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南朝不殆录 > 第8章 冼姨

第8章 冼姨

    民众期待的救星,湘东王萧绎到底还是等到了麾下王僧辩攻破长沙城,斩下不听话侄子萧誉脑袋的好消息。首级传到江陵,萧绎令送还长沙下葬。


    萧绎宣布了先帝已经驾崩的消息,用檀木琢刻死去老爹的雕像,供奉在百福殿,时不时恭谨地问候一番。


    他不承认三哥萧纲新帝登基的年号大宝,仍然称今年是太清四年。


    笑话,叛军所立的傀儡岂能作数。待平叛成功,自己将会无可争议地承继大统。


    陈霸先也只能让全军陪着重新举哀一次。


    理由就说上次出征匆忙不够正式。这次祭品所用的牛猪羊的规格更加高级,令记事参军赵知礼做一篇祭文,把叛军再痛骂一顿。


    形式都可以由着萧绎来,只要他肯起兵讨伐叛军就好。因为光靠骂,是骂不死叛军的。


    萧绎将平叛檄文移送四方,陈霸先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起兵了。


    萧氏诸藩合力,实力远远凌驾在叛军之上,必能救民于水火之中。自己也可以打回吴兴,救出妻儿。


    结果老萧家的做法,立刻让陈霸先开了眼界。


    鄱阳王萧范率数万人马讨贼,寻阳王萧大心令徐嗣徽率二千人筑垒稽亭,当成敌军堵住。


    因为萧范曾经派部将侯瑱率精兵五千,帮助他要攻打的对头,两边就此结下了仇怨。


    萧范不像萧绎那么手黑,没能狠下心攻打同族,结果数万人的军队粮食断绝,饿死众多。自己也愤恚交加,疽发于背,活活气死了。


    江东残破,唯有荆州、益州所部完整,实力依然强大。


    太尉、益州刺史、武陵王萧纪派儿子萧圆照率兵三万出川,受湘东王萧绎节制。


    萧纪很了解自己七哥的为人,嘱咐儿子一定要听七叔的指挥。


    蜀地军队顺流而下,行至巴水,萧绎的命令到了:萧圆照授信州刺史,令屯军白帝城,不准继续前行东下。


    看来萧绎还是不太放心自己的八弟。


    种种匪夷所思的行为,让陈霸先一阵眼花缭乱——不是明明发了檄文,要一致联合讨伐叛军么?


    此时北朝也发生了一件不小的事情,东魏的皇帝禅位给了权臣高洋,国号改为北齐。


    不管是叫东魏,还是叫北齐,对萧氏诸王来说,远在江北的敌人,肯定不如身边的兄弟来得威胁要大。


    陈霸先有点吃不准当前的情况,到底还能不能起兵响应了。


    萧氏同族都彼此提防,自己一个外人,发兵很可能被当作某一方的派系,遭到莫名其妙的阻拦和打击。


    前车之鉴摆在那里,陈霸先还是小心谨慎起见,审视周边各个势力和自家的关系。


    先看南康郡附近。


    衡州刺史是从成州刺史转过来的王怀明,前年讨伐元景仲时有过合作,关系不错。


    广州刺史萧勃,是自己捧起来的,军事上没有能力,会拖后腿做些小动作。


    湘州刺史,新任长沙王萧韶是萧绎所封,属于己方势力。


    荆州是萧绎的大本营。


    郢州是萧绎接下来东进的必经之路,不用自己来操心。


    再看辖地交州附近。


    交州位于南部最西端,算是化外之地开发得最好的州郡。


    交州的南面虽然还有爱州、德州、利州、明州,都是蛮荒未开垦之地,自己讨伐李天宝的时候去过,人口稀少不服王化,羁縻而已。


    沿海一路往东,黄州、越州、合州、崖州、罗州、高州,俗称百越之地,都是俚、僚人的聚集之地,与中央相隔太过遥远,常年保持半独立的状态,不太关心中央之事。


    等等,此人为何会驻军自己的北面,其中只怕别有缘故。


    陈霸先说的是高州刺史李迁仕。


    根据南野传来的情报,他率领一支军队,占领了南康郡北面四百多里外的大皋口,正好挡在自己预定的进军路线上。


    台城陷落已有一年,李迁仕赴援无果,怎么也该撤回辖地了。


    高州距大皋口二千里,粮道漫长,李迁仕带兵驻留不回,他究竟是想干什么?


    想起萧勃当初劝阻自己讨贼时,曾经说过:河东、桂阳相次屠戮,邵陵、开建亲寻干戈,李迁仕许身当阳,便夺马仗。


    当阳公是寻阳王萧大心最初就藩的封号,李迁仕是寻阳王的人?


