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梦里天堂 > 第141章

第141章

    丁落声感觉到她温热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推动自己,他忽然有种温暖踏实的感受,是他这段时间所渴望的。自己仿佛也可以感受到她不平静的心跳,而她也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很复杂。


    他知道她有多么不情愿,可是如果唯有这样才能让她靠近他,他宁愿让她觉得自己无赖。


    何天依以为丁落声只是一时兴起与她重修旧情谊,夜里睡觉的时候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然而她太天真了。


    第二天,家里的大门又响了。


    她下意识地觉得是丁落声,于是不管不理,装作无人在家的样子。


    可是她假装自己不在家,敲门的人却认定她在家,一下一下地敲,好像这个门不开就不停一般。


    他手不累吗?何天依腹诽,此时她已经百分百肯定是丁落声了,有谁会有他那么无聊?


    丁落声的手确实累了,只是他换着手敲,还设想着明天要不要买个按摩锤,省心又省力。


    他手举起又要落在门上的时候里面的人有人说话了:“谁在敲门啊?”


    吃饱没事做吗?这是潜台词。


    丁落声笑了,揉揉已经通红的指节:“是我,我还以为没人在家呢。”


    何天依鄙夷,谁闲得发慌以为别人家里没人敲了一二十分钟的门,她开门之后皮笑肉不笑地说:“不好意思,刚才在忙,没听到门响。需要药油擦手吗,很疼吧。”


    丁落声望着她,笑意不变:“谢谢关心,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痛不足挂齿。”


    “真有骨气。”何天依说着就走开,让他进了门。要不是怕这惊天动地的敲门声影响到周围的邻居她今天绝对装聋到底。


    “谢谢夸奖。”丁落声也一点也不谦虚地接受了,跟着她后脚进了屋。


    在客厅,丁落声看见何天依要给他倒水,自己过去接过杯子:“我自己来。”


    何天依自动退到沙发上坐下,心七上八下的,难道他认为旧谊修得还不够好?


    丁落声似乎知道她有压力一般,没坐她身边,坐在她斜对面的位置上。


    “你今天还有要扫地吗?”


    “不用。”她虽然勤快,但也不至于天天扫地。


    “要去教堂吗?”


    “不去。”暂时还有这个打算。


    “你有要去哪里吗?”


    “没有。”今天她想做什么来着?似乎在家弹琴。


    “那你介意我今天一天都呆在你家跟你天谈天说地吗?”


    “……”不介意才怪,才坐几分钟她都觉得是种煎熬了,他要坐在这里一天那是什么概念?等等,他把她的行踪打听那么清楚意欲何为?“你问这些做什么?”


    丁落声看着她笑得很愉快:“我想你陪我去个地方。”


    何天依面对丁落声时心情是十分复杂的,她知道自己应该远离他,但是……唉。


    都说人太急则无智,现在这不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他已经把她的后路堵死了她说不去还有用吗?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她执着,他想大家日后好相见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她不躲就是了!


    不过出去总比和他一块儿呆在家里强,现在她感觉家实在太小了,让她无所适从。


    她也不问他去哪儿,既然他这么说问也未必有结果。


    走出巷子的时候张阿姨看到他们,打招呼:“天依,你男朋友啊?”


    何天依笑笑:“怎么可能。”


    张阿姨呵呵地笑了两下,看了看对着她笑得友善的丁落声,不是男朋友怎么天天来,昨天来今天来?还怕别人不知道似的那门敲得像鼓一样?


    何天依由车上下来,站在那里才走了几步就知道了他带她来的是什么地方,微微呼吸就能闻到青草芬芳的味道,太熟悉了。


    “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走到身边的丁落声瞥了她一眼。


    “不知道。”她坚决否认。


    丁落声也是明知故问,没有勉强她承认。


    前面就是一块块木板间隔铺成的小径,弯曲而深长,径中及两旁绿草茵茵。


    丁落声倏地执起了何天依的手,步伐有力沉稳地缓行。


    何天依一惊,即时想挣脱,虽然从前她也屈服在他的强势中几次走过这条路,那时她不情愿就算了,现在她却不能与他有这样的关系了。


    但他力道太大,她越挣扎他握得越紧,仿佛和她较劲一般。但她没有放弃,企图用另一只手掰开他的手指。


    “以前每次都是我牵着你走这段路的,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他的声音异常平静。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放手吧。”她淡淡地说由着他拉,等着他自己放开。


