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66章 陛下!陛下~~~

第0166章 陛下!陛下~~~

    与此同时,赵都邯郸。


    夜半子时,天子刘邦却并未能得以安眠。


    “陈豨······”


    “胡骑······”


    穿着内衫,单手扶额躺靠在软榻之上,刘邦看着手中的简报,不由自主的将眉头皱在了一起。


    在刘邦这几声低微,又隐含恼意的轻语下,便是已走入殿内好一会儿,周昌都没敢开口拜喏。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便见刘邦面色一凝!


    “周昌呐!!”


    “怎还不来?!!!”


    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喝,终是惹得周昌快步走上前,对刘邦一拱手。


    “臣···臣昌······”


    拜谒之语刚过半,便见刘邦略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旋即示意周昌上前来。


    待周昌快步来到身边,刘邦也是稍从软榻之上坐直了些,手中的简报,也随手伸到了周昌面前。


    “看看。”


    “燕王送来的······”


    应声接过简报,将其摊开,细细看了许久,周昌才面色凝重的抬起头。


    见周昌似是要开口,刘邦只自然地再一挥手。


    “不急开口。”


    “朕问,若可行,汝便点头;不行,便摇头。”


    “嗯?”


    闻言,周昌也是朝刘邦感激一笑,旋即一点头。


    “嗯······”


    便见刘邦缓缓从软榻之上起身,双手背负于身后,左右踱步片刻,才稍侧身望向周昌。


    “陈豨此为,乃穷途末路,不惜引匈奴南下,以为外援。”


    “若朕将计就计,仍由匈奴出兵南下,再合匈奴、陈豨而灭之······”


    不待刘邦话落,甚至是刚听到‘将计就计’这几个字,便见周昌面色激动地站起身!


    待刘盈猛地一皱眉,周昌才强自坐回筵席之上,只片刻之后,便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见周昌这番架势,刘邦不由面色稍一沉,也略有些激动地回过身,正对向周昌,双手背负于身后,将上半身稍稍前倾。


    “太子已修郑国渠,更以粮米官营平抑关中粮价;往后,朝堂再无寡粮之虞!”


    “如此,亦不可?”


    听闻刘邦此问,周昌本想再摇头,待听出刘邦语气中的不敢,不由稍一沉吟,便面带请示之意的望向刘邦。


    看着周昌几乎明写在脸上的‘我能说话不?’,刘邦也是大咧咧一摆手。


    “说就是!”


    得到‘可以开口说话’的许可,周昌终是稍松了一口气,为了说话能顺畅些,又强自镇定了好一会儿。


    待刘邦都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才见周昌深吸一口气,对刘邦稍一拱手。


    “禀······禀陛······陛下。”


    “匈······匈奴之······之力,乃于······于······于骑(jì)。”


    说着,周昌不安稍有些恼怒的轻拍了一下嘴,惹得刘邦也是不由稍松了松眉。


    就见周昌自顾自暗恼了好一会儿,才似是和不争气的嘴达成了什么协议般,试着开口继续道:“匈······匈奴······之······之卒,尽······尽为······骑。”


    “其来······来去······如······如风,追······追之······不······不可······及。”


    “若······若欲······战······战匈······匈奴,陛······陛下当······当得······得骑······”


    看着周昌哼哼唧唧半天,也没说出两句利索话,刘邦顿时心生不忍,稍待温和的上前一步。


    “汾阴侯是想说:匈奴之卒,尽乃骑,朕欲战,当得足以匹敌之骑军?”


    见自己想说的话,被天子刘邦不费吹灰之力的道出,周昌才长舒了口气,旋即默然点了点头。


    待周昌点头,刘邦却是面带感怀的直起身,扬天长叹一口气,又用心中最后的那一丝不甘,轻声发出一问。


    “若欲战匈奴,更或北逐胡骑至大幕,朕,当需骑兵几多?”


