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南朝不殆录 > 第13章 平乱始末后篇

第13章 平乱始末后篇

    大宝三年,三月。


    王僧辩、陈霸先在芜湖一连停军十余日。


    叛军虽已是日薄西山,但还有一战之力。两人都是谨慎老成之将,自然不会松懈大意,一方面做好准备,一方面麻痹敌军。


    叛军见联军顿兵不前,以为是畏己之强。回想起之前柳仲礼、萧纶的十数万勤王大军,同样是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面对己方裹足不前,不敢来战。


    对了,敌军主帅王僧辩,当时也是勤王军的一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哪。


    说不定再对峙一段时间,对面的联军就分崩离析,仓皇撤退了吧?


    接到侯子鉴的汇报,侯景深有同感。他推翻了之前陆战决胜的想法,命令拖出船舰准备水战,待联军一旦退却就加以追击。


    叛军的举动没有瞒过王僧辩和陈霸先的毒辣眼光,战机成熟了。


    王僧辩进军至姑孰,侯子鉴率步骑万余人于岸挑战。


    叛军以千余艘鸼舟快船载满兵士,两边各八十桨,来往突袭,快如风电。


    王僧辩命令以小船退后诱敌,大舰纷纷向两岸靠去。


    叛军以为官军船队靠岸是要退却,争相追赶,自己送上门来。


    王僧辩驱动大舰,截断叛军船只的退路,快船被封锁去路,完全丧失了机动性的优势。


    江心一场大战,鸼舟被大舰摧毁,叛军走投无路跳水逃命,淹死数千人。


    侯子鉴仅以身免,收拾残兵拒守建康东府城。


    侯景获知侯子鉴兵败,大为恐惧,泪流满面裹在被子里躺下,良久方起,叹道:”坑死老子了!”


    粉碎了叛军剩余实力的一次有组织抵抗,联军沿江而下,历阳戍投降。


    建康近在眼前了!


    王僧辩督诸军至张公洲,乘潮入秦淮河,进至禅灵寺前。


    侯景调整情绪,强悍之气复生,还要负隅顽抗。


    台城当年在羊侃指挥下守御了那么久,自己身为宇宙大将军只会更顽强。只要守得长久就会出现转机,此前巴陵城不就是这样的吗,现在换乃公打一场建康保卫战了。


    侯景命石头津主张宾收集河船海艟,填满石头,沉没阻塞秦淮河口。又沿河建筑城垒,从石头城到朱雀街,十余里楼堞相接,连绵不断。


    王僧辩派杜崱问计于陈霸先。


    陈霸先忆起台城陷落恨事,想到妻儿还在叛军手中,战意坚决:”此前柳仲礼数十万兵隔水而坐,韦粲在青溪,竟不度岸。贼登高望之,表里俱尽,故能覆我师徒。今围石头,须度北岸。诸将若不能当锋,霸先请先往立栅!”


    他真的说到做到,亲自在石头城西面的落星山扎下八座城寨,直出石头西北。


    东府西州,乃是扬州刺史和丹阳尹的治所,两座子城一左一右拱卫台城。侯景唯恐西州路绝,留王伟等守台城,亲自率侯子鉴等亦于石头东北岭上筑城五座,以遏大路。


    死到临头,侯景凶性大发,杀了之前擒获的萧绎世子萧方诸、投降的前平东将军杜幼安。


    背叛自己的司空刘神茂也正好送至建康,侯景制作一把大铡刀,先进其足,寸寸斩之,以至于头。刘神茂是公开被处刑的,侯景正要使众人观之以示威。


    杀红了眼,侯景率万余人,铁骑八百,列阵于西州城之西,与进军招提寺北的联军决战。


    面对凶焰滔天的羯贼,国恨家仇的火焰燃烧在陈霸先胸中。


    如果要儿和昌儿有三长两短,羯贼,我必让你后悔来到人世!


    他强忍心头灼烧的战意,保持冷静对王僧辩道:”丑虏釜底游魂,恶贯满盈,还想拼死一搏。我众贼寡,应分其兵势,以强制弱。何故聚其锋锐,令致死命于我!”


    于是王僧辩命令各将分兵布防,不给叛军集中精锐力量,一击翻盘的机会。


    叛军先发起攻击,侯景亲自冲击将军王僧志的阵列,联军稍退。


    陈霸先派徐度率两千强弩手射击叛军后部,截住西州城的退路,叛军后撤。


    趁叛军退后,陈霸先与王琳、杜龛出动最为精锐的数百具装甲骑,发起冲锋。


    铁骑开路,王僧辩举大军跟进,大破叛军。荡主戴冕、曹宣等先拔一城,众军又克其四城,占据了叛军新筑的五座城垒。


    叛军去而复还,又尽夺所得城栅。


    陈霸先大怒,亲自挥军进攻,士卒腾栅而入,叛军四散而逃。


    叛军仪同三司卢晖略守石头城,开北门降,王僧辩入而据之。


    侯景尚不放弃,要与陈霸先殊死战,做最后一搏。


    陈霸先与侯景素未谋面,但是不同立场,让他们成为了生死大敌。


    冤家路窄,无需多话,放马来战!


