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53章 上、中、下三策

第0153章 上、中、下三策

    汉十一年春二月壬午(十九),因太子刘盈遇刺,而进入高度戒严的长安地区,被一则轰动性的消息,彻底打破原有的宁静。


    ——奉监国太子刘盈之令,丞相萧何署名用印,颁布相府政令:关中之地,凡户籍仍录于商籍者,每户之存粮,不得超过百石!


    另由御史大夫、内史、廷尉三衙联合组织队伍,自汉十一年春三月甲午日(初一)起,挨家挨户清点、核查关中商人家中存粮。


    如果查得商人之户存粮超过百石,则尽数没收其存粮以充公,每超出一石,罚金四两!


    消息传出,长安振动,关中哗然!


    随着一张张由相府书写、用印,并发往关中各地的政令,被张贴于各地县衙的露布之上,几乎是整个关中,都被这一封莫名其妙的政令,而弄的摸不着头脑。


    ——太子,究竟想做什么?


    莫非是先前,长陵田氏刺杀太子一事,让朝堂下定了决心,通过不允许商人屯粮,以遏制商贾蓄奴、养士?


    不等关中百姓缓过神来,又是接连几道政令,被一层接一层的覆盖在了露布之上。


    ——查得:长陵田氏行刺太子,另有关中商贾勾连,着廷尉彻查;知情者,于春三月甲午日(初一)前,至地方县衙、郡府,或长安廷尉检举,皆赏十金;自举者,从轻发落!


    ——因关东战事不休,函谷关、武关无限期戒严;无天子符、节,或相府传、引,禁止任何人出入关中!


    违者,以谋逆论处!


    ——自汉十一年春三月甲午日(初一)起,禁止商人买粮超过百石,禁止向商人出售粮食超过百石,禁止商人卖粮于市!


    商人买粮过百石,或卖粮于市者,坐死;售粮与商贾过百石者,每售一石,罚金四两,另流卖粮者千里!


    随着这一连串看似没什么关联,实则相辅相成,互为补充的政令颁布,关中,便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寂之中。


    就在这舆论都有些茫然,关中百姓都还没想清楚发生什么事了的微妙时节,渭水以北的某处偏僻的村落,迎来了一辆又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


    ·


    “都来齐了?”


    在一座外表看上去有些破旧,实则内有乾坤,由数个茅草小屋打通所成的‘大堂’内,此刻已是被一个个衣着华贵,又无一不面带愁苦的身影所占据。


    而作为今日这场‘秘议’的组织者,池阳钱氏家主钱不疑,更是面呈严峻之色。


    轻轻一声询问,待身旁的奴仆赶忙一点头,钱不疑才面带忧虑的走上前,在堂内主座安坐下来。


    也恰恰是在钱不疑屁股瓣刚挨上厚褥之刹那间,分坐堂内两侧的豪商巨贾们中,便立而站起几道身影。


    “钱公!”


    “如今之势,万不容吾等再行筹谋,而徒废时日了啊?”


    “是极是极!”


    “相府接连数道政令,皆已遍发关中而布示,其桩桩件件,无一不阻吾等粮商米贾,全绝以粮牟利之念呐?”


    听闻这接连数声略显嘈杂,又满是急迫的质询,钱不疑只将眉头锁的更紧了些。


    见此,席间的商贾之中,也终是立起一道略显老迈的身影,朝钱不疑稍拱手一拜。


    “往昔,吾等粮商米贾,皆唯长陵田氏马首是瞻,以田氏所定之准,而绝米价之涨跌。”


    “如此不过数年,非独老朽,凡在座诸位,皆自家赀不过百十万钱之米贾,而至今,富甲郡县之地。”


    “今,长安朝堂欲于吾等粮商米贾赶尽杀绝,又田氏因行刺太子,而三族绝······”


    “值此群龙无首之际,万望钱公出面,以道明吾等粮商、米贾之后途。”


    “——于太子所令、相府所布之政令,吾等,当如何应对??”


    随着老者面带恳求的发出这一问,堂内众人的目光,也是齐齐集中在了钱不疑一人身上。


    见此,钱不疑饶是心中稍有些窃喜,面上也不忘做出一副疑虑重重的神情。


    低头‘沉思’许久,才将钱不疑稍带试探的将眉角一扬。


    “诸位,果真愿以钱某,以为关中粮商米贾之首?”


