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90.说你有嫌疑,那就是有嫌疑

90.说你有嫌疑,那就是有嫌疑

    “名字。”


    “路禹,旁边这位是我的仆人西格莉德。”


    “那这团黑雾和白雾呢?”


    “哦,这是我们旅行的同伴,雾妖。我肩膀上的这是召唤物。”


    “召唤物,那你就是魔法师了对吧。”


    记录到一半的卫兵抬起头打量了路禹许久,又问:“来王都做什么的?”


    路禹实话实说:“旅行途中,暂时休整,准备在这里收集一些素材。”


    卫兵继续记录,在与身旁的同伴核对一番之后对路禹点了点头。


    “看你是外来者提醒你一句,王都最近一直有杀人魔在作案,不太太平,因此晚上尽量不要乱往城外跑。被我们误会事小,被杀人魔盯上你的麻烦就大了。”


    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路禹入住的酒馆内,不知道多少人刚洗漱完毕躺下休息就被吵了起来。


    卫兵离开之后,酒馆的老板为一天被检查了三次,不胜其烦的旅客送上了果盘。


    不少客人都是劳累了一天才赶到格朗帝国的都城,每一个都希望好好地休息一会,可是接连三波突击检查搞得所有人睡意全无。


    吃着果盘的客人索性坐在酒馆里吐槽起了今天遇到的糟心事。


    “进城登记详细得让我头疼,我就一个走生意的小商人,他们非得让我说近期行动轨迹,还问我有没有办法证明…这我怎么证明嘛。”


    “我也差不多,起初我以为是这些卫兵想要讨好处,结果人家根本并不收,还请来了坐镇的魔法师,对我一阵逼问…还好最后魔法师给我放了行,不然我今晚就要睡监狱了。”


    “我听说南城,东城那边有骑士团的人驻扎,因此卫兵还不至于乱糟糟的行动,看来你们都是走了剩下两个门的倒霉蛋。”


    “行了,就算进来了又怎么样,傍晚过后连续三波检查,洗着澡就被揪出来回答问题…他们这么筛不是在做无用功吗?”


    路禹和西格莉德吃着果盘,看着手中的两张告示。


    其一正是路禹在凯斯城曾听人说过的杀人魔,格朗帝国三大骑士团之一的帝国骑士团悬赏关于杀人魔的有关线索,根据线索的真实性,提供丰厚的报酬。


    通过到达都城后的信息收集,路禹对于这个杀人魔也基本有了一些了解。


    杀人魔第一次作案大约是在去年春天,民间对于第一名受害者的信息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是一名少年,死状极为凄惨,尸体被发现时吓坏了一名村妇。


    因为这个少年本就是无家可归之人,身份信息不明,因此格朗帝国处理案件的相关人员索性报了个黑帮仇杀的名头糊弄。


    也许当时处理案件的那些人也不会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自第一名受害者之后,杀人魔在那之后又连续杀害了十六人,被官方隐瞒的一些细节也终于漏了出来。


    每一名的受害者尸体都是残缺的,缺失的部分从现场无法找到,怀疑是被杀人魔带走了。


    根据透露,受害者唯一的共同点便是他们都不满二十岁。


    受害者的种族各不相同,没有针对某一族杀戮。


    放下杀人魔的悬赏告示,路禹手中的另一张告示应该才是格朗王都戒备森严的原因。


    精灵国与格朗帝国将停止持续了近二十年的战争状态,为了释放诚意,双方的王都会出访对方的王都。


    精灵国王将在数日后到达格朗王都,而王都的杀人魔最近一次作案还是半个月前,如果正逢王与王会晤的时间点发生了恶性犯罪时间,并且让精灵国一行人听闻,那丢的就是国家的脸面了。


    璐璐缇斯倒是能想明白他们这么做的逻辑,可问题是…杀人魔这事满大街都在传,精灵国的人来这里稍微打听一下不就都知道吗?


