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梦里天堂 > 第71章

第71章

    她心中大感宽慰,而此时她才醒起原来自己把他们的话听进去了,如此想来她的心情也不算太坏,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跌倒了再爬起来就是了,只要下次不让自己再跌倒就可以了,不让自己跌倒首先要离开那个圈子,再离开那些人。


    想到那些人,她顿了顿,自己自然没有错怪谁,但是……先给她一天时间吧,一天时间她就可以坦然面对今晚发生的一切了,至于其它,以后再看吧。


    她拉上窗帘,转身往后走,熄了灯爬到床上,静静地躺了会儿,才闭上眼睛睡觉。


    虽然仍然感到抑郁,所幸她终于成功的压制了负面情绪,明天过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何天依在何婉临出门前告诉她,自己手机昨晚忘记充电了,有事先打家里电话。她今天只想安静的在家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平复心情,并不希望被外界打扰,所以何婉一走她就把手机关了。


    要说她最常做的事,当然是弹钢琴,无论喜怒哀乐,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弹钢琴。


    她坐在钢琴前弹起了钢琴,她选的是喜悦的曲子,一开始弹得比较轻快,后来渐渐地变得犹如狂风暴雨般,越来越快,越来越急速。她整个人完全投入在里面,一双手快得不像自己的,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弹得最快的一次,而且全然不管是否弹错了音节。


    不知弹了多久,她终于在弹完一首曲子的最后重重地拍在琴键上,停住了。她鼻翼微微翕动,细细的喘着气,脸上是放松的神色,心里明显感一阵畅快。


    她坐了会儿,便合上钢琴,接下来也没有让自己闲着,回到楼上去,先是整理衣柜,把叠好的未叠好的衣服全抱出来统一折叠,放回去;接着翻出梳妆柜里的东西,里面的东西可以说都是她的珍藏,每一个都有一个故事,所以她每拿出一样就会逗弄一下。


    她打开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圈子,然后套在手上。那是多年前外婆给她编的草手环,她一直都保全着。又在一个长形的纸盒里捧出一个木质房形的音乐盒,那是她前年生日温心送的,想到生日,她今年的生日也快到了,所以很快就能见到爸爸了,因为即使他再忙,每年她生日的时候他都会回来陪他庆祝,还会住上几天。她用手给音乐盒上了练,音乐盒即时发出“叮叮噹噹”的清脆声……她摸到一个玩具,那是个坚硬塑料人儿,她的记忆一下子回到遥远的从前——


    恍惚听到有人在叫喊,她也不甚在意,依然沉溺地回忆当中,直到“天依”两个字清晰可闻的从耳畔传来,她才蓦然惊醒,还来不及作出反应窗外又开始呼唤她的名字了,愣了一下,她急忙赶到窗边,迟疑着是否叫唤对方,对方已经毫不犹豫地叫起她的名字了。


    “天依。”


    “你到门口去等,我马上下去开门。”何天依折返回去,刚才摆弄的东西也顾不上收拾便下楼去了。


    何天依打开门,门外已经有人站在那里了:“那么快,你急着见我也不用跑这么快吧?”


    何天依:“……你怎么来了?”


    丁落声笑笑:“方便出门吗?跟我去个地方。”


    何天依定了定神,沉思了会儿,没问他去哪儿,只是说:“等我一下。”她得收拾一下残局,还得收拾一下自己。


    何天依收拾好后,然后和丁落声出了门。她一路沉默地跟着丁落声,既然他不说去向,她也不问地点,他的出现本身就透着怪异,她又何必刨根问底。


    下了车,丁落声就领着何天依慢慢度步,没多久,她便感受到清风拂面,一阵阵凉气将她包围,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


    这里是碧玉湖,他们正走在湖边的林荫径上。


    碧玉湖她和孩子们常来,时常也会和温心在湖边走走,算得上熟悉了,但是丁落声现在带她来的这块地儿她绝对没有来过。踩在高低不平的地面上走得有些不稳,丁落声轻轻的扶着她。


    原来丁落声带她来是一处没有护栏的湖边,双脚踩在石子上有些失衡,好在她还稳得住。此处偏杂,所以附近周围没什么人,静幽幽的。


    她刚要猜想他带她来这里做什么,手里就被他塞了块石片,听着他叫她拿着,右侧往下倾斜45度。然后,然后,他的手覆上她的手,手背上的温度提醒她,他们已经一齐捏着那石片了。


