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梦里天堂 > 第171章

第171章

    江建浩自觉对不起孩子,尤其知道他们曾经吃过那么多苦,对他们异常宠溺。就这样过了一年,她越来越不满足现状,她和江建浩名不正言不顺的,不但委屈了自己也委屈了一双女儿。她知道让他离婚不道德,可她也为他生儿育女,为什么何婉能和他在一起而自己却见不得光,和他见面都要掩人耳目。纵然再不忿又如何,她能做的就是让江建浩把所有时间留给她们母子三人。


    事情的转折出现在那年的六一儿童节,儿女都希望江建浩陪他们一起过。江建浩本来就对儿女有极大愧疚,又因为这是他和她们母子三人过的第一个儿童节,自然答应了。所以他和何婉母女撤了个谎,说自己要出差,不能陪她们过节日。在家中出来就带她们母子三人去了游乐园,却不想在游乐园被何婉母女撞破,何天依受不了刺激从游乐园中跑了出去,江建浩见势不妙也急忙找了个借口追了出去。她的一双孩子并不知情,对于当时的情况只是很好奇。何天依跑出去时被一辆失控的车子撞到,从那以后就失明了,那天发生的事也忘了。


    无论江建浩如何忏悔,何婉始终对他冷冰冰的。罗玉洁心中有愧,找机会将自己与江建浩然的事说出来,希望得到她谅解。可是何婉不可能原谅她的。最后何婉提出与江建浩离婚,同时提出两个条件,第一:不让何天依知道她和江建浩离婚的事;第二:当时还叫江馨的的何天依改姓何并改名,就是现在的名字;第三:为了在何天依面前保持她们夫妻的完整婚姻,江建浩要继续留在何家两年,两年后他可以离开,但每年还要回去几次陪伴何天依,直到她结婚。江建浩无条件同意,而且把自己的所有财产留给何家,罗家这边也通过江建浩拿了30万出来表示歉意,何婉没有推辞。


    一切按照约定行事。


    两年后,江建浩离开何家,正式与罗玉洁结婚,同时两次进入罗式集团工作。江建浩与罗玉洁结婚后并没有住在罗家,为了向罗父罗母证明自己,江建浩在工作上努力拼搏,做出了一番好成绩,终于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在他们的坚持下一家四口下顺理成章的住进了罗家。


    故事一直发展到今天,罗玉洁为了江文双去找何婉,不经意被何天依知道了真相,然后离家出走,江建浩和江文成心急火燎的去寻找……


    江文双听完,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哈哈地大笑,笑花枝乱颤,上气不接下气。


    多么讽刺啊,那个和她抢男朋友的何天依、和她抢哥哥的何天依、她看不起的何天依、她讨厌的何天依、她认为没有资格和她比较的何天依,却一直处处占着便宜站在上风的何天依,居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她自己今天能有个美满的家也有何天依的一份功劳,何天依的失明全是因为自己和哥哥抢了她的爸爸,她的所有东西仿佛都沾着何天依的光!


    何天依多可怜啊,被她抢了父亲,还要被她抢男朋友,甚至因此失踪了。她有风光何天依就有多悲惨,何天依多落魄她就有多可恶……


    报应,真是报应,难怪她会和何天有诸多牵绊,每个牵绊犹如一个赌局,她每一局都输了,输得一败涂地,原来是上天在替何天依报复她,亏她还时时自视甚高,觉得何天依根本不配和她争!


    当一个好强高傲的人发现自己几乎所有的值得炫耀的资本都是那个因为自己坠落谷底的人给自己的,无疑是平地惊雷晴天霹雳。


    罗玉洁被江双文的样子吓到了,走到她面前搂着她:“双双,你别这样,不要吓妈妈。”泪水滚滚而下。


    江文双笑着笑着也笑出了眼泪,泪水一滴滴落入罗玉洁的衣衫,她在罗玉洁怀里抽气颤抖了一会儿,笑意渐渐从嘴边隐去,抿着嘴唇,目光呆滞。


    何天依睁开眼睛视触到柔和的光亮时,还有一丝恍惚,当看到泛黄的天花板及床边的中式衣柜和墙壁上贴着的挂图映入眼帘,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能看见了。


