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438章 皇后的把柄

第438章 皇后的把柄

    第438章 皇后的把柄


    夏梨落握着她的手,也不再隐瞒。


    “我到皇后这里,也是想帮哥哥。当初黎霄潜进宫里,就是为了寻找还香蔻,他却不知宫中唯一一颗不在皇后手中,却是在九公主手中。”她意味深长地瞥了九公主一眼,继续说道,“那时候,黎霄在皇后寝宫发现了暗格,却没有机会看清里面是什么。我不是来这里找还香蔻的,只是想看看皇后有何把柄。如果能帮上沈秀琴,也就能以这个为条件,让碧血宫放过我哥。”


    九公主低垂着头,思绪纷杂。她没有向自己提出拿那颗解药换取夏瑾墨自由,可自己心里并不舒服。当初她是有此想法的,可后来又后悔了。


    凭什么这件事就该她一个人忙前忙后,替他把所有障碍都扫平?


    在她追求夏瑾墨时,的确有一腔孤勇,觉得世间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难得倒她。那时候,她无所谓一颗解药的价值。


    可现在,她想要两个人平等,甚至想要夏瑾墨可以多为她考虑,可以多宠爱她。


    或许是她太贪心了吧,想要的得到了,就想要得更多。


    夏梨落并不能完全理解她的想法,因为她从来不觉得景玹欠了她。这一世,她只想要好好保护景玹,让他可以活着陪伴她。


    不过,她倒是知道那颗还香蔻的价值。那是可以起死回生的灵药,当初救回母亲,她也曾想过,是不是让夏瑾墨找九公主把还香蔻讨来,将母亲救醒。幸好她后来练成了内丹,这才把那心思抛开。


    这么一颗灵药,谁都不会轻易拿出来吧。


    她不能逼九公主,就只能自己想别的办法。不过,到皇后宫里来,也是她临时起意。最开始确实如皇上所料,是来给皇后添堵的。


    但路上遇到了沈秀琴,拿了一件小孩子的衣裳,疯疯癫癫,口中喃喃,不知所云。


    夏梨落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她的疯病又发作了。可是她很早以前就清醒了,怎会轻易发作?


    走近她,将她抱在怀里的衣裳扯开看了一眼,很快就发现端倪。


    或许是修炼到一定境界,所有的感官都敏锐了吧,总之她很快就察觉到衣裳上涂了一些细粉,发出淡淡的清香。


    夏梨落救下了沈秀琴,并把这衣裳的古怪之处告诉她。她很快就想明白事情经过,怒气冲冲朝皇后的栖梧宫走去。


    就这样,夏梨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跟了过去。看那两人互撕,她忽然想起远在皇觉寺旁那座尼姑庵里的白诗月。


    她确实想找机会进皇后寝宫,没想到九公主帮了她一把。但要说她是为沈秀琴才蓄意寻找皇后把柄,也不尽然。


    她总觉得皇后,白诗月,景王与母亲之间,或许有她不知道的牵扯。


    九公主对这些不感兴趣,早已转过身找别的东西去了。


    “喂,你说皇后会将那些毒物藏哪里?”


    夏梨落将锦盒里的纸笺藏了两张,才将盒子还原。转头看九公主在她床上翻找,嘴角抽了抽,说道:“她会把那玩意放床上?让自己产生幻觉?”


    九公主一拍额头,“瞧我这记性,忘了那是致幻的药物。不过,我觉得吧……既然皇后有心上人,又身在深宫不得出,未必不会想靠幻觉给自己一个心里安慰,你说对吧。”


    夏梨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觉得那情形多少有些恐怖。


    然而,事情往往就这么不可思议。


    九公主随手拿起床头的一盒脂粉膏,打开闻了一下,惊呼:“这是什么?大麻?”


    “什么大麻?”夏梨落走过去,拿过来闻了闻,一股焦烟的臭味,疑惑道,“山丝线麻?”


    “啧啧,这要是被父皇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罚呢。”


    九公主摇了摇头,对这乌七八糟的宫廷万分无语。


    夏梨落把那脂粉盒塞进她手里,“拿出去吧,皇后既然肯让人来搜,自是不怕被人知道。你拿着这个也未必能告得了她。”


    “光凭这个确实未必能拉她下水,不过,如果加上你刚才拿的那些情诗呢?”九公主狡黠一笑,内心蠢蠢欲动。


    这宫里平静了许久,也该热闹热闹了。


    夏梨落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想通了?打算帮我哥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帮他了?”九公主瞪着她,理直气壮地说,“我只是不想父皇被人绿了。”


    夏梨落不理会她的自圆其话,寻思着,这件事,究竟是现在捅出去好呢,还是当作把柄捏在手里?


