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南朝不殆录 > 第18章 清闲乐

第18章 清闲乐

    承圣二年,九月。


    讨平萧纪之后,萧绎诏王僧辩还镇建康,陈霸先复回京口。陆法和授郢州刺史,王琳改任衡州刺史,诸军各还所镇。


    齐主使郭元建治水军二万余人于合肥,谋划占领建康,立湘潭侯萧退为南朝之主。别遣将军邢景远、步大汗萨率众跟进。


    以建康的所处位置,同时要面临北面广陵、西面历阳两个进攻方向的压力。


    与之相对的京口和姑孰是江左的两处防御要地,拱卫建康门户。


    陈霸先探得北齐侵攻意图,急报江陵,萧绎令王僧辩镇守姑孰抵御。


    王僧辩还军至姑孰,命婺州刺史侯瑱率精甲三千人,前出筑垒于东关,以待齐师。


    陈霸先也精选府内骁勇军士三千人,由胡颖率领前往东关相助。


    又得吴郡太守张彪、吴兴太守裴之横相助,诸将合力与郭元建战于东关,大破北齐军,溺死者数以万计。


    侯瑱因功,除使持节、镇北将军,给鼓吹一部,增邑二千户。


    王僧辩返回建康,陈霸先旋镇京口。


    陈昌前往江陵之后,陈霸先任命侄儿陈蒨为吴兴太守,到仲举为郡丞,华皎为都录事,骆牙为将帅,庾持、章昭达为宾客,韩子高年十六为侍者。


    宣城劫帅纪机、郝仲等各聚众千余人,侵暴郡境,陈蒨讨平之,升任信武将军,监南徐州,羽翼渐渐丰满。


    侯安都仍然随陈霸先镇守京口。


    萧摩诃在侯安都麾下,年未弱冠,性好射猎。既无战事,无日不畋游。


    十二月,陈昌已经前往江陵一年有余了,和去年底一样,寄来了一封家书。


    无非是述说近况,报得平安,以及身在异乡不能归来,甚是思念双亲和故里之意。


    等信送到时,估计年关将至,孩儿提前向父母二位拜年。


    对了,堂兄陈顼和堂嫂柳敬言的长子出生了,取名陈叔宝。(注1)


    信写得不长,陈霸先和章要儿却翻来覆去,看了许多遍。


    ……


    承圣二年就这么结束了。


    这一年,萧绎稳定了内部,击败了竞争皇位的最大对手,收获颇丰。


    然而从天下大势的角度来看,西魏才是最大的赢家。


    宇文泰看准时机出兵,同时拥有了关中和巴蜀,此乃秦国扫灭六国之前的局面也。


    -----------------


    不管天下大势变成什么样子,已经过去的承圣二年对于侯胜北来说,也是极为丰富而精彩的。


    春季万物复苏,他和萧妙淽相处也有半年多了,彼此多少有了些读书之外的话题。软磨硬泡之下,终于成功拉着她外出,去了趟云门山散心。


    云门山就在离家三十里外,骑马无需一个时辰就到,是侯胜北和萧摩诃经常狩猎的地方之一。


    两人欣赏了云上飞瀑的奇景,宽有三丈的水流,从六十多丈的高处飞流而下,冲入峡谷,如同山上挂了一条白色丝绸。


    水花四溅,生成的水雾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萧妙淽拂去几滴飞溅到脸颊上的水珠,彷佛鲜花轻颤,抖落晶莹的露珠。


    可惜此花开彼岸,曰曼珠沙华,有花无叶,有叶无花,花叶永不相见,其花语为“生死两隔伤别离“。


    萧妙淽知道侯胜北是一番好意,却还是板着脸道:“山间瀑布很是普通,你就带我来看这个?”


    话虽然说得淡漠,内心板结的忧郁,却被这美景稍稍冲淡了几分。


    侯胜北不明白萧妙淽的真意,他从未出过远门,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也有类似的风景。本以为可以让萧妙淽欣赏奇景疏解心结,没想到换来如此冷淡的评价。


    少年闻言很是不服气,暗自发誓非得让你看到足以动容的景观。(^-^)


    这就为他下一次的惨痛失败,种下了祸根。


    ……


    新年之后没多久,冼姨又带着冯仆前来相聚。此时陈霸先已有扬州、南徐之地提供补给,无需再数千里运粮北上。冼姨一下子闲了下来,颇有些不适应。


    冼姨是个喜动不喜静的性子,以她的活泼性格,对方便是石佛,也难端坐不动。


    侯胜北亦忧亦喜,忧的是冼姨来了,自己难逃欺压调侃。喜的是冼姨一通天南地北之下,萧妙淽竟似稍微开朗了些。


    冼姨临回去时,盛情相邀众人夏季前往高凉郡看海。萧妙淽居然推辞不掉,答应了同行。


    到得入夏,侯胜北兴冲冲地做着远行的准备,高凉郡此去千里,他从未出过如此远门。何况这次阿母、小敦、小秘,还有淽姊都要同行,这可是全家出游的盛事。


    侯胜北既兴奋又紧张,身为家中长男,他觉得有责任安排妥当出行事宜。于是前前后后关心每一件准备工作,里里外外忙得不可开交,把家里僮仆折腾得鸡飞狗跳。


    “来人,把淽姊那辆通幰车拉出来。怎么那么多灰,你们平时有没有好好保养啊?”


