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盛宠无双:倾凰世子妃 > 第443章 有事相求

第443章 有事相求

    第443章 有事相求


    银面人操着沙哑的嗓音,不满地问:“王爷为何放过他们?”


    “不然呢?你以为凭你可以把她怎样?”赵思齐轻蔑一笑,继续说,“她的修为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何况还有神石之力,即便你练成了万妖阵,也未必能困得住她。”


    银面人很不服气,冷哼一声,“王爷未免太长他人志气了!本君可不是无翼那个蠢货!”


    赵思齐扯了扯嘴角,想说什么,到底没说出来。适当挑起他的争斗欲是可以的,却不宜太过。


    夏梨落拉着景玹,再次飞往画桅山,落在湖畔。


    “子珺,你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


    “怎的是我叫你出来的?”


    夏梨落轻轻撅了撅嘴,“不是你吗?你在宴席上故意不高兴,然后出了大殿。这不是摆明了要我出来吗?”


    “可我并没有让你出宫啊。”景玹眸光闪动,反映着湖光,泛着点点笑意。


    “哼,你明知道我没见到你就会出来的。”夏梨落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声音也小了下去。


    只要一想她说的那些话被他听去了,她就觉得别扭。


    尽管她一直都在外人面前宣示,她喜欢景玹。可他好像并没有对她说过什么表明心意的话。


    只是这么一想,心里就不平衡了,于是脸色也就不太好看了。


    景玹瞧她那别扭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走近一步,轻轻将她揽进怀里。


    “生气了?”


    夏梨落抖了抖肩,挣脱他的手,撅着嘴不说话。


    景玹哑然,不是应该她来哄他吗?在宴会上和别的男子说话,笑语晏晏,他可是很生气的。当时也想过将她抓来狠狠蹂躏一番,可刚才听到她和赵思齐说的话,心里那点火气就莫名其妙被浇熄了。


    “梨儿~”他放柔了语气,再次搭上她的肩,将她转过身。


    夏梨落咬着唇,心里的委屈无法言说,只能这么矫情地生着闷气。


    景玹低下头,温热的唇拂过她的额头,鼻梁,在她轻颤着想要退开时,快速覆上她的唇。


    他的霸道和温柔让她无处逃离,她渐渐放松了自己,被他带倒在草地上。


    许久,景玹才喘息着抬起头,屈指划过她红润的脸颊,哑着声问:“刚才在气什么?”


    夏梨落眸光里还带着未曾散去的水雾,朦胧又勾人,而她却不自知,瞪着懵懂的双眸,说道:“我生我的气,与你何干?”


    “无关吗?”他呵呵笑了起来,也不说破,只俯下身在她耳边说,“若还气着,我就继续。”


    她还未反应过来,他所谓的继续是什么,与她的生气有什么关系,他就在她红艳的唇上轻啄了一口。


    “你,你……”夏梨落羞恼,去推他,嗔了一句,“不要脸!”


    “哎呀,没办法啊,不如此,怎么能表现出本世子对你的与众不同?”景玹翻身,躺在她身边,双手枕在脑后,颇为无奈地叹着气。


    夏梨落侧过头看他,想在他脸上找出,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可他除了一脸欲求不满外,并没有其他表情。


    景玹转头,与她对视,眸中多了丝委屈,说的话也像受尽了委屈似的。


    “梨儿,你就不知道我这么做是需要多大的定力吗?”


    夏梨落微微张了张口,却没说什么。她有些懵懂,又似知道点什么。


    景玹并不掩饰,目光往下方看去。他就是想让她知道,自己其实比她还难过!


    宽松的袍子都掩不住,夏梨落惊愕地张着嘴,几乎能吞下一颗鸭蛋。


    那到底是什么?


    她眼中的疑惑让景玹意识到,自己任重而道远啊!


    “他……很想你,你知道吗?”他的声音越发沙哑,像漏了风的拉箱,“可是只能想想,你知道有多痛苦吗?”


    夏梨落朦胧知道了他的状况,脸红得烧了起来,却还是嘴硬地回道:“既然这样,为何不肯说出来?”


    “说出来?”景玹有些误会了,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你是说可以……”


    随即他又自我否定,“不,我怎么可能让你做那样的事!”


    夏梨落错愕不已,回过神来时,又羞又气,翻起身,在他身上拍打几下。


    “每天在想什么!谁要和你做那件事了!不要脸!”


    景玹抓住她的粉拳,笑着说:“是你刚才让我说出来的。怎么,我说了你反倒不高兴了?”


    “谁让你说这个了!”夏梨落简直被他气死了,也顾不上羞涩,恼怒道,“让你说喜欢我啊!你偏不说,只想占便宜,臭不要脸!”


