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梦里天堂 > 第135章

第135章

    当一切归于平静,又是夜深独处的时刻了,星无言,月无声。


    房间里开着明亮白火的灯光,将一室照得清清楚楚,尽管何天依看不见。


    她打开收音机,靠在床头抱着双膝,呼了一口气,把下巴轻轻的枕在膝盖上。


    其实她什么都没想,却感觉满腹心事无法释放,真怀念从前的自己!不能说无忧无愁,也不像现在这般多愁善感。不是说朋友多了路好走吗?现在朋友多了烦恼却来了,要是能回到过去就好了。


    节目已经开始了,耳畔是光明清亮悦耳的声音,她心不在焉的听着,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节目已的吸引力已经不那么强了。


    比如现在,听着收音机她还走神去想烦心事……唉,到时见到丁小乐还要跟她解释一番,今天的事多亏了她机灵,要不是她及时配合自己这锅底准穿无疑,当时真是把自己吓得那个胆战心惊!改天一定要好好感谢下她。


    还有庄子悦那个丫头,想到她也只能一声叹惜了,竟然把她生日的事弄得从她哥哥那里开始传播,丁小乐林小琳,以及有可能知道的丁落声。她现在又怀疑又庆幸,当初庄子航和丁落声是同性恋那件事那丫头居然没有走漏半点风声,匪夷所思啊!不过现在那件事已经不重要了,他们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正是因为他们知道,才有了她今日的烦恼!


    随即,她又陷入了沉思。


    黑夜是无边的,其实有时烦恼也是无边的。


    她抓过另一边床上摆着的一只毛绒狗,伸直双腿抱在怀里,这只是她自己的,另外两只由大到小依次竖着排成一列,也好在她的床够大才能放得下。


    她又开始奇怪了,这阿成和窦国文是如何得知她生日的?窦国文的消息来源有可能来自庄子悦那里,但阿成知道就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了,因为除了自己,他跟谁的关联都不大,如果说他通过何婉知道的,那就更不可能了。


    阿成总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好像她的事他无所不知似的,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


    数次替她解围,主动提出带她去国外治疗,还莫名知道她的生日,莫非他就是传说中天使?那她是走了怎么样的狗屎去遇上这样的天使?


    她现在这么想,但她并不知道有一天真相来临的时候她会对此多么痛恨。


    想着想着,时间如水般流逝,节目居然已接近尾声了,她瞬间清明地回归了现实。也就是这时,她才发现光明的声音与以往有些不同,仿佛轻慢了些,里面蕴藏有着说不出的落寞。还真奇怪,她竟然会有这种感觉。


    尽管如此,在她听来光明的声音还是悠扬动听的,他说:“我觉得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但是这个特别的日子我只能无动于衷,不管你们是否与我一样有过这样一刻,我都希望和你们一起用下面这首歌庆贺今天这个日子,祝今天生日的每个人开心快乐,永远笑口常开。”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幸福祝你健康,祝你前途光明……”收音机里面传出了喜庆热闹的生日歌曲。


    她睁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她怎么感觉这生日歌放给她听的?然而略一想,她又觉得自己太看得起自己了,人家光明说了是庆贺这个特别的日子的,和她没有一毛钱关系,因为人家根本不知道她是哪根葱。放首生日歌就自以为是,你怎么不以为人家光明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是因为今天是你生日呢。


    如果她这么以为确实是对的,所以有时人不应该妄自菲薄啊。


    ——————


    江文双每天仍然烂醉如泥,每天应付般地去公司转几圈,晚上也不回家吃饭,在外面自己或朋友一起吃了晚餐之后就直奔酒吧,借酒浇愁。


    现在她正和三五好友在酒吧的卡座举杯畅饮,好不痛快。


    她向江文成求助并没有成功,他还是那句话: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让她顺其自然,继续纠缠最终伤得最深的还是自己。他相信她已经长大了,她可以做到放下。


    最宠她的哥哥竟然再一次驳回她,竟然不支持她,她伤心加失落,不能自已。


    家人何曾见过她这个样子,心急如焚,因为平时她虽然任性也是有分寸的。哥哥每回劝她她都是不以为然地笑:“我喜欢他你又不帮我,那我就不找他,那我喝酒你总不能拦着我吧。”反正之后他说什么都进不了她的耳。


    昨天,哥哥面容淡然地对她说:“他真的有那么重要?比家里所有人都重要?你知道外公外婆爸爸妈妈有多担心你吗?为了你他们现在寝食难安,他们那么疼你,你忍心让他们每天为你忧心忡忡?”