    “这驾牛怎么看起来瘦了,加上精料,好好喂一喂。”


    “什么,阿母说不能坐通幰车,违制?你不说我不说,淽姊也不在乎,管他呢。”


    “阿母问我,君子慎独作何解?好吧,再另外准备一辆普通的车。”


    “给冼姨的礼品准备得怎么样了?要是出了篓子,我要吃苦头的。”


    “换洗衣物整理好,把这几本书和棋盘也带上,路途遥远,拿来解闷。”


    “阿母和淽姊的梳妆用品也都装车,每日里要用的。”


    “怎么,梳妆用品有那么多吗?那把书和棋盘卸下来吧,装不下不带了。”


    “虎子呢。难道让她们和小敦小秘一样,在路边随地上厕所吗?这物事倒是起了个雅名,只怕是再改不出更好的名字了。”(注2)


    “好好好,知道啦。会把你们的玩具带上的,小敦小秘乖,别闹。”


    “啥,还有给冯仆的礼物。你们小小年纪就知道人情往来了啊。”


    一通忙乱准备停当,一行人踏上了南下的旅途。


    小敦和小秘一开始还能乖乖和侯夫人坐着。行了一段,吵闹着非要坐萧妙淽那辆带蓬蓬的车。


    侯夫人好说歹说无效,正要责打,萧妙淽让侯胜北把两个孩子抱到自己车上来。


    两个三四岁的小孩如愿坐上了蓬蓬车,好奇地东张西望,东摸西摸。


    萧妙淽见他们天真,想到侯胜北幼时可能也是这副顽皮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想到幼弟生死不明,一颗心又消沉下去。