    侯景集中了最后的百骑,弃槊不用,持刀冲阵。羯贼北地出身,擅用骑兵作战,忽左忽右,趁虚蹈隙,防不胜防。


    陈霸先面对羯贼的垂死挣扎,下令麾下诸将各自率领部属严守,阵形坚如磐石,以血肉之躯顶住马队突击。


    没有人愿意在这最后决胜一战丢脸,一道道严令传达前线,全军上下无一不拼死力战。


    一次次踢上钢板,屡屡冲击不动,凶悍的叛军终于彻底绝望,之后就是全军崩溃。


    陈霸先紧追不舍,一路逐北至西明门。(注1)


    侯景不敢入城,派人取了两个儿子装在马鞍后边的皮袋里,带着百余骑向东逃跑。


    建康,从太清三年三月陷落,历时整整三年,终于光复了。


    -----------------


    一般故事讲到这里,就该喘口气,告一段落了。


    比如以侯胜北的想法,大局已定,正该庆祝一下来之不易的胜利,封赏有功之臣,享受太平盛世才对。


    实际上,解放建康后,陈霸先却是忙得一刻不停,焦头烂额,要收拾一摊糜烂局面。


    羯贼未死必须追杀,妻儿侄子需要搭救,辖区和驻地要落实,封赏群臣当然也不能少。至于什么访问人才、扩充实力,那都是局面安定下来以后的事情,现在根本来不及考虑。


    最要命的是,北逃的叛军余部仍然据守部分城池。北齐趁此机会,已有接纳叛军降党,起兵相侵之意。


    国事为重,陈霸先和王僧辩赶紧商议,就下一步的行动达成了共识:


    其一、劝进。上表湘东王萧绎登基,昭告天下,树立正统。


    其二、驻防。王僧辩自镇建康,京口为防御北齐的要所,表奏陈霸先镇守。


    其三、追贼。令侯瑱等率精甲五千追击侯景。


    其四、受降。陈霸先急速渡江赴广陵,安抚和受降叛军余党。


    其五、御敌。北齐已有发兵来攻之兆,整军准备迎敌抵御。


    计议已定,两人都是雷厉风行,办事老练。加之手下得力,几件事情很快有了结果。


    劝进。俗话说得好,国不可一日无主。可是还有句话,叫做天无二日,民无二主。


    简文帝和他的儿子们被羯贼杀得干净,倒是省事。可是还有个没当几个月皇帝就被废的豫章王和他的弟弟在,这就有点麻烦。


    早在从江陵出发时,王僧辩请示过方针,萧绎轻飘飘说了句:“六门之内,自极兵威。”


    王僧辩则对曰:“讨贼之谋,臣为己任。成济之事,请举别人。”


    笑话,他怎么可能弄脏自己的手做这等事。就请宣猛将军朱买臣,邀废帝豫章王和他的二位兄弟喝酒,顺便把他们沉到江底吧。


    本以为替主公清除了障碍,萧绎就该三辞三让,顺势进位了。没想到劝进表章到了江陵,萧绎文绉绉地回了句:“淮海长鲸,虽云授首。襄阳短狐,未全革面。太平玉烛,尔乃议之。”


