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梦里天堂 > 第18章

第18章

    公交车声再次传来,何天依侧耳而听,站在原地没有动。


    当公交车慢慢停下来,另一个等车的人走近了车门口,车门一开就上了车。何天依踱到了车门前。


    “天依是去星河路吗?”司机望着她。


    “是的王师傅。”她听到是王师傅,边答边上车。


    “我猜你也是去那边。”王师傅说,“等很久了吧。”


    何天依一面刷卡一面说:“没有,才等了一会儿。”


    “后面那几排位置都没人坐。”王师傅对她说,其实前面也有位置,但旁边都有人,既然后面都空着她一个人坐也方便得多。


    “谢谢王师傅。”她说完一步一步走到后面靠车门的第一个位置坐下。


    王师傅在车内的后视镜看到她坐稳后发动车子。


    何天依从小包里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庄子悦,告诉她自己在去的路上了。


    当听到“星河路站到了,请您拿好您的物品从后门下车”何天依站起来等别人先下了车,对王师傅说了句王师傅再见就下车了。


    庄子悦早就在那里等了,她一看见何天依下车就过去拉住她的手:“天依姐姐。”


    道路上又出现大手拉小手,慢慢向前走的一幕。


    何天依曾经多次跟她说过不用来接她,无奈庄子悦每次都把她的话当耳边风,她也只能由着她了。


    何天依刚要张口庄子悦就截住她:“天依姐姐,你要是再让我叫你老师我就生气了,告诉你,我也是有脾气的。”她撅着嘴,板着脸,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偷偷瞄着何天依的脸。


    真可惜何天依看不见她的表情,不然后一定会觉得很有意思是的。


    何天依听了她的话,抿着嘴,微微弯起一个上翘的弧度:“虽然这样叫会让我失去为人师表的感觉,既然你会生气,那就算了吧。”


    “真的?”庄子悦眉开眼笑,“太好了,太好了。天依姐姐,天依姐姐。”她喜得欢欣鼓舞,手舞足蹈。


    也难怪她会这么高兴,她本来就嫌弃自己的老师在太多,每次一叫老师有种正在学习当中的感觉。


    真是小孩子心性,何天依无奈摇摇头。如果何天依知道同意让她叫姐姐会这么开心,她之前一定不会反复地纠正她了。


    庄子悦乐够了,凑近何天依神秘兮兮地说:“天依姐姐,我告诉你一件事,哥哥把落声哥哥叫来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还以为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搞得那么神秘。


    “当然跟你有关系。”她兀地提高音量,放开拉着何天依的手,双掌围成一个圆贴着她的耳朵,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几句话。


    何天依不说话,眼睛一眨一眨的,好一会儿,嘴角蓦地掀起一丝微笑,弯下腰用庄子悦刚才跟她说话的方式对着她一阵耳语。


    庄子悦嘴边的笑容越放越大,何天依一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默契地击掌为盟。


    树木成荫,花香满园的庄家花园里传来阵阵琴声,别墅的二楼露台上庄子航和丁落声休闲地倚地拦杆望着琴声处的两个身影。


    钢琴前的两个人似乎特别开心,脸上时不时地露出笑容。庄子悦停下手,坐到一旁,换何天依坐到中间,一边做示范一边解说,庄子悦不停地点头。何天依说完之后让出位置,庄子悦又坐回中间继续弹琴。


    何天依大概是口渴了,走到旁边的桌子上倒了杯水喝,然后又坐回了庄子悦旁边。


    “我真怀疑子悦说她看不见是不是逗我们玩的。这丫头有时候撒起谎来简直可以以假乱真。”看着那个行动自如的身影庄子航觉得匪夷所思。


    他曾经问过关于何天依的事,可是无论他怎么问,庄子悦就是闭口不说。他问过家里佣人,佣人也说没发现什么异常。他也曾想过问母亲,终究觉得为了这事问她有点过了。


    “是啊,这事确实蹊跷,你看她刚才的样子比正常人不知道正常多少倍。”丁落声也有同感。


    原本盖棺定论的一件事因为何天依喝了一杯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脑海里出现了何天依清澈明亮的眼眸。她还能自己坐公交车回去,他曾经上网查过,盲人在没有同伙的陪同下一般不会自己坐公交车的,有也是极少数。


    不过好像她也没说自己看不见,是庄子悦说的。但是她有什么理由在他们面前假装看不见?她的目的是什么?还有她求婚那一幕,难道她预先会知道庄子航会说追求她的话?


    真是剪刀不断,理还乱!


    “这件事可真是有趣!”庄子航感叹。


    “我想不仅有趣,事情还会越来越好玩。”丁落声饶有兴致地说,不过还真被他一语相中。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庄子悦弹完了她今天最后一首曲子,然后拉着何天依到金鱼池喂金鱼。


    丁落声和庄子航看见两人离开便下楼跟了过去。


    如果说之前只是对事情有所改观,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足可以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金鱼池边何天依和庄子悦一人端着一碟鱼食喂金鱼,只见庄子悦说:“我这边的鱼比你那边的多。”


    何天依洒了一把鱼食:“你看,现在我这边的鱼比你那边的多。”