    她愣了愣,心里涌上一种怪异的感觉,就在她愣神之际,已随着他微微侧腰,他们相叠的两只手晃了晃朝前一掷,只听见水面上“啪啪”的响了几声。


    她总算知道丁落声的目的了,可是他为什么想到要带她来这个?她小的时候见别人玩过,可是由于年纪太小没有机会玩过,长大了又因为看不见玩不了,如果他今天不带她来玩,她几乎都是要忘记了。


    这时丁落声又放了一块石片在她手上:“你试试,石片不要捏得太紧,稍微向下斜一点儿,像刚才那样使点儿劲掷出去就可以了。”


    虽然刚才那样实际上是他做的,她还是照着他的话一一做了,手打了个弯直接掷出去,沉闷的“咚”一声传来,她就知道自己失败了。


    丁落声笑了笑:“没事,多试几次找到感觉了就能打成了。”说着弯腰寻了一小堆石片放在何天依脚边。


    何天依应着他的话一块块掷了出去,前两次都没成,后来慢慢地能打出三个、四个小小的水漂了,再后来她掷的石片已经可以飞出十几米远了。


    她一片接一片的掷,丁落声就不停的找石片,许久之后她终于感到尽兴了,掷了手里的一块石片就收手了,弯腰伸手摸索了下地面毫不顾忌的坐了下去。


    何天依不掷了丁落声却接她的班,一片儿掷出去再低身寻一片掷出去……


    何天依坐在那儿静静地听着石片打在水面上“啪啪”的响声……


    丁落声侧身将手中的石片用力的掷出去,望着它飞速地漂远然后沉入了水里,拍拍手上的粉尘,转身坐在何天依旁边。


    “我听你每次都扔得挺好远的,你经常来这里吗?”何天依问。


    丁落声目光投在湖面上:“我感觉迷茫的时候偶尔会来这里走走。”


    “你也会有迷茫的时候?”何天依新奇的说。


    “我也是个人,当然会有迷茫的时候。”


    “哦,我以为你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


    丁落声莞尔:“那你以为我会做什么不无聊的事。”


    何天依抬头想了想:“我觉得像你们这样的人有什么心事一般都是喝酒、唱歌、打沙包或者赌钱之类的。”这是她综合了大部份见闻得出的结论。


    丁落声哈哈地笑:“不是谁都会打沙包和赌钱的,喝酒唱歌我倒是经常。其实不是所有人不开心都像你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发泄的方式,那你不开心的时候会做什么?”


    何天依微笑的拣了一块石头远远的投进湖里:“弹钢琴,开心就弹快乐的曲子,不开心就弹快节奏的曲子,我试过弹得最久的一次整整弹了两个小时,弹完之后感觉两只手都不是自己的了。”


    “那次为了什么事?”


    “我外婆去世。我的亲人很少,所以我对家人的感情特别深厚,自然而然很依赖他们,外婆的去世于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何天依回忆起过往来,“那时我消沉了将近三个月,虽然我在妈妈面前掩饰得很好,可还是被她发现了,后来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妈妈买了一只小狗回来,小狗买回家以后我的心情的确日渐晴朗起来。那只小狗陪了我两年多,有一天我带它出去的时候它不幸被车撞死了,于是我又过了一段食之无味的日子,妈妈说再买一只回来养的时候我拒绝了,因为我不想再承受一次失去它们的痛。我身边的至亲至爱,无论是人或动物,我都无法接受他们离开我的事实。”


    丁落声凝望着她,她脸上淡淡的,丝毫看不出半忧伤,仿佛她自己讲的是一件再普通平常不过的事。


    他见过纯粹的她,开朗的她,聪明的她,困窘的她,开心的她,唯独没有见过伤心难过的她!即使是昨晚那样令她难堪的事情,今天见到的她依旧是如同现在这个淡淡的样子,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什么时候她才会打心底里展现出悲伤的一面?


    不过他不是来挖掘她的伤痛的,所以他收起心里的疑问问起了别的问题:“你通常出门都会去哪儿玩?有没有什么娱乐的活动?”


    何天依眨眨眼:“我一般就是带将军大王他们几个来这里逛逛,要么就是带他们去商场买东西吃东西,要说娱乐活动我最常做的就是和温心去中心广场附近的海洋城二楼的电玩世界投篮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