    陈霸先思考一番,要试探出李迁仕的真实意图,其实并不困难。


    他定下以退为进之策,后撤一百五十里,修缮崎头古城,将自己的治所迁了过去,退回到刚出大庾岭的位置,放一个空荡荡的南康郡在那里。


    如果李迁仕一片忠心讨贼,对于此地应该是毫不动心,挥军北上才对。


    要是他反而乘机南下,就说明……


    数日后,李迁仕毫不客气地派遣部下一千人,由骁将杜平虏率领,南下来到灨石,叮叮当当筑起城来,名为鱼梁城,距南康郡两百里。


    狐狸尾巴一下子就露出来了啊。


    陈霸先轻蔑地一笑,指名麾下的勇将道:”文育,你领兵二千,去会一会这位杜平虏。如果他的城快造好了,我们就接收下来吧。”


    三百五十里路程,周文育带兵日行七十里,于五日后急袭了杜平虏。


    正忙着堆土砌墙的工程队仓促之间来不及拿起武器反抗,又见素来勇猛的自家主将带领亲兵上前迎战,却没能在敌将手里讨到分毫便宜。


    对方人数比己方多了一倍,于是工程队落荒而逃,将快要建好的城池拱手让了出来。


    李迁仕本想捡个便宜南康郡,不想反倒吃了个大亏,免费建了座鱼梁城送给陈霸先。


    他不肯善罢甘休,整顿人马复来夺城,要替自家的骁将报仇雪耻,挽回面子。


    结果李迁仕不但没有挽回面子,还栽在了一个女人手里。


    而且是拖着侯胜北一起下水,害得侯胜北一辈子在某个女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


    七月残暑未消,侯胜北像条死狗一般,躺在自家门口的树荫下。屋里热得像蒸笼,读书只怕是要读出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


    阿父、晓叔、还有大壮哥离开快有两个月了,颇有些思念他们。阿母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据说就快要生了。


    他闭着眼睛想,会是个弟弟还是妹妹呢?自己马上要当兄长了啊。


    正迷迷糊糊间,突然被人踢了一下,还没睁开眼,又挨了一脚。


    “哎哟,谁踢我?”


    ”小郎君,我以为你在睡觉,就踢醒你啰。“是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甜甜的。


    侯胜北一肚子火不好发出来,一个翻身爬了起来。


    只见此女头戴一块五彩头巾,梳起的黑发上插着多根银簪,像是头上开了把折扇。耳朵戴环,手腕戴镯,脖子挂着银项圈,稍微一动就叮铃当啷一阵清脆响声。


    上身穿一件无领无扣的湖蓝色对襟衫,下身穿着不到膝盖的黑红相间短筒裙,露着两条白生生的大长腿――刚才就是这两条腿踢的他。


    两只眼睛笑眯眯地弯成缝,正居高临下地瞅着他。后面跟着两个打扮差不多,脸上纹面的俚女侍卫。


    “小郎君,你家巴雅可在家?”(注1)


    “什么爸呀妈的,你哪位啊?”他知道这是更南面一些的俚人装束打扮,侯家也有俚人的血统,倒也不觉得诧异。


    “就是你阿爷呀。劳烦小郎君通报,说高凉郡的小英前来拜会啰。”


    “高凉郡到我们这里相距一千两百里,那么大老远的,过来拜访作甚。”


    “哟,小郎君的算术恁得好,我都不记路的呢。”女郎掏出一把槟榔:“吃不吃?”


    “不用了,吃得满嘴血红血红的。还是请道明来意吧。”


    “估摸我那嫂子快生了,我阿哥又诸事缠身回不来。急啊急,翻来覆去到天亮啰。”女郎说话像是唱山歌:“所以托我回来顺路看一看哟。”


    侯胜北一转念,明白了:”是我阿父拜托你来探望阿母的?“


    “有你阿父信一封哟,小北。”


    侯胜北垮下了脸,看来多半是真的了,阿父怎么每次尽挑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当信使呢。


    ”你阿父和我如兄妹哟。“女郎把脸凑近了,清秀又充满英气:”小北表面是乖孩子,肚里实际坏得很呐。“


    ”你胡说,我一向表里如一。“


    ”嘻嘻,万物有灵,你冼姨我看人可准了。“


    侯胜北挠头不已。


    冼英,高凉太守夫人,掌管部落十万余家的俚酋大统领,就这么被他领进了家门。


    进门之后,冼英规规矩矩地和侯文捍二老见礼,又温言与阿母叙话。完全收起刚才那副古灵精怪的样子,从蛮族女子到汉晋风度的太守夫人,风格切换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那就是喜欢调侃我一个小辈啰?“


    侯胜北咬牙切齿,他能想象冼英会怎么回答。


    ”说对咯,小北。“


    从阿父的信里和冼英的讲述,侯胜北把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串了起来。


    早些时候,李迁仕占据了大皋口,召见高凉太守冯宝,也就是冼英的夫君,去商议讨伐叛军的事情。


    冯宝想去,被冼英拦住了,说刺史无故不应该召见太守,必欲诈君共反。


    冯宝不解,冼英说李迁仕援助建康时,最初称病不行,铸兵聚众而后召君。此必欲质君以发君之兵也,愿且无往,以观其变。


    冼英再次强调了她那套看人的本事,咬定李迁仕不是好人要造反。冯宝平时都听妻子的,这次也不例外,于是找个理由推辞不去。


    没过几天,李迁仕果然中了陈霸先之计,派遣杜平虏南下,暴露了自己野心家的身份。


    冼英一看,杜平虏出门,李迁仕手下没了勇将,一个人守家是个好机会。


    不过强攻敌军据点的难度还是有些大,冼英劝自家夫君道:”你要是去了肯定起冲突,就说自己不敢去,派夫人代替前往。由我带千余人扮作商队,挑着担子,唱着山歌,靠近了偷袭他,一定能得手。“


