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南朝不殆录 > 第26章 抗北齐之战起

第26章 抗北齐之战起

    王僧辩之死成为了导火索,牵一发而动全身,引发了南朝局势一连串的变化。


    贞阳侯萧渊明失去了有力的支持者,主动提出逊位,从皇宫搬了出来。


    百官上表,齐声劝进此前被改立为太子的晋安王萧方智。


    背后是谁的意思,当然所有人都知道。


    十月。


    萧方智即皇帝位,大赦,改元绍泰,中外文武赐位一等,退位的萧渊明改授司徒,封为建安公。


    新帝登基,仍然请臣于北齐,永为藩国。


    至于如何解释诛杀王僧辩,则是找了一个百试不爽的理由:阴图谋反篡逆。


    阴图二字用得甚妙。


    北齐遣行台司马恭前来,双方盟于历阳,关系算是没有彻底撕破脸。


    萧方智加封建安公萧渊明为太傅,宜丰侯萧循为太保,曲江侯萧勃为太尉,王琳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以高官厚禄安抚各方势力。


    陈霸先则是加尚书令、侍中、大都督中外诸军事、车骑将军、扬、南徐二州刺史,持节、司空、班剑、鼓吹并如故,追赐甲仗百人,可出入殿省。


    看似品级比几位萧氏宗亲的三师三孤要略低一些,但无一不是实权职位,政务、评议、军权、地盘、威仪应有尽有,一手掌握大权,无人能与之相抗。


    陈霸先成为朝中一人之后,大力提拔亲信,招抚降将,安插各处要职。


    胡颖除假节、都督南豫州诸军事、轻车将军、南豫州刺史。


    徐世谱征为侍中,左卫将军,打造水战兵器。


    程灵洗加封,使持节、散骑常侍、信武将军、兰陵太守,助防京口。


    周铁虎原职不变,任散骑常侍、仁威将军、潼州刺史,领信义太守。


    鲁悉达原职不变,持节、仁威将军、散骑常侍、北江州刺史,抚晋熙等五郡。


    孙瑒授持节、仁威将军、巴州刺史。


    陈拟任贞威将军、义兴太守。


    同时提拔旧日相从的文职官僚,并且重用琅琊王氏、吴兴沈氏等世家,稳固朝廷根基。不过这些门阀与其说支持陈霸先,还不如说是看在他尊奉天子正朔的份上,勉强相从而已。


    唯有吴兴沈君理,因其父东阳太守沈巡与陈霸先为故交,前年派遣沈君理来南徐州拜访时,陈霸先一眼相中小伙子的风采器量,把女儿嫁给了他,和沈家成为了姻亲。


    沈君理算是半个自家人,辟为府西曹掾,今年刚诞下长女,取名沈婺华。


    赵知礼迁给事黄门侍郎,兼卫尉卿。


    蔡景历迁给事黄门侍郎,兼掌记室。


    张种任散骑常侍,迁御史中丞,兼前军将军。


    萧乾迁中书侍郎、太子家令。


    刘师知迁中书舍人,掌诏诰。


    王冲迁左光禄大夫、尚书右仆射。


    王通加任侍中,吏部尚书职不变。


    王劢加任侍中,兼任司空长史。


    王瑒迁司徒左长史。


    沈众迁侍中、左民尚书。


    沈君理迁给事黄门侍郎,督管吴郡。


    沈文阿除国子博士,领步兵校尉,兼掌仪礼。


    沈洙除国子博士,与沈文阿同掌仪礼。


    即便经过宇宙大将军的清理,旧日势力十去七八,世家高门在朝中兀自强大,可见一斑。


    陈霸先又征袁枢为给事黄门侍郎,王固为侍中,迁陆缮司徒右长史,御史中丞,皆不就。


    并不是所有的名门世族都愿意押宝在他的身上。


    这位寒门出身的权臣能走多远,还需观望。


    ……


    陈霸先稳固了朝堂政局,接下来就是清理王僧辩的残余势力了。


    在下定决心对付王僧辩时,陈霸先就密令侄儿陈蒨去长城、故交沈恪去武康,招兵对付吴兴太守杜龛。


    杜龛乃是王僧辩之婿,其父杜岑是杜崱、杜岸、杜嶷等九兄弟之一,三叔杜嶷尤为膂力绝人,便马善射,所佩霜明朱弓四石力,斑丝缠矟长二丈五,同心敢死士百七十人。与北朝战时流矢中目,仍然一日中战七八合,每出杀伤数百人,敌军惮之,号为杜彪。


