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南朝不殆录 > 第12章 平乱始末前篇

第12章 平乱始末前篇

    侯景撤军后,以丁和为郢州刺史,留太保宋子仙、太子太保时灵护等众,号称二万相助戍守郢城。


    司徒支化仁镇鲁山,范希荣行江州事,仪同三司任延和、晋州刺史夏侯威生守晋州。


    侯景自己则率麾下数千兵马,顺流而下返回建康。


    军行至濡须,豫州刺史荀朗自巢湖出兵,破其后军,侯景奔归建康。


    船队失散,皇太子萧大器的座船驶入枞阳浦,不受叛军监控,出现了逃离的机会。腹心皆劝其趁此入北,不要再返回建康自投险地了。


    萧大器对之以国家丧败,志不图生,主上蒙尘,不忍违离左右。


    “今若去,是叛父,非避贼也。”


    萧大器涕泗呜咽,仍然下令赶上羯贼的船队,他要回到父亲萧纲的身边。


    -----------------


    巴陵攻防战成为了平叛之役的转折点。


    接下来的战局,讨伐军一路势如破竹,或者说叛军兵败如山倒。


    王僧辩到了汉口,先攻鲁山,擒支化仁。


    再攻郢州,宋子仙遣时灵护率三千人迎战,被王僧辩活捉,斩首千级,克其外城。


    宋子仙退据内城,依靠大江防守,王僧辩四面堆起土山围攻。


    两军相持数日,宋子仙困窘,提出以开城为条件,放自己离去。


    王僧辩假意答应,给了百余条船加以麻痹。乘宋子仙出城之际,命令杜龛率领精锐千人攀登城墙进攻,水军将领宋遥率领楼船合击。


    宋子仙大骂王僧辩无信无义,且战且退到白杨浦,与丁和一起被周铁虎擒获,送往江陵斩首。


    范希荣、卢晖略占据湓城,听闻王僧辩军至,弃城望风而逃。


    就连萧绎都觉得王僧辩推进实在太快,粮食快供应不上了,让他在江州等一下其他部队。待诸路援军抵达,再一起进兵。


    这个需要王僧辩等一下的其他部队,就是陈霸先了,他最近的运势也是非常之好。


    年初巴州刺史余孝顷在新吴举兵,豫章的行台于庆率军前去攻打,余孝顷的侄子余僧重率兵救鄱阳,于庆无功而返。


    待撤回豫章,不想此前投降的侯瑱见叛军大势已去,不管作为人质的妻子兄弟的死活,再次反水杀了身边监视之人,闭门不纳。


    于庆只好转进江州,去了郭默城。


    豫章不用打就敞开了大门,陈霸先的面前已是一片坦途。


    -----------------


    大宝二年,六月。


    陈霸先万事具备,兵发南康,令周文育率五千人马为前驱,开通水路。


    灨石旧有二十四滩,暗礁巨石密布,船只难以通行。


    平叛之举顺天应仁,阴阳相合,天地交感。河水暴涨数丈,三百里间巨石皆被淹没。


    陈霸先的大军顺风顺水,过了数百里险滩,一路北上进驻西昌。


    萧绎授侯瑱南兗州刺史,叛将王伯丑乘机又占据豫章。这种跳梁小丑怎堪一击,周文育凭着自己手上五千人马,轻松打跑。


    陈霸先攻下豫章重镇,达成了重要的阶段性目标。必须表功封赏一路辛苦跟随的臣下,重新调整部署安定后方。


    周文育累功除游骑将军、员外散骑常侍、封东迁县侯,食邑五百户。


    杜僧明为军府长史。


    胡颖为巴丘县令,镇守大皋口,督粮运,监豫章郡。


    杜棱为仁威将军、石州刺史、封上百县侯,食邑五百户。


    陈拟为罗州刺史,与胡颖共同督管后方事,并应接军粮。


    可惜的是,这次的封赏仍然没有侯安都的份。


    陈霸先留杜僧明驻守西昌,督安成、庐陵二郡军事,自己率大军三万进至巴丘。


    听闻王僧辩军中缺粮,陈霸先得冯宝冼英相助,动员南越百族之力,有粮草五十万石。


    他手头富裕得很,于是效仿鲁子敬指囷相赠,豪爽地分给王僧辩三十万石,足够五万人半年之用。


    王僧辩有了军粮,重新组织进攻,打跑了刚到郭默城,立足未稳的于庆。


    再进攻寻阳,范希荣弃城而逃,王僧辩把江州收入囊中。


    王僧辩又遣沙州刺史丁道贵协助攻打晋熙,王僧振、郑宠等在城中内应,夏侯威生、任延和弃城而逃。


    郭默城、寻阳、晋熙等城一下,湓城成为了安全的后方。


    王僧辩与陈霸先开始商议两军会师结盟的事宜,磋商合兵之后的种种安排。


