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437章 搜宫

第437章 搜宫

    第437章 搜宫


    皇帝皱着眉,对沈秀琴多了几分怜悯。只因为一件衣裳,就勾起她的思念之情,进而挑起她的情绪,让她疯狂。


    可想而知当年致儿的死对她打击有多大!


    沈秀琴怒视着她,咬牙切齿地说:“别装了!不是你是谁?当初你害死我的致儿,这个仇我总有一天要报!”


    “贵嫔!”皇帝虽然同情她,却也不允许宫里出现这种恩恩相报的情况。


    “皇上,臣妾真的是冤枉的!”皇后红了眼睛,跪在地上,泫泪欲泣,“当年的事,真的和臣妾无关,贵嫔为何总揪着臣妾不放?再说,四皇子那时年幼,体质本就有些欠缺,抵不过气候无常,也是正常的。贵嫔怨恨臣妾,臆想臣妾是凶手,这,这着实让臣妾无法忍受!”


    “皇后先起来,这件事朕已经说了,不许再提!贵嫔,你难道忘了?”皇帝沉着脸,虚扶了一下,将皇后扶起。


    沈秀琴气得浑身都在颤抖。之前她收集皇后谋害四皇子的证据,找到了一名被毒哑的老人,是与当年那个下毒之人关系较好的,对当年的事也有所耳闻。只是因为是那人的好友,才被牵连到,毒哑了嗓子。


    沈秀琴找她作证时,她最初是同意的,谁知临到终了,她突然反水了,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也就在那次,皇帝说了,此事不许再提。


    而后,当沈秀琴想再找那人问个清楚时,却发现她消失了。


    在宫里,突然失踪个把人是很正常的,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人,也不会有人去查。


    她知道自己还是鲁莽了,没有绝对的把握就出击,焉能不败?


    可是她疯了这么多年,也忍了这么多年,已经不想再忍下去了。


    “皇上!”她噗通跪倒在地,仰着头,一脸恳切地说,“皇后要害臣妾,这并不是臣妾臆想的。她让人将衣裳丢到臣妾寝宫附近,让臣妾看到。臣妾因思虑过重,看到与致儿当年穿的一模一样的衣裳,自然就会想到了致儿。然后,臣妾就会将衣裳留下,日日翻看。”


    皇帝睨了皇后一眼,还未质疑,她已经知道他想问什么了。


    “皇上,臣妾哪里知道四皇子穿的什么衣裳,这真是冤枉臣妾了!”皇后急急忙忙解释,“小孩儿的衣裳大多一个样,臣妾也是让人照着寻常的样子做,撞上了实属正常啊!”


    皇帝点了下头,对此没有多少疑虑。走到一旁椅子上坐下,这才对沈秀琴说:“宫里各皇子的衣裳都有尚宫局照着样子做,就算重了,也是正常,贵嫔不要太过悲伤。”


    沈秀琴冷眼瞥了皇后一眼,不紧不慢地说:“若衣裳上涂了思颜粉呢?”


    皇后心里一惊,对这个疯女人不得不刮目相看。正待寻个理由搪塞过去,却听夏梨落突然开口,很正经地解释:“思颜粉是由曼陀罗花制成的,长期接触可使人产生幻觉。”


    皇帝蓦地瞪大眼睛,阴沉地看向皇后,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皇后,你如何解释?”


    “皇上,臣妾不知贵嫔在说什么,臣妾从未听过那思颜粉为何物。”皇后咬着唇,脸色苍白了许多,像是被吓到了。


    “哼,不知何物?不知何物怎么会出现在衣裳上,我看你就是别有用心!”沈秀琴指着她,手指轻颤,恨不得上去撕了她!


    “皇上,臣妾真的是冤枉的!”皇后画了细长眼线的双眸已沁出点点泪光,晕花了妆容,显出几分娇弱,“那些衣裳臣妾早已让人扔了,怎么会出现在贵嫔房里臣妾真的不知。如今被人拿来陷害臣妾,臣妾真心不甘,还望皇上彻查此事,还臣妾一个公道!”


    沈秀琴气得浑身直颤。她摆明了就是想找个替罪羊,还说得这般委屈,简直就是不要脸的白莲花!


    可真正让她心痛的是皇帝的态度。他竟信了那贱人的话,让人去把那个扔东西的丫鬟叫出来问话。


    又怎么可能问出什么来呢?那些人奉命办事,什么都不知道,那些废弃之物也有专门处理的场所。不过是件小孩儿的衣裳,又有谁会盯着不放?


