,吕雉便面带随和的一摇头。


    “只前时,太子于长陵遇刺,关中人心惶惶,物论纷纷。”


    “更修渠事未毕,又春耕在即,太子只得先往三原,以国事为重。”


    言罢,吕雉便意味深长的一笑,稍昂起头,朝陈平面前的木盒一努嘴,嘴上不忘说着:“得此物而归邯郸,曲逆侯此行之使命,也当可尽全?”


    听着吕雉明明是随和的语调,却令人如芒在背的这番话语,陈平只面色呆滞的正过身。


    抬起头,稍带迟疑的望向萧何,却依旧没能从萧何那木桩般僵硬的面色之上,得到什么有用的信心。


    强自震了震心神,又深吸一口气,陈平便伸出手,轻轻将木盒的盖子掀开。


    刹那间,一股刺鼻的石灰味直扑陈平口鼻之间,惹得陈平面色一凝。


    待看清木盒之内,是一颗已被石灰包裹的人头之时,饶是稍有心理准备,陈平也不由得一惊!


    稍有些慌乱的盖上木盒,陈平的面容之上,已是陡然涌上了一抹骇然!


    强自调整一番粗重的鼻息,勉强按捺住面上惊骇,才刚侧过头,便见吕雉面带笑意的从软榻之上起身。


    “汉七年,韩信私藏项楚余孽钟离眜,为陛下贬为淮阴侯。”


    “又去岁,韩信伙同代相陈豨,拟里应外合,以行谋逆事······”


    “更后,韩信伙同长陵田氏,先欲哄抬粮价以乱关中;后事未遂,更遣死士,于长陵行刺太子储君!”


    冷然一声轻斥,便见吕雉毫不生硬的将面色一凝,望向陈平的眼角,也不由悄然眯起。


    “淮阴侯信,屡犯国法而不知悔改,其罪当族!”


    “赵王刘如意,身宗亲而不自重,同长陵田氏、淮阴侯韩信等贼同流合污,羞氏刘哉!”


    说着,吕雉语调稍一沉,面上怒意也稍敛回大半。


    “太子念赵王手足之情,不忍重罚;然吾身后宫之主,自无坐视赵王行差就错,辱没国氏之理。”


    “吾已传令:陛下班师前,赵王同其母,皆禁足宫中;待陛下重返长安,再做处置。”


    言罢,吕雉终是将双手合握于腹前,面色清冷的望向陈平。


    “如此,曲逆侯之使命,当已尽毕。”


    “稍歇整数日,曲逆侯,也当折返邯郸,效命于陛下左右······”


    听着吕雉用陈述的语调,将这些明明还未发生的事道出口,陈平只面色一愣。


    满是迟疑的望向萧何,却见萧何,依旧如先前那般,面色古井无不,目光涣散的跪坐于殿侧······


    “唉······”


    暗自稍发出一声哀叹,陈平终只能抬起头,面色五味陈杂的对吕雉一拱手。


    “臣,领命······”


    “明日,臣便启程,重归邯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