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442章 一条船上的人

第442章 一条船上的人

    第442章 一条船上的人


    夏梨落也留意到了,景玹正幽幽地看着她,眸光深邃,似有浓墨般的乌云涌动。


    她知道他今晚肯定气得不行,先是赵思齐,如今又是皇上。可是这件事她很冤啊!再说,皇帝又没有对她怎样。


    景玹平静地收回目光,起身走了出去。夏梨落过了一会儿也寻找了个机会跟着出门。


    门外却没见到景玹,她在游廊里缓步前行。宫灯散发出的柔和光芒,在游廊里绵延到远处,点点陷进漆黑的夜色中。


    夏梨落觉得挺奇怪,景玹刚才分明是想让自己出来,怎的自己出来了,他人却不见了?


    在附近逛了一圈,没见到人,只好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走过皇宫前后院相隔的宫门,转过假山,忽然看到前方小路上站了个人。


    景项飞不知何时也出了宴席,还专程在这里等她。


    “子珺呢?”


    “本王让他回去了。”


    夏梨落了然,点了点头,问道:“王爷在此,有何指教?”


    景项飞也不避讳,开门见山说道:“皇上对你有点意思,如今你又是宫里头位分最高的。取代皇后指日可待。”


    尽管知道他要单独和她说些不想让景玹知道的话,可是取悦皇帝而后取代皇后这种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显得特别讽刺。


    他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儿子的心情吗?


    还是他从来就不赞同景玹和她在一起?或是有十足把握将来他们不会在一起?


    夏梨落转瞬蹦出几个念头,心里难免有些气闷。本就对景王此人印象不好,更因为母亲的事颇有怨怼,此刻更没有好脸色。


    她侧过身,暗沉着脸,眼睛不再看他,怕自己被气得忍不住。


    “王爷想把皇后拉下来,岂非易如反掌,哪里还用得着我这虚张声势的贵妃?”


    “哦,本王能有什么办法?”景项飞也看出她的不悦,却没有因为她冷硬的态度恼怒,反而好奇她会有什么办法。


    他要把皇后弄下来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要颇费一番周折,又会得罪朝中那些清流们,所以这么多年,他都没想过要干这件事。


    夏梨落的办法自然和他所想的不同,唇角一勾,嘲讽道:“皇后因何受冷落王爷不是知道吗,只要弄假成真,她这皇后还能做吗?”


    景项飞楞了一下,下意识就拒绝:“不成!皇后下了,本王难道还能善终?”


    “哦,王爷以为如今皇上还会像从前那般信任你?”夏梨落冷笑着。


    两人已有罅隙,再不可能恢复。帝王家的事更是如此。


    景项飞自然也清楚这一点,要不然皇帝也不会拒绝他出征,而是把镇守北疆的事交给二皇子。


    这件事让他郁闷了两日,总算转过弯来。不去也有不去的好处。


    但他目前并没有十足把握能够举事成功,更不想无端得罪了白家,为自己树一劲敌。


    “王爷,如今你和皇上已走向对立,而皇后亦是如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才是一条船上的人!”夏梨落何尝不是怀着私心,想叫景项飞去作死。但她找的理由听起来也不无道理。


    景项飞竟有些动心了。


    他沉默了一阵,没有再说让她取代皇后的话。


    夏梨落没有见到景玹,有些烦闷。等景王离开后,她也寻思着要不要出宫一趟。刚才在宴席上景玹那幽深的目光一直让她牵挂,若不见他一面,她今晚恐怕都睡不好了。


    从最近的后宫宫墙翻出去,外面是一片空地。沿着旁边的小巷穿梭几个来回,就到了皇城外侧的贵族居住区。


    夏梨落辨清方向,正要飞身掠去,一道破空之声袭来。


    她偏过头,轻巧躲过,转过头看了一眼,赵思齐从巷子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那银面人。


    “呵,恢复得挺快嘛,就不怕这次被我打得魂飞魄散?”


    银面人浑身一僵,气场有些不稳,不知是对她产生了惧意,抑或是别的缘故。因为脸上带着面具,夏梨落看不出来。


    赵思齐往前错了一步,挡住她的视线,笑着说:“梨落何必吓唬他呢?本王特意在这里等你,想与你叙叙旧,你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你与我叙旧?”夏梨落觉得好笑,嗤笑道,“说什么?说你将我母亲偷出府意图不轨?还是说你妄图将梅姨炼制成阴兵?或是说你想将我囚禁宫中以取悦你父皇?”


    她每说一句,赵思齐脸色就沉了一分,终于抿着薄唇沉默了。


    不过他也只是阴郁了片刻,就恢复成往常那嬉笑模样。


    “梨落,本王送你的礼物还满意吗?”