    问了一圈,自是什么都没问出来。而那管理废旧衣裳的太监因管理不善,眼看就要成替罪羊了。


    他忽然跪地大呼冤枉,然后说了件事。


    “这衣裳拿过来之后,奴才记得淑妃娘娘曾经路过,还拿起来看了一眼,称赞这衣裳绣工精细。”


    这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夏梨落坐在那儿,嗑着瓜子,笑吟吟地与九公主对视一眼。两人皆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没多久,淑妃就被召来了,一听此事,两眼圆瞪,那张清瘦的瓜子脸上,圆圆的双眼显得更大了,怎么看都觉得挺可怜的。


    “皇上,谁做的房里必有那思颜粉,一查便知。还请陛下成全。”沈秀琴一颗心已凉透,反倒平静下来。这宫里,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了,她只想为致儿报仇!


    夏梨落听到这里,抬眼觑了皇后一眼,却未从她脸上看出一丝慌乱。她只是漫不经心地瞟了身旁的嬷嬷一眼,两人对视中已完成了一次交流。


    皇帝犹豫了一会儿,欣然同意。


    九公主从椅子上跳起来,笑着说:“父皇,儿臣去帮忙搜吧。找东西儿臣最拿手了。”


    众人皆有些诧异,却也没阻止。


    “儿臣想让贵妃娘娘陪着一块儿去,求父皇恩准。”


    皇帝眉头微蹙,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斜了二人一眼,轻轻点了个头。


    除了九公主和夏梨落二人,皇帝又让御林军分批进了栖梧宫和淑妃的芸岫宫。


    “你们去那边,仔细搜,柜子里,床下,旮旯角落都别放过!”九公主很霸气地指挥完,就拉着夏梨落溜进了皇后寝宫。


    “梨落姐,你是不是想找什么东西?”


    夏梨落微微诧异了一下,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这鬼精灵,怎么知道的?”


    “嘿,好歹我们也相处了几个月,我还能不知道你?”九公主两眼放光,像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充满着强烈的好奇和兴奋。


    夏梨落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向寝殿里的那座雕花紫檀衣柜,问道:“你觉得皇后会把东西藏哪儿呢?”


    “你要找什么?”九公主很好奇。


    “你说呢?当然是思颜粉啊。”


    “切,骗谁呢!”


    夏梨落揽着她的肩,悄声说:“那个贵嫔你知道是谁吧,你觉得我没有出手帮忙的理由吗?”


    九公主愣了一阵,转过弯来。黎霄的姨母,也就是夏瑾墨的救命恩人的小姨子,可是,这和她什么关系?


    一想到夏瑾墨那怂样,她就生气。一回京就把她丢进宫里,美其名曰为她好,可他一次都没来看过她,真是气死她了!


    “哼,碧血宫的人,跟本宫有仇呢!本宫才不会帮她!”


    夏梨落斜睨着她,似笑非笑,“刚才是谁提出要帮忙搜宫的?”


    “本宫秉公办事,搜不到那就搜不到,就算有嫌疑又如何,拿证据来啊!”九公主傲娇地哼了一声,脸也撇向一边。


    却见夏梨落噙着笑,自顾往衣柜走去。打开柜门,摸索了一阵,找到隐藏在柜子里的小屉子。


    “喂,你好像对这里很熟。你到底要找什么?”九公主上前,惊讶地看着她拉出一个小屉子。


    “我也不知道要找什么,看有什么吧。”夏梨落头也不抬,仔细翻捡小屉子里的东西。里面有一个锦盒,上了锁,盒子上蒙着一层绒布,可以看到有暗色的花纹。盒子边缘的绒已经被磨得有些发白,看样子是经常被取出来翻看。


    “这里面是什么?”九公主比她更好奇,直接抢了过去。一眼看到那把精致的小铜锁,皱了下眉,拔下头上一根流苏发簪,用那尖细的一角插进锁孔里,轻轻拨弄几下。


    “咔擦”一声轻响,锁开了。


    夏梨落啧啧赞道:“想不到公主也有这般本事。”


    九公主哼了一声,得意地说:“这些小技巧,还难不倒我。”


    两人看向锦盒,却被里面的东西惊讶到了。


    “林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


    “重迭泪痕缄锦字,人生只有情难死。”


    “……”


    “这都什么呀,犯了相思?”九公主嫌弃地将几张纸笺丢下,想到宫里那些污秽的事,表情越发嫌恶。


    夏梨落拿起一张纸,淡淡的沉香扑鼻而来,纸笺边上还有小花的印迹,看起来连纸张的制作都别具匠心。


    “你说,皇后的心上人是谁呢?会是皇上吗?”


    九公主嗤笑一声,“怎么可能!这宫里真正爱我父皇的人,数都数得过来。”


    “哦,看来你很清楚谁是真心,谁是假意?”夏梨落来了兴致,转过头看她。


    “别这么看着我,我不过是有所猜测罢了,但你知道的,人心难测,外人又怎么看得准呢?”九公主不知怎的,又想起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男人,情绪瞬间低落,“我连自己的事都没看清呢,又怎么能说得清别人的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