    闻言,周昌稍一思虑,又赌气似的拍了拍嘴,才朝刘邦的方向抬起手,将食指和中指竖起。


    “二······二十······”


    “唉~”


    听周昌道出‘二十’这个数字,刘邦便又是一声哀叹,制止了周昌即将说出口的最后一个字。


    “二十万······”


    “二十万呐~”


    满是唏嘘的摇了摇头,刘邦终于是摇头叹息着坐回了软榻之上,面上尽显忧愁之色。


    “匈奴之骑,寡者一骑二马,多者,更有一骑三马者。”


    “欲得骑卒二十万,吾汉家纵少,亦当得战马五十万匹······”


    说着,刘邦终是满带遗憾的摇了摇头,侧过身,朝周朝自嘲一笑。


    “吾大汉之锐士,持戟北逐匈奴之日,朕,怕是等不到啦······”


    “就怕朕半年之后,太子过于年幼,为外蛮所欺啊······”


    “到那时,只怕燕、代之边墙,又当连年战火纷纭,胡骑不绝,民不聊生······”


    满是沉重的道出此语,刘邦又是一声长叹,终是目光涣散的遥望向殿外,陷入了短暂的思虑之中


    而在刘邦身侧,听闻刘邦这一番极尽悲观的展望,周昌本是下意识想要开口,试着说些什么。


    但不知是因为担心话说不通顺,还是因为别的什么顾虑,周昌终还是低下了头,并没有再开口。


    ——天子刘邦,今年已经六十一了······


    虽说刘邦的父亲,去年才去世的已故太上皇刘煓,想念足足八十五岁,但刘邦的状况,显然无法和老爹刘煓做比较。


    ——已故太上皇刘煓,几乎是从出生时起,一直到六十岁左右,都依旧是个锦衣玉食的贵族!


    直到始皇帝二十二年,魏国为秦所灭,刘煓之父魏丰公,才带着年近六十儿子刘煓、年过三十的孙子刘邦,从魏都大梁逃到了丰邑。


    即便是在父亲亡故,家道中落之后,已故太上皇刘煓,也并没有吃太多的苦。


    ——等秦统一天下之时,刘煓,已经是一位花甲老者了;家中排行老三的刘邦,都已经年过三十。


    到了这把年纪,就算三儿子刘邦不靠谱,有长子刘伯在,刘煓自也不至于下地种田。


    再后来,‘不靠谱’的三儿子起兵抗秦,刘煓在老家丰邑和人蹴鞠;


    等秦灭亡,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被当人质流于丰邑的刘煓,依旧在家和朋友蹴鞠。


    再后来,项羽乌江自刎,儿子刘邦得立为帝,为了让老爹能和朋友们踢上蹴鞠,天子刘邦更是把老家丰邑整个搬到了长安附近!


    ——连人都原封不动的那种!


    毫不夸张的说:自秦昭襄王二十五年出生,一直到去年,也就是汉十年亡故,这长达八十五年的人生历程里,刘煓没有过哪怕一天的苦日子!


    反观刘邦,先是在丰沛老家蹉跎了前半生,到四十好几,才侥幸娶上一门媳妇。


    若是没能娶上媳妇,刘邦同隔壁村曹寡妇的私生子刘肥,恐怕就会是刘邦一生当中,唯一一个能证明他曾存在过的证据······


    之后起兵抗秦,刘邦又是连年征战,更曾经历鸿门宴、困居汉中、彭城战败这样的险阻。


    到现在,满打满算,刘邦起兵抗秦,已是有十余年。


    若是从当年砀山释役,带着周灶、周昌等人落草为寇算起,刘邦征战在外,已经有将近二十年了······


    在这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除了登基为帝后的最近这几年,能偶尔待在长安,稍微轻松快活个一年半载,其他时候,刘邦几乎不是在打仗,就是在前往战场的路上。


    如此操劳,便是二三十岁的壮汉,也有吃不消的时候,就更别提年过花甲,牙齿都开始脱落的老天子刘邦了······


    “唉······”


    “待此战罢,关东异姓诸侯,便只存彭越、英布二人。”


    “但愿陛下速尽全功,也好早归长安,过两年安生日子吧······”


    在心中稍发出一声感叹,周昌便不着痕迹的抬起手,擦了擦鼻翼两侧的‘汗滴’。


    而刘邦也终于是从漫长的思虑中回过神,悠然长叹一口气,才终于将心绪拉回了眼前。


    “嗯······”


    “如此说来,陈豨但未授首,匈奴便绝不可南下?”


    听闻刘邦此问,周昌也是稍敛回心神,赶忙朝刘邦点了点头。


    就见刘邦稍点了点头,双手稍一拍大腿,顺势站起身,再次将双手背负于身后,稍一踱步。


    “既如此,朕便当速平陈豨之乱,另当传令燕王,无论如何,也当阻匈奴胡骑南下之途!”