    就在陈霸先感慨万事顺利之际,一个突如其来的坏消息传来,令他怀疑上天是否充满了恶意,见不得人间好处,特别是见不得他陈霸先好。


    有了他的夫人和儿子的下落,她们落到了叛军的手里……


    想到羯贼的残酷手段,三伏天里,陈霸先却身体发抖,如坠冰窖,几乎站立不稳。


    要儿、昌儿,我对不起你们。还是没能赶上,晚了一步。


    他嘴唇哆嗦,想问又不知如何问起。


    问她们怎么会落到叛军手里?这重要吗。


    问现状如何,可有受苦?即便眼下平安无事,从使者出发到现在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哪得知晓。


    如果受了酷刑残损肢体,自己又能如何?空自咬牙切齿又有何用。


    至于更为严重惨烈的后果,他连想都不敢去想。


    陈霸先想起夫人章要儿,她本姓钮,乃章氏养女。自己未曾发达,又先娶钱氏女,乃是丧偶再娶。


    要儿跟着自己没享过福,从江南水乡跟随到岭南交州,反倒历经颠沛流离之苦。


    要儿生得几个孩儿都早早夭折,只有昌儿一根独苗,内心常怀伤楚,对昌儿更是爱护。


    昌儿,十五岁了为父应该给你安排明师,启蒙授业才是。


    几年前忙于军务,觉得你还幼小,谁知竟会遇到这等事。


    唉,书读不读无所谓,人保得平安就好。


    可是这一点小小要求,在这乱世也不能满足么。苍天为何如此!


    陈霸先紧握双拳,重重捶在案几上。


    送信人见陈霸先这般模样,吓了一跳,只能说些吉人天相之类的安慰话语。


    侯景新败,暂时顾不上这边,您的家眷交给了谋主王伟的手下华皎看管。


    华皎颇为友善,夫人又机智,说与您已经恩断义绝。估计叛军暂时不会加害她们。


    来人甚至举出之前徐文盛的例子,说不定到交战之时,叛军会把夫人公子还回来,云云。


    陈霸先面无表情,心中并不因此宽慰多少。


    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因为这个消息就退缩不前。王僧辩的主力驻守寻阳,等待诸路兵马汇集,两军会师势在必行。


    陈霸先只有强忍内心煎熬,强打精神每日处理军务。部下们见他神色阴郁,和以往慷慨豪迈的模样大有不同,知道必然有事,只是不敢相询。


    -----------------


    侯景在巴陵兵败后回到建康,沉迷于女色,宠爱萧氏溧阳公主,不理政务。


    谋主王伟苦谏无果,就出了个狠点子,建议把公主的爹,也就是傀儡皇帝给除掉。


    侯景新败,手下猛将或死或擒,内心惶恐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讨伐大军就杀过来了。除了及时行乐,还想体验一下做皇帝的滋味。


    王伟趁机进言:”自古移鼎,必须废立,既示我威权,且绝彼民望。”


    侯景听了这套说辞,觉得很有道理。


    八月。


    侯景废萧纲为晋安王,幽禁永福省,悉撤内外侍卫,使突骑左右守卫,墙垣悉布枳棘。


    羯贼废帝后更是凶性大发,一不做二不休,一并杀了废太子在内的萧氏王侯二十余人。


    太子萧大器临难,神色不变,缓缓道:”早知此事,嗟其晚耳!”


    刑者欲以衣带行刑,萧大器摇头道:”此不能见杀。”


    命人取帐绳,绞颈而绝。


    侯景另立豫章王萧栋为帝,又于吴郡、姑孰、会稽、京口杀了萧纲之子,另外四个亲王,把太子妃赏赐给太尉郭元建为妾。


    天子萧纲被废月余,还是难逃一死。


    羯贼凶焰腾腾,嚣张跋扈不可名状。


    ……


    江州被王僧辩攻克,由其出任刺史。


    萧绎改授陈霸先使持节、都督会稽、东阳、新安、临海、永嘉五郡诸军事、平东将军、东扬州刺史,领会稽太守、豫章内史。


    陈霸先终于在知天命前,成为了重号将军,平叛事成之后,当以东扬州相酬。


    十月,王僧辩、陈霸先等听闻天子崩殂,启萧绎请上尊号,弗许。


    次月,王僧辩等再次上表劝进,萧绎依然不许。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蜀地,益州长史刘孝胜等劝武陵王萧纪称帝。萧纪虽然未许,却大造乘舆车服,为日后之事做起了准备。