    这话说的就很有水平了。羯贼据说是死了。占据襄阳的岳阳王萧詧,可没有洗心革面,抱着坏心眼呢。登基称帝,还是等太平了你们再提这事吧。


    好吧,那就再等等。


    ……


    驻防。王僧辩命彬州刺史裴之横、定州刺史杜龛屯杜姥宅,武州刺史杜崱入据台城,罗州刺史徐嗣徽镇朱方。


    陈霸先的部队严禁劫掠,王僧辩却不戢军士,剽掠居民。王师杀掠之酷,几不减于叛军。


    众军进入宫殿之后,纵兵蹂掠。岳阳内史王琳部下多为江淮群盗,军人劫掠甚于寇贼,好不容易盼来救星的建康民众被夺去财物乃至贴身衣物,男女裸露,衵衣不免。


    自石头至于东城,号泣满道,与叛军肆虐之时并无二致。


    解放建康城的当晚,军士放火。把太极殿及东西堂也付之一炬,宝器、羽仪、辇辂一无所遗。


    王僧辩以为有变,匆忙登城问明原委,然亦不下令禁止。


    时都下户口,百遗一二,大航南岸,极目无烟。


    是役,可谓江南一场浩劫。


    ……


    追贼。侯景与房世贵等向东逃走,投奔吴地的谢答仁。侯子鉴、王伟、陈庆则逃向朱方。


    负责追击的侯瑱,作为人质的妻子兄弟由于他的重新反水,都被侯景杀了,两者有不共戴天之仇,咬住不放一路追杀。


    侯景先到晋陵,得残兵余部,驱赶居民,东往吴郡。


    谢答仁回军至富阳,听闻侯景败走,率万人欲前往迎接。赵伯超反正,据守钱塘拒之。侯景进至嘉兴,得知钱塘被占据,又退回吴郡。


    侯瑱追到松江,此时叛军还有二百条船,数千兵马。侯瑱一战败之,擒获彭隽、田迁、房世贵、蔡寿乐、王伯丑。


    侯瑱生剖彭隽腹,抽其肠,犹不死,还想将肠收回腹中,侯瑱斩之。


    彭隽,弑杀天子萧纲之贼。


    侯景率心腹数十人单船逃走,嫌逃跑碍事,把两个儿子都推到海里淹死。


    侯瑱遣副将焦僧度追击。此前侯景强纳坚守台城的羊侃之女为小妻,其兄羊鹍为库直都督。羊鹍心怀父仇,与王元礼、谢葳蕤密谋杀死侯景。


    侯景本欲前往蒙山,趁其昼寝,羊鹍指挥船只驶向京口。


    至胡豆洲,侯景一觉醒来大惊,正要呵斥船家开往广陵。左右白刃交相砍下,羊鹍叱令船只继续前往京口,同时向侯景道:”今至于此,欲乞头以取富贵。”


    侯景的结局是悲惨的,想投水不得,被乱刀砍伤。


    仓惶逃进船舱,绝望之际用佩刀企图在船底挖洞,被羊鹍持槊进舱刺杀。


    南徐州刺史徐嗣徽斩伪尚书右仆射索超世。


    王僧辩砍下羯贼脑袋,传首江陵;砍下手臂送往北齐,解背叛齐主的旧恨;尸体暴露在建康示众,百姓都来切一块尝尝,连受他宠爱的溧阳公主也吃了一块。


    侯景首级送到江陵示众之后,交予谘议参军宗季长,涂漆放入武库,存放起来作为收藏。在北齐的五个儿子尽数被杀。


    真可谓尸骨不存,断子绝孙,成为这一代凶人的最终下场。


    ……


    受降余党这件事,陈霸先还是去晚了一步。


    南兗州刺史郭元建、秦郡戍主郭正买、阳平戍主鲁伯和、行南徐州事郭子仲,本来已经决定举城投降。侯子鉴渡江来到广陵,说动众人改投北齐。


    陈霸先行至欧阳,离广陵城还有十里路,北齐的东南道行台辛术已经入城。


    广陵失陷。


    陈霸先只来得及截下了投降的三千人马,掉头返回建康。


    不过等到他回到建康,惊喜地发现夫人、儿子和侄子平安获救。


    原来她们被侯景囚禁在石头城,羯贼正打算要下毒手,不曾想一战而败,没有了回城的机会。


    感谢上苍。


    最后那场和羯贼的殊死作战,若是稍微松懈,任由羯贼逃回城中,结局就会完全不同。


    陈霸先深感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他一手搂着妻子章要儿,一手拉着数年不见,已经长成翩翩少年的儿子陈昌,虎目包含深情,唏嘘感慨不已。


    可惜陈霸先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享受天伦之乐,他的面前马上出现了新的威胁。


    齐主令大都督潘乐、降将郭元建,率兵五万攻陷阳平,距离建康不足五百里。


    五月,北齐合州刺史斛斯昭攻陷历阳,距离建康不过百五十里。


    潘乐、郭元建进兵围困秦郡,与建康隔江对望。


    南北之间的一战,已然不可避免。


    ……


    大宝三年的春夏,在建康发生了林林总总许多事情。


    和远在两千五百里之外的侯胜北,看似毫无关联。


    但是他不知道,一个在他生命中极为重要之人,即将来到他的身边。


    侯胜北,侯景之乱平定时,年方十二。


    -----------------


    注1:景与霸先殊死战,景帅百馀骑,弃槊执刀,左右冲陈。陈不动,众遂大溃,诸军逐北至西明门。


    《地名对照》


    姑孰:今当涂县


    石头城:今南京市西


    张公洲:今江苏南京市西南,周回四里


    晋陵:今镇江丹徒区东南


    吴郡:今苏州市


    富阳:今杭州市富阳区


    钱塘:今杭州市钱塘区


    松江:今吴淞江


    京口:今镇江市


    胡豆洲:今南通市长江口处形成的海上沙洲


    欧阳:今仪征市,指欧阳埭


    阳平:今固镇县谷阳城遗址


    历阳:今和县历阳镇


    秦郡:今南京市六合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