    杜龛家传武艺,骁勇善战,善于用兵。巴陵守城战、姑孰败侯子鉴、石头城决战,无一不身先士卒,论功与王琳并为最高。


    此后跟随王僧辩攻打长沙陆纳,讨伐武陵王萧纪,多立战功。


    王僧辩改吴兴郡为震州,授杜龛为震州刺史。杜龛出身豪族,看不起陈霸先寒门出身,执法绳其宗族,无所纵舍。


    所以陈霸先对杜龛很是切齿痛恨,于公于私,首先要提防对付的就是此人。


    这个杜龛先下手为强,仗着兵力强盛,遣部将杜泰率精兵五千进攻长城。


    此时陈蒨方才收兵数百人,武具不备,幸好已建成堡垒木栅的防御措施。


    五千人已经是一支颇为强力的部队,将士相视失色。而陈蒨言笑自若,又命章昭达总知城内兵事,指挥得法,军令清晰明白,于是众心乃定。


    身边侍卫韩子高,年十八,本名韩蛮子,会稽山阴人,家本微贱,侯景之乱寓在京都。


    两年前陈蒨出任吴兴太守,于途见韩蛮子有如总角少年,容貌美丽,状似妇人,正准备依附部伍回乡。


    陈蒨莫名一阵心动,问道:”能事我乎?”


    见其许诺,收为左右,改名韩子高。


    韩子高性格恭谨,勤于侍奉,陈蒨恒令他执护身刀及传酒炙。


    陈蒨性急,韩子高经常能够领会意旨,故而得其欢心。


    韩子高这两年稍习骑射,颇有胆决,愿为将帅,不想遇上了杜泰来攻。


    陈蒨柔声道:”可怕吗?”


    韩子高咬着牙,摇摇头。


    陈蒨拉他到自己身后遮蔽。


    杜泰知栅内人少,日夜苦攻。陈蒨激励将士,身当矢石。麾下骆牙勇冠三军,接连率领少数勇士出击,杀伤敌军。


    这一打就是一个月,尽管实力相差悬殊,长城始终没有陷落。


    ……


    信武将军、义兴太守韦载与杜龛一起举兵,陈霸先派遣周文育率胡颖、陈拟前去攻打。


    陈详配给兵马,率别动队攻略安吉、原乡、故鄣三县,将军黄他攻打吴郡太守王僧智。


    杜龛命从弟杜北叟率兵迎敌,哪里是周文育的对手,一战败归义兴。


    韦载就没这么好对付了,此人文武双全,十二岁随叔父见沛国刘显,问及《汉书》十事,随问应答,毫无疑滞。成年出仕后一路升迁至中书侍郎,外放出任建威将军、寻阳太守。


    叛军之乱,萧绎授韦载假节、都督太原、高唐、新蔡三郡诸军事、高唐太守,晓谕收服鲁悉达鲁广达兄弟、樊俊等地方豪族。


    王僧辩发兵讨伐侯景时,韦载率三郡人马,自焦湖出栅口,是讨伐军中一支有力的部队。


    平叛之后,韦载又奉使往东阳、晋安,招抚留异、陈宝应等人。


    韦载此时坐镇义兴,周文育以轻兵偷袭,未至而先觉,婴城自守。


    周文育攻势甚急,韦载下属的县卒多为陈霸先旧日部下,善于用弩。韦载收捕数十人,系以长锁,命亲信监视,使射周文育军。


    如此也就罢了,韦载更是下了一条严酷军令:”十发不两中者死。”


