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梦里天堂 > 第170章

第170章

    罗玉洁把手机扔在桌面,头微微仰天,眯起双眼,用手揉揉眉心,整个人感到十分疲劳。


    家里静静悄悄的,只有她自己在,父母也不知道上哪儿去会友了,家里的保姆大概出去买菜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过她的心情很糟糕,即使有人陪说话她也无力应付。


    何天依不见了,女儿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她之前那般笃定的告诉女儿会让何天依离开丁落声,现在见到女儿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她曾经度过最艰苦的六年,后来总算苦尽甘来,这十几年家庭和睦美满,家庭的社会地位也日渐高升。她本就是千金小姐,现在更是浑身散发着一种华贵之气,走出去无人不尊称一声江夫人。她这么尊贵的一个人,却终始在何婉面前自惭形秽,何婉永远是她心里迈不过去的一个坎。也许是报应吧,女儿的事竟然要求到何婉那里!尽量如此,她仍然不会后悔当年的回来找江建浩的决定。


    正沉淀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听到稳健快速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她睁开眼睛侧头望去,就看见江文成面色凝重的站在眼前。


    她讶然:“你怎么回来了?”


    “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爸去哪里了你知道是不是?”江文成的嗓音有些沉郁,他与她打电话的时候感觉到她前后的情绪有蹊跷,再打江文双的电话竟然没人接,整件事情串连起来透着古怪,既然母亲在电话不愿说他只能当面回来问她了。


    罗玉洁眼睛闪了闪,转过头不看他:“我不是说了吗,他应该有其他业务的事急着处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江文成瞧着她的神色更加肯定她知道些什么了,在她身边坐下,很是焦躁的望着她:“妈,你就告诉我吧,是不是双双,她做了什么事让爸帮她出面处理了?”


    罗玉洁急忙替江文双辩解:“不,不是双双。”


    “那是谁?”


    罗玉洁自知失言,踌躇着就是不说话,但她知道如果没有个合理的解释儿子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的。


    既然她那么肯定不是江文双,那就不是了。江文成脑中猛地闪过一些东西,疑虑地问:“妈,是不是你做了什么?你去找天依了?你跟她说了什么?”他越想越觉得可能,除了这件事就没别的了,他痛心疾首,“妈,我们已经有愧于她们家了,你还要再添加一条罪名吗?你要让她们家觉得我们家真的这样不堪吗?让她们家再一次对我们恨之入骨吗?你就告诉我你到底去做了什么吧,趁伤害还没形成之前我们去补救,既然不能消除她们对我们的恨意,至少我们可以减轻自己的罪恶感,妈。”他渴求的望着她。


    罗玉洁那天在江文双房间听到江文成说的话就猜测到他已经知道了何家的事,现在也不奇怪了。她左顾右盼就是不敢看他,很难为情,犹豫再三还是败落在他殷盼的目光中:“伤害已经形成了,恐怕已经来不及补救了。”声音弱了几分,“我去找的是她妈妈,让她妈妈劝她跟那个姓丁的男孩分手,后来扯到你爸已经跟她妈妈离婚的事,关于她失明的事也说了出来。本来我跟她妈妈是在屋子里说的,不知怎么的被她听到了,然后人就不见了,你爸现在去找她了。”


    “天依不见了?”江文成惊呼,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这件事与母亲有关,亲耳听到的时候还是不敢置信,“妈,你为了双双真的去劝天依跟别人分手,你怎么能这样做!别人对双双无意就算跟天依分手了也不会跟双双在一起,妈你太糊涂了。我现在去找天依,希望她平安无事,否则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心安。”他也不想浪费时间去追究责任了,站起来匆匆的走了出去。


    罗玉洁看着他的背影,脸上有几分懊悔。


    江文成刚走到院子就碰到了从外面回来的江文双,江文双看到他抿嘴低头不说话,似乎怕他责骂的样子,但他的目光只在她面上扫了一下就大步流星的走了。


    江文双以为他会责问自己为什么不接电话,却不想他连话都没跟她说一句,于是带着一肚子疑问进了客厅。


    她看见罗玉洁在沙发上发呆,走到对面的沙发把手袋扔在一边便一下瘫坐上去,懒懒的问道:“妈,哥哥去哪里?好像很赶的样子,见到我都理都不理我一下。对何天依就那么殷勤,不知道还以为她才是他妹妹呢。”她心情很坏,今天碰了钉子说出来的话也没好听。


    罗玉洁抬眸看了她一眼,没像以往那般对她关怀备至,神色复杂得费解,垂下眼帘轻而缓慢的说:“何天依的确是你们的妹妹。”


    “什么?”江文双跳了起来,感觉很不可思议,高声喊,“你再说一次,何天依是我们的妹妹?”


