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436章 失势的妃子

第436章 失势的妃子

    第436章 失势的妃子


    而如今,太子与他日生嫌隙,还有了弑父的嫌疑,他又怎么可能再给太子一丁半点希望?


    “是朕疏忽了,本该让你先回宫,然朕心忧社稷,这才急急让你上寺里去。这次有东晋贵客来访,又是贵妃故交,贵妃这次就在宫里多住几日吧。”


    皇帝的态度比刚才好了些,让她有些意外。她是来给他添堵的,没堵到吗?


    “东晋贵客?是齐王吗?”


    她那明亮的眸子,很清楚地告诉他,她对此人很感兴趣。


    景岚看得直蹙眉,很想提醒她不要再提东晋的事。偏偏她像一无所知,又继续道:“齐王确实和臣妾有些交情,他来了臣妾也想见见,谢皇上成全。”


    几位皇子再愚钝,也看得出夏梨落在作死。景岚忍不住想上前一步,却见她漫不经心扫来一眼,让他稍安勿躁。他这才生生忍下了。


    皇帝果真被她挑起了怒气,不过也只是片刻功夫,他就放下了。饶有兴致看着她,淡淡一笑。


    “那今晚贵妃就好好陪齐王叙叙旧,莫让人以为我大周不懂待客之道。”


    夏梨落诧异地看了他两眼,实在没看出他是不是生气了,心里对这个皇帝又有了新的评判。


    看来也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比那蠢太子不知强了多少倍。


    “是!若无其他事,臣妾还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就先告退了。”


    夏梨落福了一下,转身,飘起的轻绡荡起一缕幽香,似梅似木樨,钻入几人鼻中,霸道得让人留恋。


    皇帝觉得这丫头越来越有趣了,不止想来刺激他,还要去挑衅皇后,就不怕惹怒天威?


    略一思忖,就明白过来。


    她不怕自己会惩罚她,只怕还巴不得自己虢夺了她的封号。然而那又是不可能的。


    至于夏家,她和夏傲天已经决裂,又怎会顾他们生死?


    再看台阶下站着的几位皇子,似乎还在美人翩然离去的恍惚中,如痴如醉。唯有老五景岚,眉头紧锁,面有担忧,老三景铮一个粗人,重重哼了一声,露出几分不屑。太子一脸嫉恨与不甘,老二面无表情,但眼中的炙热却掩饰不住。


    皇帝摇了摇头,忽然有些疲惫,也没心思再训诫他们,挥手让他们下去。


    “皇上,九公主来了。”福公公看他脸色不佳,回禀的声音也轻了许多。


    皇帝抬起头,过了片刻才示意让她进来。


    九公主一身大红色石榴裙,像一团火一样连蹦带跳进来。


    “父皇!”


    “九儿,过来让父皇看看。”


    看到九公主,皇帝一扫方才的疲惫,脸上堆起笑容。


    “父皇,几日不见,您怎么像瘦了?”九公主站在他身边,审视了一番,转头怒视福公公,“你们这些奴才,怎么伺候皇上的!”


    福公公唯唯诺诺道歉谢罪,给足了她面子。九公主弯唇一笑,挥手道:“行了,下去吧,以后记得提醒父皇休息,可不能让他太操劳了。”


    “是,奴才告退。”福公公略微抬眼,瞅了瞅皇帝,见他没说什么,便躬身退下。


    “好了,九儿有什么话想说?”皇帝一眼看穿她的意图,倚在龙椅上,曲指轻扣着书案。


    九公主眼珠子一转,讨好地拉着他的衣袖,说道:“父皇,女儿病了一场,您不给女儿找人作伴,怎的反倒给女儿找了后妈?”


    皇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个夏梨落与你交情不浅啊?”


    “那是啊,女儿好不容易看上的,以姐妹相称呢,父皇,您把她还给女儿吧。”九公主摇了摇他的手,小脸皱着,微撅着嘴,眼中满是期待。


    皇帝最喜爱的孩子,宠爱自是比别人多,但也不是无底线的。


    九公主也意识到他并不像往常那样迁就她,一直都默默地看着她,眼中讳莫如深。她收起小女儿的娇态,小心地问:“父皇,您生气了?”


    那样怯怯的模样,像极了已故的娴妃,皇帝心中恻然,叹了口气,面上也缓和下来。


    “父皇没生气,不过夏梨落既成了贵妃,就不可能再改。你和她关系好,父皇可以让她在宫里多陪陪你。”


    “父皇,您为什么要封她做妃子?只是因为那帮老家伙的所谓预言吗?您真的相信那些?”


    皇帝沉默片刻,无声喟叹,“如今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


    不得不信!