    这些人被迫无奈之下,瞄准射向旧主陈霸先的部队,每发辄中,所中皆毙。


    周文育军稍却,于城外据水立栅,相持数旬不下。


    ……


    陈霸先听闻军报,长城和义兴的两处战况都不利,决定亲自征讨。


    为防自己离开建康之后,朝中有人挟天子谋反,奉至尊驾临京口。


    天子移驾,事情非同小可。但是首席大将周文育攻之不下,也只有陈霸先出马才有胜算。若是迁延日久,麻烦只会越来越大。


    天子护卫,京口防务,以及台城防务,三者都不可轻忽,稍有闪失便会动摇人心。


    此三处皆需调整部署,安排亲信得力之人承担重任。


    陈霸先清点自己手上可以任用的人才,悲哀地发现尽管广招贤士,还是捉襟见肘。忠诚和能力都可以信赖的,只有寥寥几个数得出的名字。


    徐度任宿卫总管宫中,知留守事务。


    陈昙朗任中书侍郎,监南徐州,镇守京口,同知留守事务


    侯安都授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南徐州诸军事、仁威将军、南徐州刺史,镇守建康。


    另派仁威将军杜棱为侯安都副手,散骑侍郎司马申任侯安都军府的从事中郎


    侯安都凭借攻袭王僧辩的敢决之功,终于得封显职,委以重任。


    ……


    后方事务安排停当,陈霸先率军出征,三日至义兴。


    仅两日,攻取水栅。


    再一日,陈霸先遣韦载族弟韦翙持书信,说明翦除王僧辩实为本朝不至于沦为北朝傀儡,并奉至尊敕书,令韦载解散军队放弃抵抗。


    韦载奉敕,率部归降。


    义兴既平,陈霸先遣宁远将军裴忌助部将黄他,攻吴郡太守王僧智。


    裴忌轻行倍道,二昼夜行三百里,自钱塘夜至吴郡,鼓噪攻城。


    王僧智白日里出西昌门,与将军黄他对战。夜间方才歇下,又闻敌军夜袭,惊恐之下,轻舟逃奔吴兴。


    陈霸先本想一鼓作气,亲自讨伐杜龛,谁知留守的侯安都一封书信送到,只得派遣周文育前往救援陈蒨,自己则是收兵返回建康。


    此时杜泰的五千人马围攻长城三旬不克。沈恪已募集二千兵士,出县翦除杜龛党羽。


    见周文育率军来援长城,战力不在自己之下,杜泰撤兵遁走。


    陈蒨解围,与杜文育出郡进兵,沈恪军亦至,合兵近万,屯于郡南,准备反守为攻。


    -----------------


    陈霸先之所以要紧急撤回建康,是因为侯安都遣人日行百里急报:


    徐嗣徽勾结任约,率兵五千趁虚来袭建康,被我军击退。


    然其背后,恐有北齐大军!


    陈霸先阅报,内心咯噔一响。


    徐嗣徽,平叛之战任罗州刺史,从征巴丘,以功升任太子右卫率、监南荆州,改任秦州刺史。


    其弟徐嗣宗、徐嗣産并有武用,从弟徐嗣先为王僧辩之甥,也属于需要清除的一门党羽。


    南豫州刺史任约,被俘起用的叛军大将,为王僧辩故旧,与自己并无交情,倒是和投奔北齐的郭元建等人昔日一同做贼,完全有可能勾结在一起。


    自己优先要平定三吴之地,无力兼顾秦州和南豫州,暂时听之任之。


    如果只是徐嗣徽和任约并不可怕。


    问题是他们背后的那个庞然大物。


    北齐大国,一旦起兵来攻,必是数万,甚至超过十万的大军。


    侯安都守住了第一波的进攻,接下来就该看自己的了。


    这一仗能打赢吗?


    陈霸先收起无益的思绪,下令:”全军卷甲,班师!”


    -----------------


    《地名对照》


    长城:今湖州市长兴县


    武康:今湖州市德清县


    吴兴:今湖州市吴兴区


    义兴:今宜兴市


    安吉:今湖州市安吉县


    原乡:今湖州市长兴县南


    故鄣:今湖州市长兴县西南,安吉县西北


    吴郡:今苏州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