    侯胜北心下嘀咕,明明就是你自己想去惹事,我这冯宝姨父唯妻是从,真是可怜。


    此时杜平虏还在筑着鱼梁城,周文育则在偷袭他的路上。


    李迁仕见到冼英带着进贡礼品的商队,听着俚族悠扬的山歌,欣赏白白的大长腿,心情愉快得很。


    然后他就和侯胜北刚才一样,突如其来地挨了一脚。千余百越俚人一下子从担子里抽出兵刃,呐喊着冲杀过来。


    李迁仕猝不及防之下大败,脆弱的心灵受到惊吓,带着部队赶紧转移去了宁都。


    冼英带着族人将大皋口一顿打砸,大闹了一场,心情满足极了。


    此时杜平虏的建筑队被周文育打败,鱼梁城被夺。冼英就向着那个方向退走,顺便见识一下陈霸先这位名人。


    李迁仕看着大皋口的满地狼藉,又接到鱼梁城被夺的消息,内心充满了屈辱,于是点起全部精锐人马,老弱残兵一个不要,水陆并进,气势汹汹地要去找回面子。


    悲剧的是,他不仅没能找回面子,还丢了更大的面子。


    周文育出战,李迁仕兵锋甚锐,双方一时相持不下。刚好杜僧明率领援军开到,陈霸先麾下两名勇将联手,李迁仕选拔的精锐也敌不过。水师部队又遭到侯文都率领的部队攻击,舰船被烧。(注2)


    李迁仕再也顾不得面子,不敢回大皋口,一路向北溃退到了新淦。


    收拾了李迁仕,陈霸先引军来到了灨石。


    此时他麾下的兵马比以前多得多了。收降蔡路养的旧部,经过半年积累,足有两万余人。


    大军威风堂堂开到,冼英称赞不已:”我们高州小地方,哪里有这样的军队哟。陈将军身材高大,比我那夫君可气派多了。”


    当然了,冯宝姨父在你面前,能抬得起头来才怪了。侯胜北腹诽道。


    “陈将军麾下的各位将领大多是江南人,说话软软糯糯的,听起来吃力得很。还是觉得岭南人亲切,你阿父只大我两岁,于是认了他做阿兄啰。”(注3)


    原来只比我阿父小两岁,怪不得要我叫你冼姨。不过就凭见面的那样子,也太不像快要三十,已嫁为人妇的女子了吧。


    侯胜北受的传统教育,还是认为女子以贤良淑德为美。不过冼姨这种类型的性格也不错,就是只有冯宝姨父这样的好脾气才受得了。


    “好啦,看过阿嫂没事就放心了。你们有书信,就让我这侍卫带回去给阿兄吧。我还要赶紧回去说服夫君相助陈将军哩。”


    冼英留下一个女侍卫,推辞了侯夫人的挽留,坚持要即刻出发,赶回高凉郡。


    “小北,阿母身子不便,替我送送你冼姨。”


    好吧,看来这个姨是只有认下来了。


    侯胜北送冼姨出门走了一段路,刚道了分别,突然脸颊一疼,又被偷袭了。


    冼姨揪着他脸颊往两边扯:“小北,等冼姨准备好了兵丁粮食,送去给陈将军。到时候还从这边过,来看嫂子和小宝宝,还有你啰。”


    还要来啊。侯胜北哭丧着脸道:“小北届时一定恭迎冼姨。”


    “好咧,我一眼看到你,就知道是个会惹麻烦的小郎君哎。你冼姨我看人可准了。”


    松手拍拍侯胜北的脸蛋,冼姨唱着山歌走了,风中萦绕着她清脆的歌声:


    山水相依哎


    阿哥就是阿妹的山


    阿妹就似阿哥的水啰


    山水相伴哎


    牵手可爱的小阿妹


    对你说说心里的话啰


    阿哥阿妹永相随


    是日,侯胜北在他的宝录卷轴上,写下了新的一行:


    大宝元年暑七月十一


    敌军示之不能,不能见破者,殆——闻冼英袭李迁仕于大皋口有感


    -----------------


    注1:巴雅为黎族语中对男性长辈的称呼


    注2:(李迁仕)闻平虏败,留老弱于大皋,悉选精兵自将以攻文育,其锋甚锐,军人惮之。文育与战,迁仕稍却,相持未解,会高祖遣杜僧明来援,别破迁仕水军,迁仕众溃,不敢过大皋,直走新淦。


    注3:冼夫人的生年有多种说法,本故事取522年出生


    《地名对照》


    稽亭:今九江市东长江南岸


    崎头古城:今大余县东章江曲流处


    大皋口:今吉安市南二十里赣江畔


    鱼梁城:今万安县南五里


    宁都:今宁都县


    新淦:今新干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