    听闻此问,堂内众人无一不是下意识一皱眉。


    思虑片刻,又互相一对视,终还是强忍心中不甘,对钱不疑齐齐一拱手。


    “吾等,愿唯钱公马首是瞻······”


    看着堂内,那一个个往日倨傲无比,恨不能拿鼻孔对着自己的面孔,此刻却齐齐对自己俯首弓腰,钱不疑嘴角之上,终是缓缓涌上一抹得意地笑容。


    只片刻之后,那抹笑容,便随着钱不疑强自皱起的眉头,而消失的无疑无踪······


    “嗯······”


    “既如此,吾却之不恭,愿同诸位共商日后,吾等关中粮商米贾之坦途!”


    面带沉凝的道出一语,又同堂内众人一对拜,待众人各自落座,便见钱不疑稍一抬手。


    几乎是在钱不疑举起手的同时,几张微微有些发黄的绢布,被堂侧的奴仆抱上前,放在了钱不疑面前的案几之上。


    而后,便是钱不疑将那几张绢布尽数摊开,又稍排了一下序,旋即昂起头,望向堂内众人。


    “此数绢,便乃往数日,相府布发关中之政令。”


    说着,钱不疑便拿起最右面那一张绢布,看都不看绢上内容,便对堂内众人道:“此,乃春二月壬午(十九),相府所布之‘禁商贾屯粮逾百石’令。”


    “得此令在,自今而往,吾等粮商米贾,皆无以屯粮而决关中米价。”


    言罢,钱不疑便放下手中绢布,又拿起了第二张,仍旧是看都不看一样,就抬头望向堂内众人。


    “此,乃春二月甲申(二十一),相府所布之‘禁商贾买粮、禁卖粮与商贾、禁商贾货粮于市’之令。”


    “此令,更彻绝吾等粮商米贾,日后买粮、卖粮,而牟利于货粮之道!”


    略有些躁怒的低吼出此语,便将钱不疑将手中绢布,不轻不重的往案几上一拍!


    目带凶光的环视一圈堂内众人,又见钱不疑面色阴郁的低下头,朝其余那两张绢布一努嘴。


    “余二者,一曰:禁出入函谷、武关之令。”


    “其所图,乃使吾等粮商米贾,无以转输手中存粮,而售于关东。”


    “另一,更欲以‘长陵田氏刺太子,仍有同谋尚未归案’之名,迫吓(hè)吾等!”


    说到这里,钱不疑终是直起腰,面带沉凝的环视向堂内众人。


    “此数道政令,其所图,已昭然若揭。”


    “——先禁商贾屯粮,又禁商贾买粮、卖粮,又绝函谷、武关,而阻关中-关东之途;更欲以长陵田氏,威压吾等······”


    “究其所图,不过迫使吾等,于春三月甲午(初一)前,尽售手中存粮;而日后,勿得再行货粮事。”


    “若吾等皆从令,而速售手中存粮,且不论日后之时,单今岁,吾等便当血本无归······”


    随着钱不疑满是沉重的话音落下,堂内众人的面容之上,便再度出现那抹愤怒、恐惧、焦躁、无奈所组成的复杂神情。


    只稍一盘算,堂内众人面上神情,更是逐渐趋于扭曲。


    钱不疑的意思,众人自然都是听懂了。


    ——朝堂不让商人买粮、卖粮、屯粮,根本就是想在整个关中,消灭粮商这种生物!


    而一道‘禁止出入函谷关、武关’的政令,更是将众人带着粮食跑路,去关东最后捞一笔的退路,都给彻底堵死。


    至于遵守政令,在未来这不到十天的时间内,将手里的存粮全部抛售······


    “若尽售手中之粮,吾等非但无以牟利,恐连去岁秋收,购粮所费之本钱,亦要搭进去些啊?!”


    听闻角落处传来这么一问,便见钱不疑左手边那人,面色满是讥讽的捋了捋痦子上的毛。


    “牟利?”


    “嘿!”


    “本钱得半以归,吾便心满意足!”


    “——须知朝堂政令,乃遍发关中而昭于露布之上!”


