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55.车子需要加油也很正常吧?

55.车子需要加油也很正常吧?

    原本还在担心车子行动速度缓慢的路禹很快感受到了推背感,骤然加速的血肉战车笔直撞向前方的哥布林。


    以血肉之躯撞在钻头之上的哥布林无一例外化成一滩血水,钻头所到之处,哥布林纷纷退避。


    然而退避也是徒劳。


    这时路禹才知道战车两侧挥动的那些触手作用是什么。


    一根根触手卷起逃跑的哥布林,丢向高速转动的钻头。


    车子的前挡风玻璃血水狂喷,随后又被客串雨刷的触手擦拭掉粘在上面的血肉。


    哥布林魔法师和祭司看傻了眼,这个奇诡造型的物品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以至于高速行驶的战车快要碾来时才想着逃跑。


    璐璐缇斯忽然用自己的触手指了指前方。


    路禹发现,车子原本应该有仪表盘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类似进度条的东西


    原本空无一物的进度条逐渐灌入鲜红的血浆。


    路禹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液,下意识瞄了一眼窗外。


    车子两侧的触手不再把哥布林往钻头上丢,它们将哥布林的身体穿刺,挂在触手上,鲜红的血液从哥布林的体内顺着触手滋补着这辆车子的血肉。


    补满了能量的车子再次加速,这一次,驾驶室两侧的门猛然闭合,路禹等人身后的椅子活了过来,牢牢吸住了他们。


    不知道发生什么的路禹看着通道尽头的石墙,傻眼了。


    他下达的指令是,见什么撞什么。


    对于这个指令坚持贯彻的血肉战车决定…


    “停下来!”


    晚了,从哥布林大军中杀出重围的血肉战车即便收到路禹的指令也刹不住车了。


    “轰!”


    猛烈的撞击发生的一瞬间,路禹脑袋乱糟糟的。


    “不会吧,我在异世界开车出车祸死掉?”


    “这个死法算不算开创这个世界的先河?”


    想象中一头飞出驾驶室的情况没有发生,血肉战车从驾驶室顶部垂下一团黏糊糊的黏胶,把路禹三人封在了里面。


    等到战车的钻头把墙体挖穿,顺利通过之后,它才把路禹释放出来。


    差点被这异世界版本的安全气囊憋死的路禹出来之后就是大喘气。


    “你到底生活在什么样诡异的世界啊,这玩意是用来闷杀乘客的?”璐璐缇斯心有余悸。


    路禹呸了好几下,才把嘴里的黏液吐出去。


    刚才的碰撞导致他啃了一口黏液…那股腥臭味,永生难忘。


    “说起来你不信,这个设计是为了救人。”


    浑身浴血的三人确认四周安全之后,从车子里跳了下来。


    因为战车是挖穿了墙体,后方的道路已经塌方,哥布林追兵怕是过不来了。


    但是问题也来了…他们该怎么回去呢?


    正思考此刻该前进还是该后退呢,四周响起哥布林的喊叫声,数量众多,继续留在原地只会陷入哥布林的包围当中。


    既然已经无法确定位置,深陷迷宫当中,那选择在迷宫中兜兜转转无限碰怪明显是下下策。


    上策嘛…


    路禹选择原地返回,拿走斩获的首级直接表演一个跑路。


    但是…


    “转弯啊,你为什么不转弯?”


    钻头疯狂地摩擦前方的石壁,无数碎石飞溅。


    因为空间不足,血肉战车自我调整时车技又特别烂,钻头竟然直接卡在了石壁上。


    听着身后的哥布林叫喊声越来越大,又看见哥布林法师即将就位,紧张地抓着眼珠子方向盘的路禹满头大汗。


    他下意识去踩刹车,却被那只怪异的大手猛地拽了一下小腿。


    路禹爆粗了!


    这车为什么不能手操啊!


    好急,这种感觉就像是身为驾校教练的你坐在副驾驶,看着一个初学者把车头都怼到墙上了,但是却连倒车都不会倒,依旧猛踩油门…


    驾校教练还能抢方向盘,可自己呢?


    哥布林法师的火球,电弧一齐命中了血肉战车的车尾。


    车体一阵剧烈摇晃过后,璐璐缇斯瞄了一眼受损情况,急忙说道:“车子尾部的血肉已经消失了,而且出现了虚化的迹象,再吃攻击,你的召唤物就要灰飞烟灭了!”


    血肉战车虽然能够以哥布林血肉恢复自身,补充能量,可是他毕竟出自路禹之手,一个新人魔法师!


    再发出倒车指令明显来不及了,车尾定然会被哥布林法师齐射。


    退不了,那就闷头冲好了。


    “前进,前进!见墙拆墙!”


    管不了那么多了,路禹不相信,自己钻过的每一个地宫通道里都有哥布林追兵。


    正琢磨着转弯的血肉战车很快就理解,并执行了这个指令。


    以哥布林血液驱动的钻头顷刻间就给前方的石壁开了个大洞。


    车子两侧的触手延伸而出,以自我牺牲的方式阻挡了哥布林法师的一轮法术齐射,保住了车体的完整。


    看见血肉战车又一次挖穿了自己的家,哥布林暴怒了。


    他们一拥而上,试图跟随血肉战车通过新开的隧洞,然而…


    石头窸窸窣窣地落下,被暴力破坏的墙体开始坍塌。


    狭窄的隧洞内,发现危险的哥布林进退两难,还来不及逃跑,砂石俱下之下,便全军覆没,而那些没挤进隧洞内的反倒是捡了一条命。


    逃脱的路禹发现仪表盘上装满血液的“油表”快要见底了。


    趁着周围没有追兵,路禹拿出背包里装水的壶,把手上的血液和黏液洗掉。


    紧接着,他拿出做好的干粮喂给璐璐缇斯以及西格莉德。


    水要省着用,自己洗手就够奢侈了,为了干净只能由自己投喂。


    璐璐缇斯又是没有关闭语音在咀嚼,路禹刚想说两句,她的声音却先响起了。


    “这个召唤物还能存续多长时间?”


