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梦里天堂 > 第130章

第130章

    “只要是你买的都可以,我们是一家人哪有什么合不合心意的,整得跟外人一样。”何天依说,忽然用力闻了两下,“是不是有人在卖冰糖葫芦啊?”


    江建浩听了,转头环视了下,果然见街道正中有人撑着一把冰糖葫芦在沿街摆卖。


    看见她眉眼带笑,他仿佛想到什么:“要吃吗?”


    何天依“嗯”着点点头。


    江建浩领她一同走过去,对卖冰糖葫芦的人说要一串。


    “爸,你也吃串吧。”


    江建浩轻轻笑了笑,没有拒绝,买了两串冰糖葫芦。


    父女两人加起来的岁数足足有七十好几,他们却不惧路人偷笑的目光从容地吃着冰糖葫芦。何天依可以想象这个温馨的画面,心里满满的幸福感,不但甜在嘴里,也甜在心里。


    虽说家里什么都不缺,何天依还是买了感兴趣的东西,在文具店挑了一堆文具用品。


    江建浩提着一袋文具和何天依走出了店门口,问道:“你除了写字,现在还学画画?有人教吗?”想到那几盒画笔他有些好奇。


    “不是我自己的用,我是买给教堂那几个孩子用的。”她能用得上画笔那真是非同寻常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几个孩子他略有耳闻,“你的字现在练得怎么样,我猜一定写得很好了。”其实他心知肚明,写得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写得再好也是徒劳,这么说只是安慰她罢了。


    何天依倒是神秘地笑笑:“写得好不好不是我说算,回去我给你露几手你就知道了。”


    江建浩也笑:“好。”


    话音刚落就听到前面有人喊:“天依。”


    江建浩顺着声响望过去,几步之外一个年轻男子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们,他鼻梁上架着副黑匡眼镜,皮肤白净,斯斯文文的样子。


    何天依立即听出了窦国文的声音,在这里遇到他还是有些意外:“窦国文,你怎么在这儿?”


    窦国文踌躇了半晌,还是走了过去:“我刚准备去那边买点东西。”他目光掠过江建浩,不确实地说,“这是伯父吧?”


    “嗯,这是我爸。”何天依说,然后又介绍窦国文给江建浩,“爸,这是我朋友,窦国文。”


    窦国文和江建浩两人随即地握了下手,同时也在不着痕迹地打量对方。


    然后又尴尬了,谁都不说话,就那样定定地站着。


    “呃,你要买什么东西,不会是买咖啡吧?我感觉你们好像都挺喜欢喝咖啡的。”何天依没话找话,总不能大家沉寂到底吧。


    窦国文抬眸看向她,见她虽然在笑却有几分牵强,但他仍然觉得那笑容灿烂无比,他摇头:“不是。”之后又加了句,“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喝咖啡。”


    “呵呵,是吗?”


    “嗯。”


    何天依:“……”她以前不觉得找个话题是件困难的事,现在觉得以前自己错了,“你经常来这里买东西吗?”


    窦国文:“不是。”


    何天依又只能呵呵地笑了,心里在找词,避免自己因为长久地“呵呵”而肌肉抽缩还是快点闪人为妙,“那以后可以多来,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呵呵。”


    窦国文“哦”了一声,把路让开站在一边:“再见。”


    他看着父女两人从身边走过,望着他们越走越远,视线一直没有收回来,耳边还隐约传来江建浩的声音:“依依,生日你想怎么过……”


    他心中一动。


    ————————


    父女二人一起做晚餐,江建浩在给一条鱼开膛破肚,何天依在一边洗姜葱。


    听着“嘚嘚”的刀声,何天依嘴边浮起一抹满足的浅笑,这样的时光她很享受,也感觉很真实,她盼了许久,也想了许久,终于又现实了。


    江建浩似乎感受到她的笑意,转头看了她一眼,她素净白皙的面容笑意盎然,眼睛和嘴角微微地翘了起来,她的侧脸在光线的映照下透着淡淡的柔和。他的女儿长得真是漂亮,如果不是因为失明,不知道会有多少追求者。


    “对了依依,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如果有跟爸爸说说,不要害臊。”江建浩突然说。


    何天依愣了愣,一个清朗的声音犹如在耳,似糖如蜜般蛊惑,她用尽力气去忘掉,却知道他一直在心底。其实,他总会不经意地跳出来,只是被她刻意忽略而已。


    她摇头:“没有。”


    江建浩把鱼翻了个身,继续利刀霍霍:“今天那个男生挺不错的,感觉是个很贴心的人。他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样,我感觉他好像对你有意思。”


    “窦国文对我有意思?”何天依着实在吃了一惊,怎么连爸爸也能一眼看出来,她左想右想也找不出一个窦国文喜欢她的理由,那个和她只有几面之缘见面又没几句话的窦国文会喜欢她?难道是真的?“爸,你看错了吧?”