    路禹也不想多做解释,这种操作他见过很多。


    精灵国的人出行时候怕是见不到几个正常人的,满大街托,一片太平,那面子自然就有了嘛。


    无论是杀人魔还是两国恢复正常关系,开放边境,都与路禹这个过客无关。


    果盘吃完,路禹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正打算回房睡,酒馆门外却又有动静了。


    刚走没多久的卫兵又来到了酒馆里,还没回房睡的客人一声叹息,做好了被又一次盘问的准备。


    不曾想,这次卫兵没有进行询问,而是掏出了一个水晶球,从每个客人,乃至前来消费的酒徒们面前晃了一圈。


    来到路禹面前时,水晶球微微闪动了几下。


    卫兵队长看见水晶球的状况,走上前对路禹说:“魔法师对吧,跟我们走一趟吧。”


    路禹大惑不解,对方这个架势明显就是冲着魔法师这个身份来的。


    可刚才来的卫兵登记了自己魔法师的身份也没多说什么啊,这是闹哪出?


    “这个白雾和黑雾都是你的召唤物对吧,赶紧驱散,不准携带。”


    面对对方的要求,路禹倒没有头铁到直接硬顶,毕竟现在看来对方也是例行公事,除了执法语气不太好,也没什么大毛病。


    把行李都交给西格莉德,告知她们该吃吃,该喝喝。


    “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随意花,机会难得哦!”


    路禹的话弄得西格莉德哭笑不得。


    眼看着璐璐缇斯有些想悄悄跟上自己,路禹连忙给她打手势。


    按照规矩来至少可以保证对方不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如果明说了召唤物不得随行,而璐璐缇斯还跟来,那对方就能顺势发作,事情就有变数了。


    被卫兵们带着从东城门走出,路禹发现像自己这样被卫兵带出城的魔法师不少,许多都和自己一样,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


    远方出现的营地,旗帜飘扬。


    一柄剑长出了一双翅膀,这个图案正是帝国三大骑士团之一的风羽骑士团标识。


    置身营地之内,路禹左顾右盼,发现风羽骑士团营地内的人行色匆匆,大多数骑士脸上都挂着焦急之色。


    被聚集在一起的魔法师越来越多,数量接近三十。


    而他们也一直被晾着,根本没人来解释一番为何要把他们带到此处。


    就这么呆到了后半夜,困极的路禹已经等得有些发火了。


    这种情况下没人敢睡,生怕出现了变故来不及反应。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一名头戴尖帽子的女魔法师怒气冲冲地找到一名骑士怒吼:“我们从上半夜等到下半夜,再等下去天都快亮了,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让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困倦,连续等待了数个小时,再好脾气的人都到了爆发的边缘。


    有了人带头,三十几名魔法师纷纷上前,索要说法。


    士兵和骑士纷纷拔出武器,塔楼上弓箭手准备,更有魔法师从营地内走出。


    就在魔法师这一侧理智崩溃时,十几人骑着马来到了营地内。


    为首一名中年男人脸上一道疤痕几乎斜着横贯整张脸,目如鹰隼的他一到场,在场的兵士纷纷收起武器,骑士团成员纷纷立正。


    “纳林团长,就是这些人。”


    “都确认过了吗?”


    “确认过了,都是魔法师,而且也都在案发区域附近。”


    团长纳林走到一众魔法师面前,锐利的眼神令在场的魔法师升腾的火气熄灭了不少。


    “就在不久之前,杀人魔再次作案,就在都城之内。”


    纳林也不废话,在魔法师之间踱着步。


    “和以前不一样,这次杀人魔下手的对象是一名男爵之女,她遭遇杀人魔的突然袭击,拼死反抗,但同时也因此身受重伤。虽然她没有看清杀人魔的模样,但是她却呼救成功了。”


    “根据以往杀人魔的作案手法可知,这个疯子是一名魔法师。因为这次男爵之女呼救及时,都城内的士兵迅速封锁了周边区域,不可能有人逃出东城区。”


    纳林的语气愈发冰冷:“而现在…案发现场附近的魔法师全都在这里了。”


    说话间,帝国骑士团的团长拉德那也率队来到了风羽骑士团的驻地。


    一头金发,戴着单片眼镜的拉德那一到场就让团员给自己搬了把椅子,他自己则是端坐在纳林身后,一言不发,脸色铁青地扫视着在场的魔法师。


    这架势,两大骑士团已经笃定那个疯狂的杀人魔就在在场众人之间了。


    路禹困得眼皮打架,即便是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也是不住地打着哈欠。


    比起两个骑士团的团长,他应该是最希望把杀人魔揪出来的人。


    折腾快一晚上了,杀人魔伏法,自己回去睡觉,还有什么能比这件事更棒吗?