    路禹确认了自己的召唤仪式以及召唤物状态:“大约还有小半天时间,不过如果没有足够的血液让他驱动,过一段时间他也会自行消失。”


    “现在车子快没燃料了,必须得找点哥布林当燃料才行啊。”


    路禹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这句话有多恐怖…


    从奴隶堆里被路禹带出来的西格莉德原本像是松鼠一样吃着面包,听到这话,狠狠地打了个颤。


    修正完毕,无证驾驶三人组再次上路。


    路禹的运气很好,才出发没多久就遇上了一群实力不强的哥布林。


    这群放哨的哥布林有一个算一个都被血肉战车的触手抓住。


    首级砍下,血肉充当燃料,一点也没浪费。


    路禹惊奇的发现,原本血肉战车被哥布林法师损坏的车尾以及触手,在补充了燃料之后修复了。


    想起刚才车子落下的“安全气囊”,路禹突发奇想,尝试着把哥布林首级丢在车尾,然后下令“保管”。


    果然,车尾处略微凹陷下去,形成一个可以存放货物的凹槽。


    三人把战利品丢进去之后,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浮现在大家脑海当中。


    一路凿墙寻找出路,遇到能打的就打,收集收集。


    遇到实力强的直接凿墙跑路!


    说干就干,路禹坚决贯彻惹不起就跑的准则,但凡哥布林编队中存在哥布林法师和祭司这些难缠的对手,一个加速就破墙开溜。


    你想设伏破坏战车?


    路禹早就给血肉战车套上了各属性魔法盾,虽然受限于实力,能抵挡的时间很短,但是完全足够战车凿墙了。


    地宫这么大,你不可能每处都布置强大的哥布林,总有一些弱小的哥布林是听到警讯来驰援的。


    我就杀你弱小的那批!


    与此同时,看到领主悬赏的各路冒险者行动起来了。


    他们有的人是亚斯国出身,热血尚存,面对哥布林攻城的举动义愤填膺。


    有的人则对于国家的概念稀薄,纯粹为钱而来。


    不管如何,此时的他们纷纷涌入了逻坦河西侧的地宫中,与地宫中的哥布林打得不可开交。


    在地宫中与哥布林对战跟开盲盒差不多,遇敌之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对面会是满编队,还是一群低阶喽啰。


    此刻一群精钢级的冒险者便遇上了一只满编队的哥布林。


    配置了疗愈法师,雷属性专精魔法师,射手,剑士的冒险者小队奋力斩杀了最为棘手的几只哥布林法师,但却被发疯的狂战士逼得退无可退。


    被狂战士打得双臂鲜血淋漓的剑士瓦伦回头大喊:“我断后,你们跑!”


    “开什么玩笑,你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挑选中的剑士,你要是死在这里,我们去哪找人顶替你?”


    队伍中的射手蹬墙跃起,两箭射出,正中两只哥布林的眼窝,瓦伦解了围。


    “而且你不是还要找到你的姐姐吗…又想抱我的腿,全都给我见鬼去吧!”


    雷电法师妹子浑身沐浴在电光当中,把潜伏过来的哥布林全都电成了焦炭。


    大多数冒险者小队都是为了委托临时组队,远远做不到互相信任,共同进退的地步。


    听着同伴的话,瓦伦惨笑着握紧了手中的剑。


    只要他还在战阵当中,同伴们就会为了解救自己不断地冒险。


    既然如此…


    瓦伦眼神坚定,瞅准不远处正在奔向自己的狂战士,举剑。


    已经打定主意用命换掉两只哥布林狂战士,为同伴赢得逃跑时间的瓦伦无所畏惧。


    “砰!”


    墙体破裂,尘土飞扬。


    两只即将举棒砸向瓦伦的狂战士被不知道何物当场撞飞,生死不知。


    昏暗的通道当中亮着的火把尽数熄灭,只有冒险者小队手中的照明水晶仍在闪耀。


    空气中微尘飘动,在光线的照射下,冒险者小队的全员呆滞地望着前方。


    一辆由血肉铸成的怪异载具横在通道当中,车体两侧的触手无情地绞杀着弱小的哥布林。


    车体上的血肉如同仿佛跟上了自己心脏的节拍,一起一伏,一起一伏…


    车门打开,一位穿着浑身浴血的男人走了下来。


    男人看了瓦伦等人一眼。


    一会,他说:“冒险者?”


    瓦伦望着那辆血肉战车,又看了看男人,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点了点头。


    “这些首级你们要不要?”


    瓦伦回头瞥了一眼同样被震住的同伴。


    身为队长的雷法师强装镇定:“前辈有需要,可以自取…”


    “哦。”


    车上又下来一名女子,她拿出匕首,手下刀落,麻利地收割着首级。


    无头哥布林被触手贯穿,不一会便被吸得干瘪。


    诡异的场面让不怵哥布林,不惧死亡的冒险者们一个个冷汗直流。


    眼前这人什么来路?


    “喂,你们。”


    “啊?”


    “哥布林太多,我砍不过来,帮帮忙,等我的车子补好燃料,我不介意带你们一程。”


    迟疑了一会,男人补充:“我的意思是,假如你们打算离开这里。”


    瓦伦等人心脏砰砰作响,豆大的汗珠不住地往下流。


    他刚才说什么?


    燃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