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梦里天堂 > 第70章

第70章

    窦国文忽地松开一只手,握着何天依那只手高高地拱起,快速地转了个身:“天依老师,你可以照着我刚才的动作做一遍。”他微笑着鼓励。


    何天依凌乱茫然不知所措,她感觉他好像转了个圈,却不清楚他除了转圈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动作。对此她潜意识的想抗拒,可是她不知道跳这样的舞是不是都有要这么做,若不做别人会蔑视她,做不好也一样糟人嘲笑。


    但已不容多想了,她横起心慢慢地在原地一个脚印一个方向地转动,她第一次感觉到转个圈竟是那么困难。然而她想错了,不是转一个圈,还没回到原点窦国文就对她说:“你可以转快一点儿,步子移动的幅度大一点,试试两个动作转一个圈。”


    她只好顺从他的话加快动作,脚步有些混乱,一边琢磨着如何做到两个动作就能转一个圈。她那长长的裙摆也跟着她胡乱地扭摆起来,当她一个转身踩下去正巧踩在裙尾上,等她准备下一个动作时就这样华丽丽扑向了大地,窦国文猝不及防也光荣地被带倒了,差点儿被撞到的人“哗哗”地叫了一声,惊慌地纷纷避开。


    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整个舞池的人傻眼地望着地上的两人,连奏乐声都消失了。很多人忍不住掩嘴笑了,有的人忍了拼命地抿着嘴。


    丁落声冲冲走过去扶起脑袋一片空白的何天依,窦国文涨红着脸反应过来帮忙拉她起来,庄子航和江文双也围了过来。


    “没事吧天依?”


    “没事吧?”


    “还好吗?”


    何天依的脸烧红得像六月的晚霞一般,连耳朵也跟着红了。她不敢抬头对着任何人,眼帘垂得低低的。刚才跌倒的片段不停地在脑海里重复,她不敢想像自己倒在地上的情景,更不敢猜测别人惊讶好笑的表情。长这么大,她没人像今天这样出丑过,还是在这么多人的场景下。


    她无地是容的摇头:“没事,我们先走吧。”拉着跟她同样丢脸的窦国文夺慌而逃。


    丁落声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两人一步一步地走远,毕竟这个时候多说一句话两人就多几秒尴尬。


    何窦两人在众目睽睽下双双离去,人们自动自觉无声地为他们让道,虽然大家对两人走的方向感觉奇怪,却都识趣地不说话。


    何天依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这里,越快越好。所以慌不择路……不过也只能这样,抬脚就往一处走。


    谁都以为戏到这里就结束了,偏偏世事难料,何天依脚下突然一滑,她瞬间连呼吸都忘了,不可思议到极点,明明有救命草的但自己那只手却抓不住,刚才那个场景再度重演,并且更加震撼。


    几个女孩震惊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空,紧接着“乒乒乓乓”的玻璃破碎声倒地而起。


    何天依趴在那张放置红酒杯的圆台上,定住了。


    窦国文、丁落声、庄子航第一时间跑到她身边将她扶起,首先检查她的手是否被玻璃划伤。


    她面无表情,脸色由刚才的血红变成苍白,像木偶似的任由他们摆动,无论他们问什么她始终不言不语。


    她和前头摔的那一跤表现截然相反,他们几个意识到事情发生的结果严重了,庄子航当机立断:“我先送她回去吧。”人是他带来的,自然得由他送回去,还有就是——这接连的意外好像和他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走吧。”丁落声立即说道,担起了护送的角色,扶着何天依就走。


    庄子航边走边道歉,说自己先行一步了,请大家多多包含。


    窦国文踌躇了下,跟着去了。江文双眼珠子转了转,也三两步赶了上去。一行五个人,总算顺利地消失在众人眼中。


    把何天依和庄子航送上车,目送他们离开,丁落声神色凝重地注视着他们所走的方向,直到车子看不见。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提出让天依跳舞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江文双一脸自责。


    “不关你的事。”丁落声说,假如要追究责任,他也是罪魁祸首,如果当时何天依向他求助他不顾一切帮她回绝了现在什么事都不会有了。


    “你不用安慰我了,不管怎么说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我平时就喜欢跟天依对着干,她一定会以为我是故意的,她心里一定恨死我了。”江文双低着头,声音里充满内疚。


    丁落声嗓音低沉的安抚她:“真的不关你的事,这样的意外我们谁也意料不到,要说有错,错的也是我。”


    “错的是你?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江文双不解,等了一会儿没听到他回答她又马上联想到他是因为自责才这样说,“我们也别再互相把错误往自己的身上揽了,事到如今最重要的是天依没有吓坏才是。不过说也奇怪,她走的时候明明低着头为什么没有看见地上那块蛋糕呢?也不知道谁那么浪费居然把蛋糕扔地上!”