    房里只有她一个人,温心不知道去哪里了。


    她坐起来揭开身上那张粉紫色间格的薄被子,自己挪到了床边。床头的桌子上摆放的十分整齐。靠床这边放了几本书,书旁边是几瓶护肤品,护肤品前面立着一面方方正正的小镜子,镜子右侧有个闹钟,上面的秒针在嘀嘀地走,她研究了好一会儿才看出来是4点45分。闹钟过去是个陶瓷娃娃,这个陶瓷娃娃胖胖的,头上扎了两个马尾辫,看着十分可爱的,但她的脸上却花了,一根根蓝色线条错乱纵横的划在上面,几乎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好像是有人拿笔划上去的,她皱了下眉头,视线再往外移,最外则是一个纸盒,里面堆了些纸张的碎片,上面几片紫色的尤为显眼。


    她把目光转回小镜子上,伸手去拿。


    头微低垂,镜子里是个年轻的女孩儿,一头乌黑如瀑布的长发随意垂在脑后,有几缕落在肩上。一张白净的鹅蛋脸,鼻子挺直,小巧的嘴有些干燥,如弯月的眉毛下是一双澄莹明亮的眼睛,眼里带着好奇和迷惘。


    她眨眨眼,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眨眨眼,她侧头,镜子里的人也侧头。


    原来这就是她的模样。


    她放下镜子环顾四周,从墙壁和地板的颜色可以看出这个房间已经有些年头了。房间不大,床几乎占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加上床尾那个高度与宽度差不多相等的衣柜,剩下的空间非常很少。衣柜的脚边有个鞋架,上面第一层放着一双拖鞋和第二层是两双凉鞋,最后一层有两个鞋盒,应该装着的是冬天的鞋子吧。而鞋架的左边是个纸箱,里头装着好些衣物,好像一块块碎布,应该是弃废的,但颜色亮丽,倒像是新的一样。


    何天依疑惑的思索了下,下了床慢慢的走过去,弯腰蹲在纸箱旁边,双手去触摸那些碎布。碎布的是紫色的,手感非常好,光滑柔软,还有种凉丝丝的感觉,她似曾相识。将紫色的碎布翻开,她见到了一些粉色的碎布,用手揉捻了下,她愣了下,闭着眼睛感受,随即缓缓的睁开眼睛。右手颤抖着往下翻,一对崭新的手套和一双崭新的皮鞋被剪得稀烂,她豁然把碎布一推,把下面的东西重新掩盖。


    她压抑着起伏的胸膛,慢慢站起来,仿佛想到什么,她把视线投到桌面上的陶瓷娃娃身上,然后看向装纸碎片的盒子里,然后一步一步走过去。


    她将那些紫色的纸片拿出来一块块的拼凑在一起,幸而纸片不是很碎小,七八片就凑成了一张四指宽的长形纸张,一共拼出了两张。每一张上面的左边都印着醒目的100元的字样,她用手指在桌面上照着上面的数字闭着眼睛画了一遍,她停下手指睁大眼睛。


    她的心也仿佛被剪刀一刀刀的剪开,血流不止。


    “天依,你起来了。”温心笑容温暖的端着碗热腾腾的面进门,当她看到何天依前面的排放整齐的现金卷时如被雷击,霎时面色灰白,手里的东西也“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何天依缓缓转过头,目光深然的凝视着她。


    两个人就这样无声的对视,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这三年来,你有没有把我当过朋友?”何天依的声音竟然出奇的平静。


    温心没有答,双眼牢牢的套在何天依清澈明亮的眼眸上,抿紧嘴唇不说话。


    “你说啊,你有没有把我当过朋友?为什么把我送给你的的所有东西都毁坏了?如果你不把我当朋友为什么要心甘情愿的陪我逛街,还给我讲那么多知识和见闻?我难过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安慰我?担心我一个人面对别人有危险你还想办法陪我一块去?我们这些年无话不说的交心都是假的吗?我们这些年的情谊都是假的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何天依的声音渐渐高了起来,满脸痛色,她以为亲情和爱情是假的,最少她还有友情,还有个对她推心置腹的好朋友,她还不至于一无所有,可原来友情也是假的,老天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


    温心已从惊慌中镇静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何天依的眼睛可以看见了,也不想去研究。既然何天依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她就没什么好掩饰的,承认得很干脆:“是,都是假的,我从来没把你当过朋友。每次看到你,都觉得是对我的一种羞辱。从你认识我那天开始,你妈就找到我,把她和你爸离婚的事告诉我了,她说你很可怜很孤独,她恳求我跟你做好朋友,甚至给我钱,为的就是让你过得更开心一点。我答应了她,但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恨你了。凭什么你一个瞎子可以过得那么幸福?即使父母离婚了,他们也在想办法让你无知的活地笑声当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