    “你是说我那便宜妹妹?”


    “怎样,你不是和那个夏樱落有仇吗,本王为你送来助力,有何不好?”


    赵思齐嘴角噙着笑,朝她走来,邀功似的,觍着脸说:“瞧,本王对你多好!你可有想过本王?”


    夏梨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对他的厚颜无耻已经无语,也习以为常了。


    “想你……去死!”


    这话说得软绵绵的,看似毫无威慑力,却无端让人背脊寒凉。


    赵思齐脸色一僵,又笑了起来,“梨落,本王自问对你不错,你竟如此狠心吗?想当初你还舍身救我,本王可是一直记着你对本王的好呢。”


    夏梨落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已经后悔救你了。”


    他脸上一皱,苦着脸说:“可本王不后悔救你,还一直对你念念不忘,这次,本王千里迢迢来这里看你,你不感动吗?”


    “赵思齐,你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么多废话?”夏梨落自动忽略他的虚假深情,不耐地说,“若不想挨揍,就离我远点!”


    赵思齐这才收起痞气,桃花眼微挑,泛着几分精明。


    “大周要乱了,你真要待在宫里?大周皇帝说不准哪天就真的对你动真格了,你该不会以为自己真是凤主,可以拯救天下吧!”


    夏梨落蹙眉,不解地看着他。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大周乱,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吗?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


    “梨落,你真看不出本王的心意?”赵思齐无奈一笑,脸上也是无比郁闷之色,“你的眼里,除了那个世子,就看不到别人?”


    夏梨落冷眼瞧他,不为所动。这个人最会做戏了,却不知这一次他这般没脸没皮地缠上她又是为何。


    掩嘴轻笑,很大方地承认:“没错啊,世子就是我的天,你觉得我已经有了一片天,还会看上什么呢?”


    赵思齐眸光定定地落在她脸上,被她那份坚定打动,竟有些羡慕那个世子。


    “如果本王弄塌了你的那片天,你可会怨本王?”


    “齐王好大的口气!”一个声音由远而近,很快就到了近前。


    夏梨落眼睛一亮,像缀满了繁星,痴痴地看着他。嘴角已经弯起,笑着喊他:“子珺!”


    景玹亲昵地摸着她的秀发,凑到她耳边,呢喃:“你的天不会塌,放心好了。”


    夏梨落脸色微红,未料刚才的话被他听去了,嗔了他一眼,贝齿轻轻咬了咬下唇,难得露出娇羞模样。


    两人将赵思齐无视得彻底。


    从前见他俩一起,倒也没觉得难受,可这次,他却觉得那个世子无比碍眼。


    “我说二位,本王就这么无足轻重吗?怎么说我们也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吧!”


    景玹这才松开她,手还搁在她腰间,带着极强的主权宣誓意味。


    对赵思齐这话,他并未表现出一丝意外。这让夏梨落多少有些诧异,觉得这赵思齐和景王之间似乎有某种关联。


    “若不是看在你还有点用的份上,你以为今晚你可以全身而退?”


    赵思齐脸色一变,桃花眼敛了下来,周身的戾气毫不掩饰释放出来。


    “世子可别说大话,将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既然这么说,本世子就要好好考虑,放不放你们走了。”


    赵思齐神色清淡,依然镇定,他身后的银面人却已经按捺不住,脚步微动。只是被主子一个眼神制止,才没有贸然动手。


    “世子若打算将我们留在大周,本王倒也不介意,就不知大周皇帝有没有意见了。”


    景玹也只是说说而已,又怎么可能真的将他怎样?不管怎么说,如今两人还是合作关系,再者,他一个使者身份,若在大周出了事,于国来说便是大事。


    还未等他回应,夏梨落嫣然一笑,指着他身后那银面人,打趣道:“喂,你还没挨够吗?你家主子都不敢动手,你倒是胆大得很啊!”


    银面人一直站在赵思齐身后侧,目露凶光,蠢蠢欲动。就算打不过,他也不想这么窝囊当缩头乌龟。


    赵思齐却再次冷下脸制止了他。


    这丫头摆明了想挑起他的怒意,让他先动手。这样他们就出师有名了,趁此机会除去他的下属,怎样都能找到说辞。


    “梨落,他胆子小,你别吓他了。上次你可把他打惨了啊!”


    银面人握了握拳头,冷眉一蹙,像有些不满,但到底是冷静下来。


    夏梨落见好就收,也没再和他们纠缠。拉着景玹的手,回眸,挑了个眉,“今个儿就放你们一马,下次再拦我的路,小心我的拳头!”


    话落,两人已携手飘然远去。一黑一蓝的身影,和谐完美,很快融进夜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