    丁落声脸上闪过一抹难以触摸的神色,什么也不说,然后抿了抿嘴:“走吧,我送你回去。”


    丁落声和江文双走了之后剩下窦国文一个人在那里,一动不动,神情呆滞地对着前方,目光放空,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何天依默不作声地在坐在车上,脸上的表情十分冷淡,让人看不出喜怒。


    庄子航在车上时不时地瞄她两眼,琢磨说些什么宽慰下她:“那个……其实跳舞摔倒是很正常的事,我就见过很多人跳舞的时候摔倒,这没什么丢脸的。”说完觉得不妥,这不是在揭人伤疤嘛?


    懊恼完又瞄了她一眼,没反应!还是道歉吧:“对不起天依,我不应该为了一时之兴把你推给国文,总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吧,无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还是没反应!他还是闭嘴吧。


    车子一直驶入三天门小区,何天依下了车就往家里走,虽然路灯昏暗,但白天黑夜于她又有什么分别?庄子航紧紧跟随在她身后。


    走了几步何天依终于说了离开宴会后的第一句话:“你不用跟我了,回去吧。”


    “这怎么行,我能把带你出来就得将你送回去,如果我那么没有责任感的自己跑了,以后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我?你说是不是。”庄子航笑呵呵地说,想调节下气氛,不过貌似不怎么成功。


    何天依不再说话,自顾自地往前走,好像庄子航去或留都与她无关。缓慢细碎的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巷子里,昏黄的灯光照射在她身上,把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说不出的落寞与哀伤。


    庄子航看着她进了门就一步三回头的往回走,直到听不到动静才大步流星的走出去。


    何天依锁上门转身走向屋里,一进了客厅就换上了副笑脸,声音愉快地喊:“妈,我回来了。”


    何婉正戴着老花镜拿着件袖口脱了线的衣服缝补,听见何天依的喊声便抬头望过去:“回来了,宴会好玩吗?”


    “好啊,去的那些都是年轻的俊男美女,我听他们说了很多有趣的事,而且他们说的那些有一大半的东西我都没听说过呢。我还吃了蛋糕,那蛋糕真的特香,听说有八、九层高呢。”何天依走到沙发后拱着腰,一双手搭在椅背上,十分惬意的样子。


    何婉笑道:“这么说你还长见识了,不错不错。刚谁送你回来的,怎么不让他进来喝杯茶再走?”


    “也是子悦的哥哥,他说太晚了就先回去了,毕竟从我们家到他家距离也不短。”


    “那倒也是,太晚了开车不安全。”何婉点头,“你就去洗澡吧,洗完早点休息。”


    “那我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别太晚了。”何天依朝楼上走去,在转过脸的一瞬间笑脸慢慢从嘴角隐去。


    何天依洗漱好后回到房间破天荒地没有打开收音机,而是将半开的窗子完全推开,让轻风徐徐而入。


    她凭窗而立,面对着沉静无边的夜空,久久地出神。


    她已经忘了多久没有过这样凝重的心情了,三年前?五年前?已经想不起具体时间了。时间是忘了,她却清楚地记得那时的心情再阴郁也没有现在的挫败感觉。


    她一直以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掌控一切了,对什么事都可以应付自如,今晚才知道那不过是她还没遇到让她失控的事,一切根本就是她自以为是!


    今晚摔的那两跤让她如梦初醒,原来她与常人究竟还是有段非常大的距离的,其实从她接受失明的事实以来就知道了,只是今晚的这种感觉特别强烈。她也曾在人前栽过跟头,却不像今天这样丢脸。摔一次已经让她羞愧万分,还要再摔一次更人的,当她听到那些玻璃杯“乒乓”碎裂的声音,她仿佛感觉碎的是自己的心。


    想到这儿,她轻轻的闭上眼,良久,才幽幽地睁开。


    不要想太多了,看不见本来就避免不了发生各种意外,她又何必纠结于此,庄子航不是说看见过很多人跳舞跌倒吗?她们看得见也不外如此,会跳舞也有可能被别人踩到裙子而中彩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