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梦里天堂 > 第172章

第172章

    温心的表情变得狰狞:“你知道我为什么很少去你家和教堂吗?因为我不想看见你和你妈母慈女孝的样子,也不愿意看见教堂里那群孤儿也过得比我开心。明明你们都不如我,可我却过得比你们悲惨。我们家三天两头鸡犬不宁,我爸和我妈动不动就打架,有时候还拿我来撒气。一个酒鬼一个赌鬼,没钱了就互相埋怨打骂,他们根本就不管我。我爸因为喝酒误事不知道换了多少次工作,他的工资都不够他买酒喝。我妈有工作,她的工资也不够还她的赌债。我考上了大学他们也不让我读,还让我赚钱养家。我工作之后就天天想着在我这里搜刮,两个人常常为了谁在我这里拿的钱多一点大打出手。我讨厌这个家,在这里我永远都是战战兢兢担惊受怕。我感觉自己就像活在一个战场,随时都有枪炮轰炸,而我还要防着不被你知道,因为我不需要你可怜。可是我不甘心,一个瞎子居然比我过得幸福那么多,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她瞪着何天依,目眦尽裂。


    何天依讶然,她不知道温心隐瞒这么多是因为嫉妒自己,她几乎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温心,可温心却什么都没有跟自己说过:“可是,就算我知道你这些事我也不会笑话你,难道你认识我那么久都不相信我的为人吗?”她真的不敢置信这就是那个总是陪在她身边和风细雨支持她开解她安慰她的温心,温心对她的好也还历历在目,“既然你对我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大可以不用遵守对我妈的承诺,你这样不觉得很累装?”


    温心冷笑,把目光别开不看她:“我对你好,那是你自以为是。我从来不会没有目的地去做一件事,还记得我帮你化过的妆吗?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化了之后去玩了半天在你回家之前一定帮你缷掉?因为我把你的脸化得跟唱大戏的差不多,去哪里都有人笑话,你还不自知的感觉化妆新鲜好玩,对我来说确实新鲜好玩。我带你去逛街告诉你那么多就是想让你羡慕激动,痛恨自己是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就像我告诉你大海有多漂亮一样。我陪你去相亲,就是要看看你怎么自讨屈辱,还有我看似骂杨华的话其实是想让你自惭形秽的。那天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是我故意调的闹钟,同事要我去顶替当然也是骗你的,我躲在你后面本来是想看看杨华被你讽刺了之后会不会报复你,可是没想到你被丁落声带走了。我也不是好心才没告诉你妈你跟杨华说的话,因为说了你就知道是我说了,所以我才没冒那个险。你的很多事我都会跟你妈说,阿成要带你去美国的事就是我告诉她的,因为我知道她对你保护得那么严谨是不会随便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她一定会阻止这件事。所以说到这儿,你应该听明白了,我不希望你看见。我对你的任何事都不感觉兴趣,但我很恶心你每次在我面前得意洋洋的嘴脸,炫耀你认识了多少有钱的人,对你有多好,你有多受欢迎……”


    “我没有。”何天依大喊着后退了一步,四肢百骸都在痛,她没想到温心这么恨她,恨到想她死,恨到想要她永不翻身,“把我认识的人告诉你只是想跟你分享这件事,并不是在向你炫耀,好朋友难道不是应该这样吗?你为什么要曲解我的意思……”


    “你还说你没有炫耀,没有炫耀你为什么要把两张现金卷塞给我,为什么要把阿成送你的裙子送给我?不就是想告诉我我梦寐以求的东西你唾手可得吗?不就是想告诉我我只能捡你不要的东西吗?你又何必装作大方送给我,我一点也不稀罕。可是你的命为什么这么好?”温心移过头,目光像火一般落在何天依身上,“明明是个瞎子,居然有个那么有钱那么优秀的人喜欢,你到底好在哪里?”她当时几次告诉过何天依她和丁落声的差距,何天依虽然开始被她影响了,但没想到两人还是走到了一起。


    何天依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跟温心要好才会告诉她那么多事,才会把自己用不到的东西给她,她竟然觉得自己在炫耀。原来在温心的心目中她是这样一个人,多可笑啊。嫉妒让一个人失去理智失去判断,现在她看见了温心会不会有一种想要杀了她的冲动呢。


    她回想一些曾经和温心一起经历的事情,很多当时不觉有异的事现在都可以找出问题了,温心做的每一件做和每一句话果然都是有目的的,收留她在家这一件,就是一个目的。


    “这么说就算是我没有叫你不要告诉我妈我在你家里,你也不会告诉她,是不是?”


