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南朝不殆录 > 第9章 封赏

第9章 封赏

    击败李迁仕之后,萧绎承制,授陈霸先为通直散骑常侍、使持节、信威将军、豫州刺史、领豫章内史,南野县伯改封长城县侯。


    时隔不久,又加授陈霸先为散骑常侍、都督六郡诸军事、军师将军、南江州刺史,持节、豫章内史、封爵如故。


    麾下诸将纷纷议论:


    “这次独眼龙殿下倒是没吝啬封赏,看来发兵平叛就在眼前,要我们出死力了。”


    “我们打败蔡路养,击退李迁仕,萧绎看到了我军实力,才想着得好好利用一番吧。”


    “有我们牵制,东扬州的叛军不能放心地绕道过去攻打他,算盘倒是打得挺精的。”


    “看得出开始还是舍不得,升一级空头官衔就想打发了主公。豫州刺史的这个饼,也是画得大,吃不着。”


    “换成南江州,打下来就可以吃到了。”


    陈霸先端坐中央,静静听着,众将对湘东王的看法大多不太友好,应是此前萧绎留下的刻薄印象积重难返的缘故。


    不过此次的收获不可谓不大,蛰伏半年积蓄实力的结果,换来了丰厚的回报。


    最初封赏的通直散骑常侍是十一班,升了一级。


    使持节,可杀二千石以下官员。


    信威将军是十六班,比起之前的明威将军连升了三级。


    豫章是进军路线上的重镇,作为攻击叛军的基地,领豫章内史必不可少。


    长城县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封侯到这里算是衣锦还乡,看得出萧绎还是用心思考过的。


    豫州刺史就有点讽刺了。悬觚是侯景最初的老窝,萧绎是要自己消灭叛军打到黄河岸边,才能获得实际辖地吗?江北之地可都落入新建国的北齐之手了。


    攻下江州,解放建康,渡江北上,攻占寿阳,渡过淮水,才到达豫州。


    单靠豫章郡一地,怎么可能支持这一路上的用兵?


    所以陈霸先表示不太满意,而萧绎给出的新条件,比他原来期待的更好。


    散骑常侍是十二班,又升了一级。


    加封都督六郡诸军事,可以名正言顺地统辖周边诸郡的军务。


    军师将军是十九班,又连升了三级。立功再上一级,就是四平四翊的重号将军,开战前给出这个官衔,萧绎的期待不言而喻。


    南江州包括了豫章,现在自军所处的灨石、接下来要去的大皋口、李迁仕逃往的新淦、支持李迁仕的宁都……


    这些都是自己的辖地,只要进兵取下,就可以获得讨伐叛军的前进基地。


    谁能理解,自己争取这些条件,不过是为了完成平叛事业所需,并非看重富贵荣华呢?


    如果可以拿来交换,自己宁愿付出所有这些身外之物,来换取要儿和昌儿的平安消息。


    陈霸先收住烦扰思绪,毅然挺身站起。


    见主公起身有话要说,诸将停止了讨论。


    陈霸先扫视一圈,语速缓慢有力:“周文育破敌夺城有功,湘东王承制,授假节、雄信将军、义州刺史。”


    众将以羡慕的目光看向首位得封一州刺史的同僚,一个个燃起了立功受赏的斗志。


    “周文育、杜僧明、侯安都、徐度、杜棱。”


    “末将在!”


    “李迁仕得宁都刘蔼等人资助舟舰兵仗,声势复振,窥我之心不死。你等五人率军二万,北上百里,于白口筑城当之。”


    “得令!”


    “筑城之后,文育可率军过赣水,屯兵西昌。敌若来犯,战或不战,卿自决之。”


    “末将遵令!”


    陈霸先停顿了片刻,下一句话包含坚定不移的决心:”李迁仕伏诛之日,便是我军进兵讨贼平叛之时!”


    众将轰然领命。


    “必擒李迁仕,为我军北上扫清道路!”