    “一样的路,一样的人,有什么不一样?”他反问。


    两人即使没有坦诚公开和对方说过什么,此时却默契地知道对方的意思。


    两人僵持了半晌,何天依知道他不会放手,暗地叹了一声,不再有异议,任他拉扯。


    出了小径,丁落声终于放开了她的手,带她走的却不是以往的方向,而是另一个比较热闹的地方。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他让她在湖边的栏杆边停下,自己离开了。


    很快他就回来了,拉着她的手就走:“跟我来。”


    她这回倒是没挣扎,小心翼翼地跟他走。这一片地方她没有进入过,不好她印象里他们现在站的地方好像是乘船区。


    果不其然,她在他的引领下踏上了一只小船,脚下的晃动的使她心生恐慌,不由自主地抓住了他的手。


    “不用怕,没事的。”他温声说。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已经猜到他的目的了,她问完就有工作人员拿救生衣给她穿上,她这时头脑还有些混沌,撑开双臂任人摆布。


    丁落声看她局促不安的样子笑了笑,自己拿起船舱的上救生衣穿在身上,待他系好带子她已经穿好了。


    “坐下吧,我们去划船。”他说。


    “我不会划,你划吧,我要上去,祝你划得愉快。”她说得就要探步上岸去,这时工作人员刚好解开船索,轻轻一推,小船已经离岸了。


    变化来得太快,何天依重心不稳地晃了晃,吓得她赶紧蹲下来抓住两边船沿,心咚咚地跳个不停。


    “坐着吧,感觉会好一点。”丁落声微笑地看了她一眼,拿起一支船桨在水中划动,湖面上即时涌出阵阵波纹,船儿缓缓前行。


    何天依大概是吓怕了,听话地坐下来,但双手仍然紧紧地抓住船沿不放,呼吸都有些不稳。


    又听得丁落声说:“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是我想多了。”


    她撇嘴:“我没坐过船。”曾经温心和她来的时候倒是提议过划船,但她不敢,也没勇气,她只要一天看不到就永远不会拥有这样的经历。


    丁落声点头:“原来如此,那你现在坐了,有什么感受?”


    感受?她除了紧张之外什么都感受不到,想到这里她轻轻地舒了口气,试着慢慢把提高的心放下来,感觉到船儿虽然有点儿摇动,却也平稳。她顿时不那么害怕了,双手收回来搭在膝盖上。


    他看她那么上道,嘴角扬了一抹微笑。


    “你为什么想到带我来划船?”她满心疑虑。


    “因为昨天我们没上船,今天当然得补上。”他理所当然,接着又说,“其实坐船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既然坐船没有特别之处你为什么还要来?”还大费周折地非要跟她一起来!虽然她很闲,可见他更闲。


    却听他说:“因为你没坐过。”


    她一愣,嘴唇微微地颤动,始终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望着她,认真而执着,也没有再说话。


    有风略过,将她两边散落的几缕发丝吹拂飞起,晨光投射在她洁白的脸庞上,镀上一层薄薄的金黄色,让她看起来静美得如一幅画。


    恍恍惚惚一直到入睡,何天依还是不敢置信。


    自始至终她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说弥补,完全用不着,他不曾亏欠于她。看着更像是他在向她意示一件事,可是,这又有什么理由?


    就当他这两天神经错乱吧,明天就好了。


    可是她又错了,到了明天他仿佛也没有好,准时和昨天同一时间敲她家的门,让她一听那门响的节奏就猜出了来者何人。


    她悄悄地把进客厅的门关了,那敲门声小了许多。


    这回她决定装聋作哑到底了,他想玩她有时间也没心情陪他玩下去,她什么都不怕,就怕弄丢了自己的心,他倒是乐在其中万事不上心,可到时谁帮她把心找回来?经过昨天那一段,她深深明白了和他在一起的危害,因为自己差点又深受其害。


    玩不起我总躲得起,你就尽情地敲吧,如果你以为我会像昨天那样沉不住气的话。


    犹如和谁决斗战了一局似的,她心情舒畅地上了楼,拿出信纸和铅笔,背词写字。


    那敲门声仿佛也知道了她的决定,竟然停了下来,许久都没有再响起。


    她叹了一口气,拿着笔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心里想着别的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