    罗玉洁无力的点头:“是的,她是你们的妹妹,比你们小一岁多。”


    江文双爆跳如雷:“不可能,我不信,她怎么会是我妹妹,我不信爸会做对不起我们的事。”她第一反应就是接受不了,父母多年来的恩爱情深她一直看在眼里,所以拒绝相信。


    罗玉洁叹了一气:“你跟我来,我有些事告诉你。”她站起来朝楼上走去。


    江文双看罗玉洁的神情不对劲,似乎要说的事很重要,思忖了下,跟了上去。


    罗玉洁到了自己的房间,等江文双进去后她就把门锁上,然后自己坐床,让江文双坐下床边的椅子上。


    在江文双狐疑的目光中,罗玉洁告诉了一段廿五年前面的往事。


    廿年前,罗玉洁还是个情窦初开天真烂漫的美丽富家女子,和在自家建筑公司工作相貌出众的孤儿穷小子江建浩相恋。他们的恋情被罗父罗母知道后糟到了强烈的反对,因为他们的身份相差太远了。罗家父母逼两人分手,将江建浩炒掉,不让她们见面。但罗玉洁还是偷偷偷摸摸的与江建浩在一起。罗父罗母大怒,把罗玉洁禁闭在家,不让她出门,并告诉江建浩,如果他不和她了断,家里宁愿将她关在家一辈子也不会让他们有机会见面。江建浩答应罗父罗母与罗玉洁分手,希望他们能放罗玉洁自由。但罗父罗母不轻易相信他,说除非他结婚了。为了罗玉洁的自由,江建浩很快经人介绍认识了何婉,并火速结婚。罗玉洁终于被家里放了出来,得知江建浩结婚的消息如雷轰顶心如死灰,但她也知道了江建浩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因为她对江建浩旧情难忘,而且她早已和他珠胎暗结,此时已经怀孕三个月。在孩子和新生活的抉择中,她选择了孩子,因为这是她与最爱的人的孩子。她在家口留下书信一个人偷偷去了广东。父母得知她有孩子后,千方百计打听她的下落但都无果,后来几经别人传迅劝她回来打掉孩子,不要毁掉自己以后的路。她没有听从父母的话,毅然决然的把孩子生下来,而且一生就是一对龙凤胎。父母通过她传递回去的信息知道她生了两个孩子后,狠心的与她断绝了关系,他们这样的家庭是容不下如此丑闻的。


    那时的艰辛可想而知,没有半个亲人在身边,只得请了个阿姨在月子里照顾母子三人。房租要交,孩子要奶粉钱,一家三口还要买衣服,她在家里带出来的那些钱不出一年就花光了。她只得再请阿姨帮她带孩子,自己去帮饭店洗碗,中午有空就到有钱人家做清洁,还买了一台二手缝纫机替别人缝缝补补添些外块。虽然她咬紧牙关起早贪黑的赚钱,日子还是过得捉襟见肘,她还是含泪坚持下去。孩子被别的孩子欺负说闲话,她很心痛,却无能为力。这都是她造成的,她心里对孩子十分愧疚。


    罗母到底心软,知道她过得这般苦难后心痛的背着罗父时常接济她,日子总算没那么难熬了。罗母于心不忍常常在与罗父说到她时垂泪,罗父听多了也动了恻隐之心。罗家只有她一个独生女,还有偌大家产要人继承,也不可能真的让她在外面自生自灭。既然木已成舟,孩子都几岁了,再置气也不能改变事实。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她过得那么清苦自己也心痛,最后父母只得把她们母子三个寻了回来。


    回到熟悉的地方后,原本已死的深情又再度得燃起来,她暗地里去找江建浩,两人抱头痛哭了一场。然后她把两个孩子的事和他说了,她知道如果当年和他说了他会劝自己打掉的。江建浩知道自己还有两个孩子时很是惊讶,又悔又恨。


    她把孩子们带出来与江建浩见面,江建浩十分疼惜孩子,但他已经有家庭,即使再疼惜也不能和她们母子三人天天见面,只好利用晚上下班和他们吃晚饭及休息的时候偷偷聚在一块。当孩子们问爸爸为什么不和他们住一起时便编了个借口说爸爸因为工作关系住在公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