    就在陈霸先发布命令,诸将率军前往白口的同时,叛军的魔爪也已经伸了过来。


    叛军大将任约、卢晖攻克晋熙,进袭江州。


    寻阳王萧大心遣司马韦质一战败北,举州投降,叛军兵锋直抵荆、郢二州。


    前太子洗马韦藏镇守建昌,有甲士五千。闻江州陷落,韦藏欲投奔江陵,为部下所杀。


    叛军行台于庆一路杀到了豫章。


    行台即行动在外的尚书台,所设的官属与中央相同,本是十五班以上的高级官员才会有的任命。羯贼却下了道命令,所有出征在外的将帅皆称为行台,制度混乱,全无体统。


    没体统归没体统,战力强大是实打实的,于庆很快攻克了豫章郡。


    豫章守将侯瑱之前在鄱阳王手下领兵,由于被寻阳王截断粮道没饭吃,军士纷纷饿死。


    鄱阳王被气死之后,侯瑱率领余部来到豫章,杀了太守庄铁,占据了这块地盘。


    侯瑱遭到于庆攻击,不敌降伏,被送往建康。侯景因其姓氏,颇为厚待——侯胜北要是知道此事,肯定得说可别搞错了,羯贼你的侯和我们的侯,可不是同一个姓。


    侯景取侯瑱妻子及弟作为人质,授湘州刺史,镇抚彭蠡泽以南诸郡。


    重镇豫章成为了叛军据点,于庆由此发兵,镇压各处反抗。


    不过有骨气有血性的好汉,本朝是从来不缺的。


    巴山人黄法氍以一县之兵守住了新淦,阻挡李迁仕投奔于庆,成了一块啃不动,咽不下的硬骨头。


    于庆分兵来袭过一次,被黄法氍打了回去。


    陈霸先得知于庆到来,立刻调整命令,要求周文育和叛军先打一仗,扬我军威。


    毕竟嚷着喊着要讨伐叛军,现在叛军既然来了,此仗必须打,而且一定要打赢才行。


    面对和叛军的第一场战斗,陈霸先麾下号称豪胆第一的周文育也谨慎起来。担心于庆的兵力和战力都比自己强,万一有失,挫动全军锐气可就麻烦了。


    一向无所畏惧的周文育竟然有些缩手缩脚,不敢贸然进兵。


    直到和于庆交过手的黄法氍领兵前来会合,周文育才知道叛军的底细。(注1)


    叛军全部只有万人,大部驻扎在豫章,来到此处的只是一支小部队而已。


    有了底气的周文育主动进攻,一举攻克一个地图上都找不到,叫笙屯的村庄,俘获大批敌人——大概有百余人。


    这点战果根本不能和南康大战相比,也不如打李迁仕的那仗。不过和叛军的首战告捷,意义重大深远。


    萧绎传令嘉奖,承制授黄法氍为超猛将军、领交州刺史俸禄、新淦县令,封巴山县子,邑三百户。


    黄法氍一战成名,成为陈霸先麾下职位仅次于周文育的将领。


    读着父亲的来信,侯胜北又要叫屈了。


    那个凶汉升任九班将军,还当上了一州刺史,阿父你得加油呀。


    阿父你的武艺多半比不过凶汉,可是有大壮哥替你当打手,应该差不到哪里去才对啊。


    文学一道,凶汉识字吗?他拍马都赶不上阿父你的吧。


    唉,怎么都被后来投奔的新人超过了呢。


    黄法氍能日行三百里,跳出三丈远又怎么样。打个小村庄俘虏上百人,阿父你随便可以做到的吧,立功封个子爵,给我继承多好。


    侯胜北觉得身处乱世,还是像周文育、黄法氍这样,要么游得快、跳得高,要么跑得快、跳得远的武人,貌似更容易升官加爵,出人头地。(注2)


    他眼界狭小,一个子爵就觉得是了不起的封赏。


    要是告诉侯胜北在遥远的建康,侯景进位相国,那可是比十八班之首的丞相还要高那么一点的官位。全国一共三百五十郡,一下子就封给侯景二十郡,汉王,加殊礼。


    这等封赏,只怕惊得他下巴都要掉下来。


    但是侯景还是不满足,觉得相国属文职、汉王为爵位,相应的武职没有得到封赏。


    武官之首的大将军、大司马、太尉实在过于普通,二十四班的镇、卫、骠骑、车骑等号,更是配不上自身的绝世武功。


    于是侯景向至尊提出,要求加宇宙大将军、都督六合诸军事。


    上下四方谓之宇,往古来今谓之宙。六合者,上下及四方也。


    看到这个将军号,天子萧纲也着实震惊了:”将军乃有宇宙之号乎?“


    宇宙大将军什么的,侯胜北不会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他只是隐约感觉到,随着陈霸先的崛起,平静百年的岭南将不再与世无争,卷入乱世漩涡几乎是必然。


    阿父成为从南天向中央迈出第一步的人,侯胜北希望自己能够尽快地成长,在阿父身边辅佐他,守护住他的背后。(注3)


    可惜他虽然经常跑马锻炼,毕竟只是十岁孩童,也不是萧摩诃那种天赋异禀,武力惊人的怪物,只好在军略上多下些功夫。


    侯胜北有个天真的想法,那就是一场战役的胜利存在各种偶然因素,很难总结出规律。


    但是失败的战役一定有失败的理由。


    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不犯任何一个可能导致失败的错误,不就能够保持不败了么?


    几乎达到这一境界的那个男人,侯胜北知道这世上曾经是存在过的。周文育告诉他的故事,让他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兵书战策,古今战例,但凡能够看得懂的,一条条标注上了取败之道,也算是少年侯胜北和常人不同的读书方法吧。


    -----------------


    湘东王萧绎还在继续和他的兄弟们较着劲。


    邵陵王萧纶获知叛军大将任约将至,使司马蒋思安率精兵五千偷袭,任约大败。


    但是蒋思安获胜之后疏忽大意,任约收集败兵,趁其不备反攻,蒋思安败走。


    萧纶并不气馁,大修铠仗,将欲再战。


    萧绎听说萧纶整军修武,要讨伐侯景,遣左卫将军王僧辩、信州刺史鲍泉等率舟师一万东趋江、郢,声称来协助六哥与叛军作战。


    顺便迎接六哥前往江陵,改任湘州刺史。


    王僧辩军至鹦鹉洲,萧纶书信见责道:”将军前年杀人之侄,今岁伐人之兄,以此求荣,恐天下不许!”(注4)