    “是。”


    何天依神色黯淡的点点头,她整个人已经麻木了,先是扫了一眼桌面上的现金卷和陶瓷娃娃,再扭头瞥着装碎布的纸箱。


    陶瓷娃娃、手套和粉色裙子是她送给温心的礼物,粉色的裙子原本是她买给自己穿的,后来觉得粉色太粉嫩就没穿,温心生日的时候送给了她。她觉得温心娇俏玲珑,声音柔顺,简直是个可爱的娃娃,衬上粉色一定很好看。那双皮鞋她穿过三次,因为有些刮脚就拿给了温心,温心试过觉得合适就留了下来。紫色裙子是阿成给她的,两张现金卷是丁小乐给的……


    既然大家都撕破了脸,何天依已经没必要留在这里了,她收回视线没再看温心一眼,就慢慢走了出去。温心也没有看她,只是愤恨的站在那时。


    何天依走到门口忽然停了下,微侧过头,声音低沉:“那箱牛奶,你知不知道已经过期了?”


    过了片刻,才听到温心依旧柔软的嗓音:“知道。”正如她自己所说,她不会没有目的地去做一件事,和何天依成为朋友,就是她最初衷的目的。如果何天依弱一点,笨一点,身边的人对她坏一点,也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发生。她也许会真心诚意和何天依做朋友,可惜没有如果。


    何天依不再说话,毫不犹豫的走出去。


    门外竟然下起了小雨,何天依抬头看了一下灰暗的天空,没有迟疑的步入了雨中,雨点沙沙的洒在她头上身上,她全然不顾。


    她走到了小区的公交车南站,然后站在那里屹立不动。她头发和衣衫半湿,水珠顺着头发一滴一滴落下,她仿佛一点知觉也没有,旁边等车的人都把目光投过去望着她。


    一辆公交车从后面开了过来,等车的人赶忙跳上了车,何天依行到车门口,并没上车,只是看着车里的黑黑瘦瘦的司机。司机转过头一看,有些意外:“天依,你怎么在这里?你妈妈找你找得很着急,你打个电话给她吧。”


    是王师傅的声音。


    何天依盯着王师傅看,淡然的问:“王师傅,这些年你们那么关照我,是不是我妈交待的?”


    王师傅一愣,对上她的眼睛,虽然她的目光虽和平日一样淡淡然,却犀利如刀,仿佛能看见自己一般。他想了想,轻轻的点点头,即时记起她看不见,又不轻不重的说了个是字。


    当年何婉去到他们这个公交车的集团,找到他们经理,拜托他让走这条路线的司机载到何天依时照顾她一下。何婉说了原委,何家只有她们母子相依为命,而何天依又看不见,但是她总要学着一个人独立外出。所以何婉拜托他们走这条路线的公交车司机在载到何天依时照看她一下,还承诺给走这条路线的每个司机每个月两百块钱。何婉希望何天依在得到帮助的同时也希望她相信世上有那么多好人。经理和他们被何婉伟大的母爱感动,不但没收何婉的钱答应在车上照顾何天依,还让其他路线的司机在载到何天依时也照顾她一下。旧的司机走了新的司机就承接下去。何婉过年过节都会给他们送些礼物,推都推不掉。今天不知道何家出了什么事,现在王师傅后悔当时怎么没留个何婉的电话。


    何天依得到答案,说了句谢谢,转身顺着没有尽头的马路一直往前走去。她的背影落寞又孤单,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王师傅看不懂了,既然走的是和他开的公交车同一个方向,为什么不坐公交车呢?他摇摇头,关上车门启动车子直道而行。


    雨色凄迷的街中何天依孤独的身影在缓缓前行,雨水打在她脸上,迷糊了双眼,她也没有用手去擦拭,似乎走路才是最重要的事。


    她路过了小区的公交车西站并没有停下脚步,仍然不紧不慢走向前面的路,陈阿姨的报亭就在前面。


    还有几步就到陈阿姨的报亭了,里面传出陈阿姨说话的声音,可能是因为雨声沙沙作响的关系,陈阿姨的嗓门也比平时高一倍,而且她应该在听电话,何天依甚至猜到她在听谁的电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