    她不说话了,有些委屈地咬着嘴唇,许久才说:“哥,我从六岁开始就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只要是我想要的,你都会想尽办法帮我找来,尽管那些东西我仅仅表示出想占有的欲望。我已经习惯了感兴趣的东西就要占有,更何况现在是一个我喜欢的人,你教我怎么能一下子说放弃就放弃?哥,不管我最后做什么决定现在都不要管我,让我好好放任几天吧,几天就好。”


    哥哥凝望了她好一会儿,眼眸幽深,却终于不再说话,她知道他已经默许了。


    安萍看江文双喝完一杯酒,犹豫着又给她倒了半杯,她嫌少夺过酒瓶就给自己满上,然后抬头一饮而尽。


    “文双。”安萍皱眉。


    江文双却豪爽一笑:“没事,你们玩,我去下洗手间。”带着几分醉意便去了。


    安萍有些担忧,想跟着过去,她旁边的人拉住她:“不用担心,文双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喝你的,不用管。”她果真没去。


    江文双从洗手间出来刚回到大厅的时候却被人撞了一下,她定住身形望过去,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白净女孩,那双眼睛大大的,正歉意在跟她说对不起。恍惚间她竟然觉得和何天依的眼睛有几分相似,忽然记起何天依和自己抢丁落声的事儿,心中一恨,她抬手就甩了一个耳光过去。那个女孩被她打懵了,但即时反应过来,不甘示弱地与她扭打起来。


    这边一阵骚动,两人的同伴都发现了不寻常,便都赶了过来,都是气血方刚的年轻人,一言不发就动手,当然,最后也一起进了公安局。


    江文成来领人的时候江文双虽然鼻青脸肿,但神色丝毫不见萎靡,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江文成也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地拉着她的手把她带了出去,一直到上了车,两人都没有说话。


    但开车之后江文成就说话了:“打了一架,感觉好受一点儿了吗?”听语气竟像是高兴的样子。


    江文双表情依然没什么变化:“我打架只是看她不顺眼,跟别的事没关系。”这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十多岁的叛逆时期,一言不合就打架。


    “你现在看谁顺眼?”


    “看谁都不顺眼。”


    “那你怎么不打我?”


    “因为我打不过你,不然我早下手了,谁让你不帮我。”江文双即时板起脸。


    “不是我不帮,是我根本帮不了,除了你自己谁也帮不了。帮你,要看是什么事。”江文成从容地说。


    江文双倏地转头对着他,大声说:“你以前都不是这样子的,只要是我的事儿你看得比自己的都重视,我的事就没有你完成不了的,不管是我打别人还是别人打我你都二话不说的冲上去跟别人拼命,你说过会永远保护我的,为什么现在却变了?看着我那么伤心你都无动于衷,你现在一点都不疼爱我了,你知道这样我有多难过吗?”即时红了眼,泪水盈满眼眶。


    如果是以往,江文成一定会摸摸她的头,温柔地安慰她一番,但此时,他不为所动,神情肃穆,目不斜视:“双双,你已经长大了,我不可能像小时候那样处处维护你,事事帮你出头。你已经学会独自面对,学会思考,学会判断,我希望感情的事你也不会迷失自我,盲目追求。以前你不懂我不怪你,现在你懂了,你应该知道真正的感情不是轻易可以撼动的。它不是一件物品,买回来抢回来就是你的。如果另一个人对你无意,你付出的再多,别人怎么帮你,都没有用,你明白吗?”


    “你胡说你胡说。”江文双捂住耳朵缩在一边,不管不顾地喊,“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了。”


    江文成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不再多言。


    为着江文双的伤和她进公安局的事,第二天外公外婆妈妈全都跑去对她嘘寒问暖,江文双心情烦躁不耐烦应付他们,说了几句就以要休息为由把三人请了出去。这点小事算什么,以前多的是比现在更严重的事,只是那时在学校,又有哥哥罩着,家里并不知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