    “九公主,你有没想过,若皇后倒了,那这宫里就是德妃的天下。如今太子失势,二皇子一党渐渐壮大,这局面是你想要的吗?”


    九公主想了一会儿,无所谓地说:“他们谁坐了那个位置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反正我和他们的关系都那样。”


    “该不会你又改变主意,想放过皇后了?”九公主瞅着她,问道,“你放过了皇后,然后拿这些证据与碧血宫做交易?”


    夏梨落浅浅一笑,转瞬间也想明白了,将锦盒拿出来,一并交给九公主。


    “罢了,失了这机会,想再指责她,也没那么容易。谁会相信这东西是当初从皇后宫里搜出来的呢?”


    九公主点头赞成,喊来门口的侍卫,“将这东西好好拿着,待会儿出去交给皇上。”


    “是!”


    九公主又在屋里搜了一遍,并未发现和曼陀罗有关的任何东西,只好作罢。


    夏梨落低头沉思,说道:“此事还真有些奇怪。你说她一个皇后,要弄到这些东西不难,可是她想将此事与自己撇清关系,并不用自己的线麻,而是另外弄了个曼陀罗。你说那炼制丹药的人在哪儿呢?”


    “总不会在自己的宫殿里吧?”九公主不以为然,说道,“皇后身边的嬷嬷随时可以出宫,在宫外养一个炼药的完全可能。她才不会这么傻把人弄进宫里。”


    夏梨落深以为然,也不再多想。再说整座宫殿都有侍卫搜查,炼丹炉那么大的东西,不可能发现不了。


    两人走出寝殿,搜查的御林军已经回来,并未发现任何相关物件。


    皇后冷着脸,看着九公主他们,视线落在身后那名侍卫的手上,像被什么灼烧到了,慌了一下。


    夏梨落走到一旁,又开始嗑瓜子看戏。


    沈秀琴一直很期待搜查结果,也很想和夏梨落说两句话,可看起来搜查的两人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她有些着急。


    所幸御林军很快就将搜查结果报给皇帝。那名侍卫递上两个盒子。


    众人好奇,那里面是什么?难不成真的是那所谓的思颜粉?


    “这是什么?”皇帝打开脂粉盒,皱着眉,很是不解。


    “此物乃线麻炼制而成,与那思颜粉有异曲同工之效。”夏梨落优哉游哉开口,很有几分幸灾乐祸。


    皇后气的双目喷火。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入宫,对她来说就是一个令人讨厌的敌人。


    当初她设计了她,想退掉晔儿与她的婚事,她必定怀恨在心。


    夏梨落挑衅地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吸食此物,眼前会出现令人愉悦的幻像,比如……”


    她顿了一下,慢条斯理说出,“与情郎幽会,做些两情相悦之事。”


    皇上慢慢眯起眼,脸色阴沉得可怕,脸上线条紧绷着,像随时要爆发的火山。


    皇后倒吸口凉气,慌忙解释:“皇上,臣妾只是……只是日日盼着皇上,却见不到,这才……皇上,臣妾别无所求,只求皇上能念在过去,每个月来看臣妾一眼。”


    皇帝不觉动容,眼神柔和了许多。甚至站起身,想扶起跪地掩面而泣的皇后。


    往事如烟,老了容颜,失了悸动,但还是留下了一份美好的回忆。


    就在他的手要伸出去时,夏梨落凉凉地感叹:“原来皇后娘娘日日思君不见君的心上人,是皇上啊!为何皇上会不知道您的这份心思呢?倒叫您受了这许多苦,夜夜魂断,只能梦里相随,哎!”


    皇后的抽泣声顿住了,皇帝伸出的手也顿住了。房间里一时静谧,只有她嗑瓜子的声音,清脆响亮。


    皇帝重新坐回位子上,脸色愈发阴沉。拿起另一个锦盒……


    “皇上!”皇后有些慌乱,也顾不上哭花的妆容,起身,欲言又止。


    皇帝睨了她一眼,又看了一下锦盒,心里已经有所猜测。


    锦盒终究是打开了,里面的纸笺一张张落入皇帝眼中。


    皇后紧张到胃疼,双手拢在袖中,一不小心把护甲掰断了。


    “情真意切啊!”皇帝叹了口气,反倒没有之前的戾气,却多了几分疲倦,揉了揉额头,有点心灰意冷。


    皇后宁愿他朝她发怒,怒吼,掌掴,都表明还有挽回余地。偏偏他如此冷静,什么话都不说,却越发让她感觉自己无望。


    情急之下,她也顾不上会不会暴露什么,上前一步,跪在皇帝脚边,仰着头看他,眼神急切又怯懦。


    “皇上,请听臣妾说。”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皇上,这盒东西不是臣妾的!”


    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