    北朝方面,之前侯景兵逼江陵之时,萧绎不知王僧辩能否守住巴陵,心中忐忑。


    于是向宗主西魏求援,命梁、秦二州刺史、宜丰侯萧循割让南郑之地——反正不是他自己的地盘。


    萧循当然不会同意这种无理要求,以无故输诚,非忠臣之节加以拒绝。


    西魏认为南朝违诺,既然不给就率兵自取。


    宇文泰令大将军达奚武率兵三万走大路攻汉中,大将军王雄出子午谷,取上津、魏兴。


    叛军内部也人心动荡。


    司空、东道行台刘神茂得知侯景自巴丘败还,图谋反正。与仪同三司尹思合、刘归义、王晔、云麾将军元頵等据东阳,响应王僧辩。元頵及别将李占,据守建德江口。


    宋子仙部将张彪反正,攻克永嘉。新安民程灵洗起兵据郡,奉西乡侯萧隐为主盟,响应刘神茂。


    于是浙江以东皆附江陵。萧绎以程灵洗为谯州刺史,领新安太守。


    各地越是纷纷起义,侯景越是凶悍强硬。以赵伯超为东道行台,据钱塘;田迁为军司,据富春;李庆绪为中军都督,谢答仁为右厢都督,李遵为左厢都督,讨伐刘神茂。


    偏帅吕子荣进攻新安,程灵洗退保黟、歙。


    叛军攻建德,擒元頵、李占送往建康。


    侯景性残忍,好杀戮,喜欢亲自手刃人犯以为游戏。


    俘虏送到时,羯贼正在用餐,斩人于前,言笑自若,口不辍食。先断手足,割舌劓鼻,两人经日乃死。


    羯贼既然走上谋朝篡位之路,就绝不再回头。


    加九锡、受禅让、大赦、改元、立七庙,全套做到了底。


    太极殿上,数万郎党吹哨鼓噪,呼喝嬉闹,不成体统。


    ……


    大宝二年就在一团乱哄哄之中结束了。


    这一年对侯胜北来说平淡无奇,生活最大的变化就是他又多了一个弟弟,三弟取名侯秘。(注1)


    -----------------


    大宝三年,正月。


    陈霸先率甲士三万、强弩五千张、舟舰二千,兵发豫章,沿赣水北上三百里,与王僧辩会于白茅湾。


    这是王僧辩和陈霸先第一次见面。王僧辩年长,官职也高,但是见到陈霸先风姿倜傥,足智多谋,名声也盖过自己,心怀敬畏。(注2)


    双方下船登岸,筑坛刑牲,歃血为盟。


    吴郡令沈炯撰写盟文,王僧辩和陈霸先齐声共读,慷慨流涕,沾湿衣襟。


    盟约既立,两军会师,旌旗招展,舳舻数百里。


    王僧辩以侯瑱为前部,攻克南陵、鹊头二处戍所。


    至战鸟,侯子鉴惊惧,奔还淮南。(注3)


    大军前进至芜湖,叛军守将张黑弃城而走。


    芜湖距离建康不过二百余里,顺流而下旦夕可至,已是近在咫尺。


    侯景大为惶恐,下诏赦萧绎、王僧辩之罪,众人都笑。


    侯子鉴据姑孰南洲防御。侯景增兵两千相助,切切告诫要避敌水战之强,不可与之争锋。若马步一交,必当可破。当坚壁以观其变。


    侯子鉴于是舍舟登岸扎营,将船舰收入港口,紧闭营门不出。


    姑孰,这道进军建康的最后障碍,必拔之。


    王僧辩和陈霸先,此时的二人,团结一心,默契无间。


    -----------------


    注1:天嘉元年(560年)安都第三子秘年九岁


    倒推为大宝三年(552年)出生,所以出兵之前让侯安都在大庾岭造船,有机会回了趟家造人


    注2:(陈霸先)倜傥多谋策,名盖僧辩,僧辩畏之


    注3:此处的淮南是当涂的别称


    《地名对照》


    鲁山:今武汉市龟山,又名鲁公山


    郢州:今武昌


    白杨浦:今武昌区北青山矶南


    新吴:今奉新县西北三十里


    巴丘:今江西崇仁县


    豫章:今南昌市


    郭默城:今浠水县东


    寻阳:今黄梅县西南


    晋熙:今潜山市


    湓城:今九江市


    白茅湾:今九江市东北


    东阳:今东阳市


    建德:今建德市


    永嘉:今温州市永嘉县


    新安:今黄山市歙县、杭州市淳安县一带


    钱塘:今杭州市钱塘区


    富春:今杭州市富阳区


    南陵:今芜湖市南陵县


    鹊头:今铜陵市北十里长江中鹊头山上


    战鸟:今繁昌县北,南陵县境内的江中岛


    芜湖:今芜湖市


    姑孰:今当涂县,姑孰又名南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