    “知吾等急于售粮,关中之粗鄙刁民,还不得拿捏起架势,迫粮价一降再降?”


    “去岁秋收,吾等买粮,可是以石千八百钱之价!”


    “再加以粮仓之费,奴、丁之禄钱、口粮,纵售以石二千钱,亦绝谈不上‘牟利’!”


    听闻男子此言,众人无一不连连点头,各自叫苦不迭起来。


    其内容,左右不过是拖家带口,上老下小,就指望自己养家糊口之类。


    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诉说起苦衷,钱不疑只心下冷笑着,将上半身微微一后仰,津津有味的查看起堂内众人的丑态。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终还是先前,开口提议由钱不疑话事的那位老者,率先从自哀自怜的情绪回过身。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停止谈论,便见那老者面带哀苦的叹口气,旋即郑重其事的对钱不疑一拜。


    “吾等,皆起于贫微,凭米粮骤然富贵之人,于此事,实无良策。”


    “往昔,关中可同长陵田氏比拟者,唯钱公之池阳钱氏;今,钱公更富甲关中,以为吾等之首。”


    “还望钱公念往日之情面,不吝,以教!”


    说着,老者便不顾自己花甲高龄,竟对着比自己小了足足二十来岁的钱不疑,沉沉一拱手。


    只片刻之后,反应过来的众人也学着老者的模样,齐齐对钱不疑一拱手。


    “还望钱公,赐教!”


    看着众人强忍着不甘,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的模样,钱不疑心中,只觉一阵心旷神怡。


    心中稍发出一声享受的呻吟,钱不疑面上却是做出一副忧虑重重的模样,缓缓从软榻上起身。


    “欲解今日之难,吾只上、中、下三策,以供诸位择选!”


    应声举起三个手指,便将钱不疑颇有些高人风范的将双手背负于身后,戏谑一笑。


    “下策,自是遵从太子所行之令,于春三月甲午日(初一)前,尽售手中存粮。”


    “哦,是了······”


    “——前几日,长安来信,言少府于粮市张贴告示:以石二千钱之价,勿限量以购米粮。”


    “诸位若不欲亏损过甚,亦可往售米粮于少府,当可稍止损。”


    “如此,今岁,诸位纵无言牟利,亦亏损无多;售粮于少府所得之钱,亦可令寻良业,继行商贾事······”


    待钱不疑面带嘲讽的道出这‘下策’,不出钱不疑所料,众人面容之上,并没有出现赞同之色。


    见此,钱不疑沉吟片刻,便将面上讥笑一敛。


    “中策,诸位可遣奴仆、家丁,藏说中米粮于深山、僻野,以待日后。”


    “——此番,太子以政令之强,而绝吾等粮商米贾之活路,然待秋收,关中无吾等粮商米贾,黔首所得之农获,何人可买而储于仓?”


    “太子如此行事,不过小儿骤得大权,所行之乱举!”


    说到这里,便将钱不疑面带悠然的坐回座位,旋即轻松一笑。


    “不瞒诸位,此数日,吾已得信:于太子所布之政令,陛下已遣天使折返长安,以传圣谕!”


    “又去岁,长安物论纷纷,乃言陛下以为太子不类己,欲易储而立赵王。”


    “此番,陛下又遣天使折返,当乃见太子胡作非为而不能忍,故遣天使携诏书而回,以斥太子!”


    “更或忍无可忍,以天使携天子诏而行废立事,亦未可知!”


    “若果真如此,诸位只需安坐数日;待天使一至,诸位所藏于深山之米粮,当可复现而售与名。”


    听闻钱不疑此言,众人面容之上,终于出现过去十数日一来,第一抹安心的笑容。


    “当如是!”


    “太子胡作非为,陛下安能坐视?”


    “必是遣天子面斥太子,而尽废太子所行之令!!!”


    不料众人刚开始面带欣喜的谈论起来,先前那老者便似有所虑的一皱眉。


    几经纠结,老者终还是委婉的对钱不疑一拱手,稍待试探道:“此策,当可谓完全。”


    “然钱公方才言,此,不过中策?”


    “莫非,除如此万全之策,钱公另得绝佳之上上策,以对此间之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