    景玹用力一拉,将她拉到自己身上,眼中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我都这般了,你还看不出来我心悦你?这些话为何要说呢?我以为你能感受到。”


    夏梨落卸了劲,埋首在他胸前,嗅着他身上淡淡的冷梅香,心里渐渐平静下来。


    是她不知怎的想多了,也矫情了。


    她能感受到他的心,又怎会不信任他?


    “子珺,我以后不问了。”她低声说,“我相信你,只是刚才突然间很想听到你跟我说些话罢了。”


    景玹低沉的笑声,鼓动着胸腔,传到她耳朵里,有种奇妙的感觉。


    “你想听,我就是每天说给你听又有何妨?”


    那天晚上,夏梨落就躺在他怀里听他说了一夜情话。至今她还觉得整个人都像泡在蜜罐里一般,从里到外都散发着甜蜜的气息。


    她也从未想过,景玹那个外表清冷的男子,也那么能哄人,可比从前强多了。


    距那夜已经过去两天了,她还在等着皇帝把她送回皇觉寺。可这两天皇帝太忙了,好像把她忘了。


    夏梨落在院子里,细细琢磨着两朵粉白二乔,拿起剪子咔嚓一声把其中一朵剪下。


    身旁伺候的丫鬟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嗫嚅着说:“娘娘,这花是元妃娘娘种下的。”


    她住的这宫殿原是元妃娘娘的住所,那位娘娘也曾得皇帝一时宠幸,但并不长久,加上身体不太好,便在日复一日的期盼和绝望中香消玉殒了。


    帝王无情,对这位过了世的女人,早就抛诸脑后,连这宫殿都没怎么打扫。直到让夏梨落搬进来住,才随意陪了几名丫鬟和洒扫的妇人。


    夏梨落对此并不在意,还挺高兴这宫殿里人少,比其他殿冷清。


    闻言挑了下眉,斜眼睨她,“哦,你的意思是,本宫不能动这里的东西?”


    丫鬟瑟缩了一下,小声说:“不,不是的……只是……皇上很喜欢这株二乔。”


    “那是皇上,不是本宫!”夏梨落悠悠说道。


    丫鬟动了动唇,没有再说什么。


    跟在这位新主子身边几天了,她以为是谋了好差事,可这么多天都不见皇上来一趟。早先想过来巴结她的嫔妃们都被她堵在门口,一个都不许进。她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这位贵妃娘娘要把宫里的人都得罪光。


    她开始为自己的前途担忧,也许这并不是件好差事!


    这时,院子外传来了一阵喧闹,夏梨落耳尖微动,已听到了外面人的说话。


    丫鬟赶忙出去问清情况,原来是德妃来了,却被门口的嬷嬷拦住了。


    德妃气得冒火,当场就一人赏了一耳光。


    看到丫鬟出来,知道她是夏梨落身边的一等丫鬟,哼了一声,“怎么,那棵树倒了,立刻攀上新枝了,连本宫都敢拦,活腻了吧!”


    丫鬟面露委屈,忍不住辩解:“娘娘,这是贵妃娘娘下的命令,他们才这么不知好歹,冲撞了娘娘。娘娘是来看贵妃娘娘的,奴婢这就为您通禀一声。”


    德妃身边的嬷嬷一把推开她,“通禀?你是什么东西?这宫里还有德妃娘娘不能去的地方?”


    小丫鬟不过是从皇后身边的一个二等丫鬟调过来的,自然不敢再拦,急忙跟在德妃身后进去。


    夏梨落放下剪子,拿起那朵被她剪下的粉色花朵,回身看着气势汹汹的几人。


    “不是说过本宫不见客的吗,你们都把本宫的话当耳旁风?”


    当着面训斥下人,德妃脸色变得很难看。可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这点小事也就忍下了。


    “妹妹,姐姐不是想打扰你休息,这次来只是因为有件事想和妹妹说。”


    夏梨落本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可架不住她和景玹受制于景王,也少不得多操一份心。再加上九公主这个喜欢八卦的人,三天两头往她这儿跑,这宫里发生了什么,也没能逃过她的眼。


    因为太子要娶东晋公主,立刻被皇帝疏远。他手中的权利一再被剥夺,交到了老二和老三手里。


    再加上皇后暗慕景王,皇帝连带着连这个弟弟也疏远了,于是在朝堂上商讨谁带兵北上时,不顾众臣反对,执意要将兵权交给老二。


    这也没什么,大家虽然担忧二皇子的带兵能力,但皇帝要锻炼自己的儿子,他们也无话可说。谁让这大周是姓景的呢?


    然而此时,不知谁将景煜私营青楼的事捅了出来,而且不止是青楼,还有一些情报机构和杀手组织。


    这就不是以官家身份经商的问题了,说严重了那便是意图不轨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