    江建浩笑笑,不置可否。


    何婉回来时,饭菜已上桌,父女俩坐在桌边就等着她吃饭了。


    何婉洗手出来,看见桌面上的鱼皱了皱眉头:“谁买的鱼?”


    江建浩说:“我买的,那小贩说是刚捕上来的,我看着新鲜就买了。”


    何婉没有再说话,坐下来默不作声地吃饭。江建浩看看她,有点儿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如果你不喜欢吃,我下次不买了。”


    何婉摇头:“没有,吃饭吧。”


    这点小插曲很快过去了,桌面上又恢复了以前一派祥和。


    “这次打算呆多久?”何婉问。


    江建浩刚要夹菜的手顿了下,仿佛不好意说一般:“天依过完生日我就走。”


    “爸你就不能多呆几天吗?”何天依不满了,语气中伴了幽怨,“你每次回来就像出差在外似的,还算定了回去的时间。”


    江建浩被抱怨多了这次终于感觉不好意思了,他思索了下:“我过两天问问公司那边能不能多请几天假。”


    何婉却为他说话了:“别为难你爸,他公司事多,多请几天假可能会出乱子。”


    江建浩有点讶异地看着她,只见她若无其事一般低头吃饭,假如是以往这个时候她通常是不作声或讥讽一笑的。


    江建浩每次回来的时间都设定好了,即使有异议也不会改变,何天依早就习惯了,所以也不抱什么希望,可她还是想改变下:“妈,既然爸请不到假那就你请吧,如果怕出乱子我帮你顶班去,你觉得呢?”笑盈盈地问。


    “我谢谢你啊,这个我请你吃。”何婉笑着夹了一筷子菜放她碗里,“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在家陪你爸比较好,我明天跟老板请几天假,看看能批几天。”


    江建浩看着她们开心的笑脸,忽然有些恍惚,心里仿佛被某样东西填满了,也跟着笑起来。


    临睡前,何婉喊住了江建浩,两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什么事?”江建浩见何婉面容严肃,要说的事肯定很重要。


    何婉也不拐弯抹角:“我想让依依去国外看看眼睛,那边的技术条件比国内先进,或许会有希望。如果你愿意,费用我们一人出一半,不愿意也不要紧,我会自己承担,你只要帮我在国外找好比较权威的眼科医院以及把我们需要的所有手续办好我们过去就可以了。”


    因为有一个耳朵灵敏的女儿,两人都很有默契地压低音量。


    “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依依也是我女儿。”江建浩被她的说伤到了心,眼底悲痛,“你怎么能问都不问就否定我的意愿,我也希望依依睁开眼睛可以看见一片光明,这是我连做梦都在想的事。我虽然不常在家,但是依依的事我一直都很关心。小婉,你觉得我对你们绝情,可我很多时候想靠你们近一点你总是冷若冰霜地拒我于千里之外,你让我怎么办?我不敢过份的关心你们,我怕你会厌恶,怕你觉得我假。每次回来我都不敢面对你,我不知道你是真心希望我回来还是碍于依依假意的让我装装样子。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这些事埋在心里很久了,今天他终于有勇气说了出来。


    对于他痛心疾首,何婉却讽刺一笑:“你真的关心她你会买鱼?你多久之前就知道吃鱼会对她有害可你如今想起来了吗?她不打电话给你你主动打过一个电话给她吗?你知道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吗?你知道她交了些什么朋友吗?她不跟你说你会主动问她吗?她跟你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是吗?你有质疑过真假吗?即使她几天不打电话给你你也会认为她迟早会打是吗?你的关心就是十年不变地等待她一个星期给你打几次电话,然后听她汇报无关痛痒的日常,叫她多吃点多穿点是吗?这就是你所谓的关心?一个星期打给你的几个电话?这些话千万不要说出去,我怕别人会笑掉大牙。


    除了刚开始那两年你跟着去过几个医院,后来你有提过吗?你是听我们提吧!你知道这十几年我们奔波在各大小医院、寺庙,我们求神拜佛,见过多少神棍神婆,哪怕有一丁点希望我们都不放过,但你有问过我们失望后的心情吗?没有经济条件的时候我不奢望你能像我一般坚持,可现在有条件了你有没有一刻想过给依依一个更好的环境去治疗?你有想过吗?我的冷漠怎么就成了你置身事外的借口,难道我对你冷漠你就不能关心她了?你对依依好给她足够的温暖我做梦都会偷笑。可是你没有,你对这个家早就没有心了。”这些话也在她心底好多年了,说出来心里释然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