    听见这话,正在靠近的丁落声和庄子航“咻”地停止了脚步,双双闪到了一棵茂密的的树枞后面,仿佛想到什么,两人望着对方讥笑了下,探出头。


    他们竟然会做这么幼稚的事。


    何天依突然指着水里的鱼喊:“咦,你看,那条有黑点的现在至少有三斤重了。我才一个星期没来喂,它居然长那么胖了。”


    树枞后的两人立时震惊得睁大眼睛,默然地询问了对方一眼:她果真看得见?那天她的怪异行为又是为那般?庄子悦明明解释得合情合理。


    两人顿时失了判断。


    丁落声伸头望着何天依的背影,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忆起那天何天依淡然的眸光,总感觉缺少些什么。


    “有没有看出点什么来?”庄子航轻声问。


    “先观察观察再说。”丁落声说。


    “那肯定,它可是我养的。你不来的时候,我天天都喂它,它能不胖吗?”庄子悦骄傲地说。


    “先别得瑟,那条白肚皮的看着一点都没长,它也是你喂的。”何天依笑着说。


    “那是它笨,自己都不会抢吃的,跟我没关系。”


    两人喂完了金鱼,顺便蹲下来洗手,然后走到鱼池旁边摆放的一张桌子,面对面的坐着,拿起桌面上的一盘水果吃起来,


    丁落声和庄子航见状,几乎已经相信了她原本就看得见的事实,那天的事就是个恶作剧。


    “天依姐姐,这西瓜好甜啊。”庄子悦一边吃含糊地说。


    “真的?”何天依吃完手上的哈密瓜也拣了一块西瓜,“唔,是很甜。”


    她的动作自然,十分稳准,霎时让两人完全没有了疑虑。


    丁落声和庄子航可以确定她看不见只是庄子悦撒的谎,她们共同开了一个低趣味的玩笑,什么不解之迷烟消云散了。虽然疑点重重,但是没人去理会了。


    两人终于现身,慢慢走了过去。


    何天依把西瓜皮放桌上,谁西瓜皮太滑一下子掉地上了,这时一只贵宾狗凑了过去。


    “晃晃别吃,那是皮,吃这块。”庄子悦拿了块西瓜伸到晃晃跟前,晃晃只是“嗒嗒”地舔了两下,摇头又晃脑。


    “庄先生,丁先生。”何天依对着庄子悦身后的庄子航和丁落声说,两人回以点头微笑。


    庄子悦闻言“拍”的一声将西瓜甩在桌上,回过头笑逐颜开喊道:“哥哥,落声哥哥,你们怎么来了?”


    庄子航摸着她的头笑道:“不来怎么知道你除了打小报告之外还会撒谎啊。”双眼不经意地打量何天依。


    丁落声的眸光也落在何天依脸上,想从她脸上寻出蛛丝马迹。


    何天依含笑对着庄子航:“庄先生你是不是误会子悦了,据我了解,她除了有一些调皮之外没有什么不好的行为了啊。”


    “哥哥,我撒什么谎了?”庄子悦睁着清澈的眼睛无辜地问。


    庄子航挪视线,轻轻咳了一下。


    “不知天依小姐介不介意我们坐下来。”丁落声笑着问。


    “人多热闹,我又怎么会介意?坐吧。”何天依对着旁边的椅子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望着庄子航,“庄先生,你也别站着。”好像她才是主人家。


    庄子航耸肩,抬脚踢开躺在地上的西瓜皮,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去,正好坐在丁落声对面。


    “仿佛每次见到天依小姐,都能让我有格外惊喜。”丁落声意有所指。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能告诉我一下是什么惊喜吗?”每次见面,她和他好像没见过几次吧?


    “有些东西是只能意会,不可名状。”庄子航摘了一颗提子抛进嘴里。


    “什么东西只能意会,不可名状?”庄子悦仰高头问。


    庄子航看了她一眼:“跟你说你也不懂,好好念书,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庄子悦朝他扮了个鬼脸。


    “哦对了。”丁落声说,“天依小姐不是说喝红酒过敏吗,那天没事吧?”


    “你们还是叫何小姐吧,如果不介意叫天依也行。叫天依小姐总让我感觉回到了民国时代。”何天依答非所问,这不能怪她,今天这两人是来查她底子的,她得好好应付。


    “天依小姐真是风趣,那我们以后就叫你天依好了。”丁落声对她转换话题一点也不在意。


    “天依姐姐一直都很风趣。”庄子悦插嘴道,嘴里还嚼着提子。


    “不是天依老师吗?怎么成了天依姐姐了?没规没矩。”庄子航半真半假地教训,其实他还是挺介怀庄子悦骗他这件事的。


    “是我让她这样叫的,听起来比较有亲切感。”何天依替庄子悦解围。


    听起来比较有亲切感?丁落声暗地摇头,是谁说的叫老师比较有成就感的?这个女孩还真是特别!挑了块哈密瓜吃起来。


    “天依你这个老师真是平易近人。”庄子航单手支着下巴,一脸敬佩。


    何天依笑了笑,没说话。


    庄子航用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很顺口地叫起了何天依的名字:“天依,你那天说答应你那些条件就可以娶你,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数?”庄子航夹了一块西瓜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庄子悦先是睁大眼睛看着自家哥哥,然后开怀地笑了。


    丁落声对于庄子航的话表现得很平淡,他注意的是何天依的反应。只见她愣愣地微微张着嘴,像被人点了穴道一般定着不动,连眼睛都忘了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