    侯夫人觉着抱歉,一阵数落孩子,难免牵扯到侯胜北。听着他幼年的趣事糗事,萧妙淽不禁莞尔。


    侯胜北则深感无地自容,觉得自己在淽姊面前再无隐秘可言。


    就这样行了月余,在冼姨派出的向导指引下,翻过了云雾山、天露山、珠还山,笼罩着神秘面纱的南越地界映入眼帘。


    沿途所见,皆是断发纹身,穿着木屐或是光脚之人,多聚邑结寨散居于山川要塞、深林丛竹之中,溪涧冲谷之间。


    偶尔有表情凶恶之徒蠢蠢欲动,但是只要向导亮出冼姨的名号,凶徒就立刻作鸟兽散。甚至有的立刻改容相向,献上土产供奉,态度转变之快,看得众人啧啧称奇。


    抵达高凉,众人见过太守冯宝,只见他年纪颇长,比冼姨大了十五有余,已是年近五旬,举止稳重有度,和侯胜北心目中的受气包窝囊废的形象大不一样。


    冯宝看冼姨的眼神不像夫君看妻子,倒似老父亲看着长不大的调皮女儿,温和怜爱带着些许无可奈何。而侯敦、侯秘和冯仆三个小孩见面,自有一番热闹。


    休息一日,洗去旅途风尘之后,冼姨便带着众人游山玩水。


    高凉郡东、西、北三面群山环抱,南面是大海。


    放眼望去,群山连绵不绝。猛然转身再看,却是碧海晴空,一望无际。


    众人都不曾见过海,一幅广阔无垠的蓝色画卷骤然展开眼前,纯白海鸥悠闲飞越其间。


    阳光之下,海面如同无数宝石熠熠生辉,与天际连成一线,众人一时间都被这壮观景色震惊了。


    几个小孩哪里还忍得住,欢呼一声便要下海玩耍。侯胜北也忍不住跳进水里一阵扑腾,大海与河流不同,暗流涌动间,他很是吃了几口咸水。


    浪花轻拍沙滩,轻柔而悠扬,萧妙淽本来只想在海边走走,眺望远方,享受宁静祥和。却被侯胜北等人打水仗溅了一身水,海浪湿了衣裙,紧贴着勾勒出了玲珑身段。


    气得她狠狠瞪了侯胜北几眼,一时间不想和他说话。


    ……


    适逢七夕节乞巧,冼姨准备了彩纸、通草、线绳等材料,编成各种奇巧好看的小玩艺,逗得几个小孩拍手叫好。


    又提前将谷种和绿豆放入小盒,用水浸泡使之发芽。待芽长到二寸多长时,用来拜神,称为拜仙禾或拜神菜。


    晚上则是焚香点烛,对着星空跪拜,称为”迎仙”。拜仙之后,将五色丝线和连续排列的七孔针,趁着月光连续穿针引线,将线快速全部穿过者,称为“得巧“。


    萧妙淽本无心这些游艺,挡不住冼姨劝说,勉力为之一二。


    想到自己彼时少女心思,曾经也是天真烂漫,每逢七夕都要乞巧玩耍。


    父皇为此还做了一首《七夕穿针欹疑诗》:怜从帐里出,想见夜窗开。针欹疑月暗,缕散恨风来。


    萧妙淽想到此处,心中伤疼再次泛起,再也承受不住,匆匆告辞回房歇息。


    次日起身推开门,却见侯胜北蹲在院中,拿个脸盆在接露水,已是接了一小盆。


    他见了萧妙淽,笑道:”据说这露水乃是牛郎织女相会时的眼泪所化,抹在眼上和手上,可使人眼明手快哩。”


    侯胜北指着一旁堆成一堆的鲜花,说道:”泡了一盆七色花水。米兰花、玉兰花、香花草、茉莉花、玫瑰花、康乃馨、大红花,七种我都摘好了。淽姊你拿来梳洗,能去晦气保平安呢。”


    ”无聊,谁要去晦气了。“


    嘴上这么说,拂不过他一番心意,萧妙淽还是取了几滴洒在脸上手上。


    她有些分不清对侯胜北的感觉,一开始只是为了找个安身之所,每日完成伴读任务而已。


    侯胜北和幼弟萧大圜年纪相若。当初小弟启蒙,就是自己教授的《千字文》。再次拿起这本书的时候,历历往事涌上心头,萧妙淽不禁百感交集,恍若隔世。


    建康一日大雪,众子孙入朝觐见,祖父作诗咏雪,二兄萧大心和四兄萧大临同年,都是十岁即能属文,自己更是垂髫幼女,少不经事。祖父命二童各和一首,援笔立成。(注3)


    这般盛况,已如风卷流云化缕烟。当年在场的祖父兄弟,大多成了黄泉之下不归人。


    只有小弟在台城陷落前,父皇将他托咐给七叔湘东王萧绎,剪下头发与指甲寄了过去,意示骨肉血亲,望多看顾。(注4)


    希望他逃去江陵,能脱得性命罢。


    至于眼前此人,自己虽把他当作小弟看待,然而跳脱活泼之处,远胜宫廷出身循规蹈矩的幼弟,渐渐地感染影响起自己的情绪。


    唉,我自心如死灰,且由他去。


    ……


    游山玩水几日,又见街上热闹非凡,一群群人挑着担子,堵得太守府门前水泄不通。


    冼姨下令大开府门,所有人把担子全部集中,放到后花园里,不要堆在府衙前堂,阻碍了政务。


    众人欢喜答应,吆喝着把担子挑进了太守府。


    侯胜北不解,难道是收租吗?怎么这些人交个租子也如此开心。


    ”冼姨,这是作甚?“


    ”做担。“


    ”啥?“


    ”就是你冼姨我三十有一,按规矩收礼的日子。“


    冼姨有点不耐烦:”本来自家人送送也就罢了,这一个个的都来凑热闹。人人都送三担,我哪里用得了这许多。“


    听冼姨解释才知道,高凉郡的风俗,三十一岁要收取三条担子的礼物,称为”做担”。


    一条寓意金银满屋。一条寓意生活甜蜜。还有一条寓意子孙满堂。


    ”这煎堆炸得金黄,像金饼能理解。点红印馒头甜甜的也好懂。为什么放一对酒壶,就意味着子孙满堂呢?“


    侯胜北不解地问道。


    冼姨瞪着他,恶狠狠道:”小北你变坏了。“


    ”我怎么就变坏了?“


    ”你往自己裤裆里看看,长得像不像个酒壶?“


    ”啊?“


    接到堆成小山一般的担子,冯宝和冼姨安排人手,将煎堆、糖分装好,挨家挨户地分发。这又是几个小孩极为高兴,乐此不疲之事。


    此行玩得开心尽兴,和冼姨相约年后再聚,共度上巳佳节。


    ……


    数十年后,每当侯胜北回首往事,回忆起自己人生中最为快乐清闲的日子,总是会浮现承圣二年、三年这两年的时光。


    -----------------


    注1:(陈后主)梁承圣二年十一月戊寅生于江陵


    注2:唐朝为避讳李渊祖父,八柱国李虎之名,虎子改为马子。


    注3:《三国典略》:萧大心字仁恕,小名英童。与大临同年,十岁并能属文。尝雪朝入见,梁武帝咏雪,令二童各和,并援笔立成。


    注4:太子(萧纲)以幼子大圜属湘东王绎,并剪爪发以寄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