    在东晋意图将夏梨落留在皇宫时,她的命运就不仅仅是一介贫民。


    凤主一说,若无人做出反应,她也和平常人无异,可一旦有人出手,其他人都会将她当宝。再然后,变会有人那这件事做文章,愚弄天下,汇聚民心。这才是他不能忍受的。


    九公主也明白这个道理,咬着唇沉默了。


    “好了,宴会快开始了,你去准备一下。”


    “是,女儿告退。”


    九公主屈膝行了礼,刚要退下,却见福公公急匆匆进来。


    “皇上,栖梧宫出事了!”


    栖梧宫?那不是皇后寝宫吗?


    九公主知道夏梨落去了那里,寻思着该不会是她把皇后怎么了吧。


    皇帝也蹙眉起身,“摆驾!”


    此刻的栖梧宫,剑拔弩张。


    皇后端坐在主座上,身前两名壮实的嬷嬷像两座山一样立着,怒视着对面的人。皇后看似平静,但呼吸已经不稳,缩在宽袖中的手紧握成拳。


    她对面站着的并不是夏梨落,而是久居冷宫,才被放出来两个月的沈秀琴。


    夏梨落则坐在一旁,优哉游哉吃着糕点,等着看好戏。


    九公主跟着皇帝进来时,一眼看到她那幸灾乐祸的样子,也跟着激动起来。看来真的有好戏看了!


    皇帝看清皇后面前站着的人时,脸上表情僵了一下,不得不放柔了声音,安抚道:“秀琴,你身子不好,怎的不多歇歇?”


    “我身子不好,我身子为何不好?”她冷笑着,脸上近似癫狂,伸手指着皇后,“都是这个女人!害死我儿,又想对我动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皇帝听出弦外之意,喝问:“究竟怎么回事?”


    皇后慌忙起身,捋上袖子,露出雪白皓腕。只是那腕上多了几道青痕,看得出是几根手指印。


    “到底是谁对谁动手?你这目无尊卑的疯女人!”她转过头,泪眼婆娑地看着皇帝,显出几分娇弱,“皇上,您要为臣妾作主啊!您看我这手腕,差点让她拧断了。”


    皇帝看了一眼,还未说话,沈秀琴已经受不了了。


    啐了一声,骂道:“你要不要脸!若不是你给我下毒,我会抓你的手?当初就是你害死致儿!皇上,您要为皇儿报仇啊!他那么小,死不瞑目啊!”


    “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有本事拿证据来!别不是自己照顾不周,害死自己孩子吧。本宫就想不明白了,你怎么还有脸把过错推在别人身上?”


    皇后经过最初的激动,心情已渐渐平复下来。这件事早在两个月前就被反复提起,怎奈他们都拿不出确凿证据,又能拿她如何?


    就算皇帝觉得亏欠沈秀琴,提了她贵嫔位子,又让太医院院判亲自给她诊治调理,可那又如何?


    她始终是个失了势的妃子,又少了儿子可依靠,这辈子能成什么事?


    而自己,虽说被皇帝禁足了两个月,还被德妃那贱人趁虚而入掌了凤印,但她还有太子,这皇后的位置也不是说废就能废的!


    今日东晋来人和亲,她作为一国之母,自然是要赴宴的。


    只是没想到才要出宫,沈秀琴就来了。后面跟着刚进宫的夏梨落。两人一前一后,不能不让人怀疑她们是约好的。


    一进门,沈秀琴就把手里的一包东西往她身上丢。


    “你这毒妇!害死我儿,还想害我吗?”


    皇后看清那包东西后,心里咯噔一响,有些心虚。只是嘴上却无论如何不会承认。


    “你这疯女人,还没疯够吗,本宫寝殿岂容你放肆!”


    沈秀琴隐忍压抑了这么多年,早就受够了,也不和她废话,直接上前就是一巴掌。


    皇后吓坏了,尖叫着后退一步坐到椅子上。所幸身边的嬷嬷身手不错,快速将她护在身后。


    两人就此僵持不下,谁也占不到便宜。皇后早忘了还有夏梨落这人,一心只想把沈秀琴压制住。


    皇帝从太监那儿问清了事情经过,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扫过怒目而视的两人,余光瞥见夏梨落,忍不住瞟了一眼。


    这丫头老神在在,本意就是过来给皇后添堵的,如今这状况,不知和她有无关系。


    念头一闪而过,很快就集中到沈秀琴的事上。


    “贵嫔,你说皇后害你,可有证据?”


    “证据?这就是!”沈秀琴捡起那包东西,福公公连忙接过。


    “这是何物?”皇帝看着福公公把包裹打开,露出一件小衣裳,有些不明所以。


    福公公将衣裳拿出来,赫然是一件男婴穿的小衣。皇帝愣了一下,神色复杂地看了沈秀琴一眼。


    “皇上,臣妾真是冤枉!”皇后福身,语气哀怨,“这是臣妾先前给晔儿的孩儿准备的,谁想没能用上,却不知被什么人拿去,陷害臣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