    说着,刘邦便回过身,见周昌又是面带附和的一点头,便将手指向了木案之上,另一卷崭新的竹简。


    “燕王意,即陈豨遣使,以请匈奴驰援,朕亦当遣使北出,以吓退匈奴南下之意。”


    听闻刘邦此言,还不等周昌点头,又见刘邦将手收回背后,将眼角微微眯起。


    “然朕以为,与其遣使北出,莫如于北墙陈列大军十数万!”


    “得十数万锐士驻守,又得高墙、坚城为依凭,匈奴纵有意南下,亦当忌惮而不前!”


    “若匈奴执意遣军南下,朕更可一战而搓其锐气!”


    “如此,若朕有不测,新君继立,吾汉家之北墙,也当可得数岁安宁······”


    听刘邦说出‘陈列大军于北墙’,周昌先是面色一急!


    待听到后面这句‘若朕有不测’,周昌面上急迫,又悄然化作一抹忧虑······


    “莫非······”


    “莫非陛下今,已感寿数无多······”


    正思虑间,就见刘邦缓缓回过身,望向周昌的目光中,已再也不见先前,那抹令人心悸的锐意。


    “汾阴侯以为,朕,该当如何······”


    “当纳燕王之谏,遣使吓退匈奴,亦或是固执己见,试与匈奴一战?”


    听着刘邦满是无奈的语气,看着刘邦那隐隐带有些许恳求的目光,周昌一时之间,竟也有些犯了难。


    若是往常,听到刘邦问自己‘我该不该和匈奴干一仗’,周昌必然会第一个站出来,全方位无死角的告诉刘邦:打匈奴,还不是时候。


    但现在,看着刘邦望向自己的目光中,那隐隐泛着的些许祈求,周昌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拒绝。


    ——一位自感时日无多的父亲,为了自己死后,儿子不被刁蛮的邻居欺负,想趁着死前,好好教训一下邻居!


    甚至于,这位父亲都不指望打死、打服那个刁蛮的邻居,只是想让邻居受点伤、心里产生些许恐惧,好让自己死后,儿子能安稳成长几年······


    “臣······”


    “臣!”


    只刹那间,周昌便再也抑制不住汹涌的泪水,如水管失去阀门一般,从眼眶中喷涌而出。


    咚!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惹得刘邦不由鼻子一酸。


    不待刘邦上前,将砸跪在地上的周昌扶起,就见周昌已是泣不成声的匍匐在地,将头在地上撞得砰砰作响······


    “陛下······”


    “陛下!”


    “陛下~~~”


    这几声‘陛下’,周昌,总算是没有磕巴。


    但听着这一声声伴随着叩首声的‘陛下’,刘邦却完全顾不上为周昌不再磕巴而欣喜。


    “哈~”


    轻轻张开颤抖的嘴唇,小心翼翼的呼出一口气,将眼眶内的泪水稍憋回去些,刘邦才缓缓走上前,轻轻将周昌从地上扶起。


    待周昌涕泗横流的抬起头,露出额头上那块已有些泛红的肿包,刘邦只强忍着泪水,挤出一丝扭曲至极笑容。


    “嘿。”


    “嘿嘿······”


    “儿孙绕膝的年纪,还哭哭啼啼的······”


    “若是让家中孙儿见了,还以为你周昌,这是被吾欺了去······”


    听着刘邦语调温和的道出此语,甚至数年难得一见的自称‘吾’,周昌却是根本顾不上抬头,只低头捂着嘴,好让哭声尽量别被传到殿外。


    见周昌这般模样,刘邦也并未多劝,只如多年前,同周昌、周灶等把兄弟困居砀山,落草为寇时那般,轻轻拍了拍周昌的肩膀。


    “且去吧。”


    “朕,知道了······”


    “开春在即,依胡人之俗,匈奴当引部北上,以逐水草。”


    “陈豨欲引胡骑南下,匈奴胡骑,大半是不会来的······”


    言罢,刘邦终是落寞无比的回过身,稍擦了擦被风沙迷湿的眼眶,朝身后的周昌一摆手。


    “且去吧······”


    “明日,朕便传令燕王,遣使北出,吓退北蛮便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