    问心无愧的路禹坐到地上,静静地看着事态变化。


    杀人魔必然不可能站出来自首,两大骑士团也都清楚这一点,因此他们开始挨个盘问魔法师,事发时都在做什么,有谁可以证明。


    路禹看着这群人在这做无用功,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不想在这群人里太出挑,但是他也算是看清楚了,如果自己不说点什么,没准他明天晚上都要在骑士团驻地里过。


    路禹举起手。


    前排骑士团的管理人员看到后示意一个人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


    一名骑士带着路禹的话来到了两名团长身边。


    “团长,这名魔法师说自己有话想要悄悄和你们说。”


    纳林与拉德那对视了一眼,纳林对着手下微微点头。


    被领到两名团长面前的路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帝国骑士团骑士团高层就质问道:“你是要自首吗?”


    路禹呵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反问:“两位要抓的是杀人魔的模仿犯,还是杀人魔?”


    “你什么意思?”


    “我刚才听说,男爵之女貌似是一名阶魔法师对吧?”路禹说,“一名连杀十七人的变态杀人魔会不知道自己下手对象强弱,贸然对自己无法下手的对象出手吗?”


    “一名反侦察能力极强的杀人魔,每次杀人都是先掳走杀死,再抛尸的,为什么第十八次作案放弃了原本的方案,选择现场动手?”


    其实还有一点路禹没有说出来。


    现场的魔法师,没有人一人有贵族身份。


    是东城的贵族没有魔法师血统,还是刻意这么做?


    纳林与拉德那死死地盯着路禹。


    “魔法师,我承认你说的有点意思,确实存在模仿犯的可能,可你怎么能断定,这不是杀人魔失手呢?”


    纳林团长绷着脸,更显得那道伤疤丑陋,他缓缓贴近路禹说。


    “此前杀人魔杀害的人里只有一位一阶魔法师,对付二阶魔法师失手完全可以理解为他狩猎快感无法满足,打算挑战高难度。”


    “说得有理,可你们这么抓,即便这里真的有杀人魔又能怎么样,难道你们有证据?”


    一直沉默不语的帝国骑士团团长拉德那忽然开口了。


    “魔法师,你的语气,让我感觉你就是那个杀人魔。”


    “杀了人,屡次逃脱制裁,甚至被骑士团抓获,却依旧能依靠证据不足逍遥法外,笑着与我们谈细节,谈破绽,变向炫耀自己的精明…”


    “你知不知道,在我看来,能迅速判断别人是模仿犯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人魔本尊。”


    听出拉德那的话外音的帝国骑士团的成员纷纷上前围住路禹。


    摸着下巴思索的纳林劝阻道:“拉德那团长,事情发生突然,我确实没有思考太多,的确有模仿犯存在的可能性,我们应该慎重。”


    拉德那冷笑着站起身:“慎重?”


    “帝国骑士团是陛下力量的延伸,我们代表着陛下的意志,与风羽还有星辰不同。”


    “陛下正在为与精灵国王会晤的事忙碌,贵族们正在筹划着如何欢迎精灵一族,我们应当尽力为他们分忧。”


    “特殊时期,没那么多时间让我们反复确认,我不说他是罪犯,我只说他有重大嫌疑,我先关他一段时间,等到精灵王离开,他的嫌疑可以洗脱再释放,总没有问题吧?”


    “就算他不是杀人魔,我们抓错了,消息放出去,无论正牌还是模仿犯都想为了证明自己没被抓出来再犯案,打我们的脸,我们自然就有机会再次抓住他。”


    路禹在震惊中勉强理解了拉德那的逻辑。


    意思就是,他认为自己怀疑有模仿犯等于自己就是杀人魔本尊。


    虽然他没有证据,但是因为时间敏感,没证据也不打紧了,冤枉就冤枉了,如果正好碰巧把正牌杀人魔关起来,那就是为国争光了。


    抓错也不打紧,委屈路禹一下,没准抓到了正牌杀人魔,也算给他一个公平了。


    这逻辑出自一个帝国直系的骑士团团长的口中…真是让人不会太惊讶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