    王僧辩将书信转送江陵,意示征询,萧绎命令继续进军。


    萧纶无心内战,尽管麾下壮士争请出战,只是不从。自仓门登舟北出,避让于下流。


    王僧辩入据郢州,授领军将军。萧绎命世子萧方诸为郢州刺史。


    出走的萧纶被镇东将军裴之高之子裴畿于路掠夺军器,狼狈不堪。之后收拾散卒,再得流民八九千人依附,屯于齐昌。


    萧纶遣使请降于北齐,成为又一个向北朝称臣的萧氏藩王。


    就在萧氏内斗的时候,任约已经率军略地湓城,占据西阳、武昌。


    萧绎和叛军之间,再无其他藩王势力作为缓冲,双方唯有一战。


    -----------------


    到了九月,母亲生了一个男孩,因为胖墩墩的,于是取名侯敦。


    李迁仕在白口新城的对面筑城对抗,父亲还和他拉锯作战,都没看到过弟弟长什么样。冼姨倒是来了一趟,带了银项圈、银手镯、银脚链等礼物,把弟弟打扮得像个银娃娃一般。


    冼姨是抱了一个婴儿过来的,比弟弟大了有半岁。一问才知道,原来冼姨也是今年年初生的孩子,取名冯仆。


    这下好了,两位母亲有说不完的育儿经要聊。说到开心处,抱起孩子的小脸蛋亲了又亲。两个小婴儿放在一起,时常上演二重奏,哭声响彻云霄。


    侯胜北在心中嘀咕,孩子那么小还抱出来乱跑,这俚人女子真是野得不得了。冯宝姨父真可怜,天天见不到自家的娃。


    然而当不住侯夫人喜欢,几次三番留着冼姨不让走,一待就是两个月。


    直到腊月时分,再不回去冯宝姨父就只有一个人孤单过年了。冼姨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临行又使劲掐了掐侯胜北的脸蛋,嘲笑说他长老了,不如小宝宝的水嫩。


    侯胜北当然很不服气。男女长幼有别,他不敢掐回去,就假笑着去摸冯仆的小脸。


    冼姨一个旋身灵活闪开,咯咯笑道:“你别想报复掐我家小仆,当冼姨不知道呢。告诉你冼姨我看人可准了。“


    冼姨走了。


    今年的新春佳节,阿父虽然没有回来一起过,由于家里添了小敦,一家人还是其乐融融,热闹的很。


    可是侯胜北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想了半天一拍脑袋,翻出一把小刀,跑到大门口,自己靠在门框上,努力挺直了身板,沿着头顶在门框上用力划了一道。


    嗯,比上一道划下的痕迹,高了约有三寸多,长高了不少。


    北朝这一年也发生了两件事。


    北齐天子即位后,励精图治,修缮甲兵,简练士卒。精选六坊之人,每一人必当百人,每临行阵亲当矢石,锋刃交接,唯恐前敌不多。任其临阵必死,然后提拔为亲军。


    谓之”百保鲜卑“。


    西魏皇帝下诏,籍民有力者为府兵,身租庸调一切蠲免。农隙之际讲阅战阵,马畜粮备六家供之。


    共建百府,每府设一郎将。百府分为二十四军,二十四名开府各领一军。大将军各统开府二人,共十二大将军。


    统领十二大将军者,是为”八柱国“。


    北朝通过制度重构了军队体系,兵权得以集中,兵力补给和持续作战的能力大幅增强,军事力量有了飞跃性的提升。


    未来侯胜北的对手,最强的单兵个体和最强的军事组织都已诞生了。


    可是少年此刻毫不在意,他只想告诉父亲一声:”阿父,孩儿已十一岁,身高六尺五寸有余矣。


    -----------------


    注1:时(黄法氍)出顿新淦县,景遣行台于庆至豫章,庆分兵来袭新淦,法氍拒战,败之。高祖亦遣文育进军讨庆,文育疑庆兵强,未敢进。法氍率众会之,因进克笙屯,俘获甚众。


    注2:(周文育)能反覆游水中数里,跳高五六尺。(黄法氍)步行日三百里,距跃三丈。


    注3:侯安都在后世被称为”南天一人”


    注4:古鹦鹉洲非今鹦鹉洲,明末被江水冲刷淹没,方位不详。相传汉末江夏太守黄祖长子黄射在此大会宾客,有人献鹦鹉,祢衡作《鹦鹉赋》故名。后祢衡为黄祖所杀,葬此。


    《地名对照》


    白口:今泰和县塘洲镇,赣江南岸


    西昌:今泰和县西三里,赣江北岸


    建昌:今永修县西北艾城


    齐昌:今蕲春县西南


    湓城:今九江市


    西阳:今黄冈市东


    武昌:今鄂州市


    彭蠡泽:今鄱阳湖的古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