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南朝不殆录 > 第19章 赤子心

第19章 赤子心

    承圣三年,正月。


    去年十二月,宿预东方白额号召军民举城归顺,江西州郡皆起兵应之。


    陈霸先使晋陵太守杜僧明率三千人,授胡颖为五原太守,随杜僧明相助东方白额。


    陈霸先自己则率军从丹徒渡江,以侄儿信武将军陈蒨为前军,亲率众将围攻广陵。


    王僧辩辖下的秦州刺史严超达出秦郡,围泾州。


    南豫州刺史侯瑱、吴郡太守张彪出石梁,为之声援。


    经过一年的养精蓄锐,陈霸先在东面战线发起了一轮反击,意图夺回北齐趁侯景之乱侵占本朝的江北之地。


    北齐方面派来迎战的统军将领,乃是与齐主有姑表之亲的重臣,冀州刺史、六州大都督段韶段孝先。


    段韶自小为姨父高欢器重,常置左右以为心腹,领亲信都督。


    二十年前的广阿之战,尔朱兆号称十万精兵,高欢担心彼众我寡。


    段韶少年意气,答道:”众者,得众人之死;强者,得天下之心。高王躬昭德义,除君侧之恶,何往而不克哉!”


    高欢仍然担心弱小强大之间,恐怕不得天命。


    段韶又进言道:”韶闻小能敌大,皇天无亲,唯德是辅。尔朱外贼天下,内失善人,知者不为谋,勇者不为斗,复何疑也。”


    小小年纪,深谙人心军心在战争中的作用。


    于是高欢定策,一战而胜,奠定东魏局面。


    之后的韩陵之战,段韶督率所部先锋陷阵,从高欢出晋阳,追尔朱兆于赤谼岭。


    随军袭取夏州,生擒斛律弥娥突。


    东西相争的邙山大战,高欢为西魏贺拔胜率十余精骑所逼,追兵与高欢马头马尾相交,不过一槊距离,高王的性命危在旦夕。


    段韶从傍驰马引弓反射,一箭毙其前驱,追骑慑惮,莫敢前者。


    如今的段孝先正当壮年,乃是北齐第一流的强将,领军前来对敌陈霸先,正是棋逢敌手。


    ……


    其时淮泗扰动,齐将王球攻打宿预,被杜僧明击破,退回彭城。


    北齐刺史王敬宝遣使告急,广陵、泾州两处被围,三军咸惧。


    段韶却看出了南朝军势的不协调之处,一针见血道:“梁氏丧乱,国无定主,人怀去就。霸先等智小谋大,政令未一,外托同德,内有离心,诸君不足忧,吾揣之熟矣。”


    齐主命步大萨汗率四万人马奔赴泾州解围。


    王僧辩令侯瑱、张彪自石梁出击,支援严超达,两人果如段韶所说,迟留不进。


    王僧辩又命将军尹令思率领一万多人,准备攻击盱眙。


    段韶见战机成熟,留下仪同敬显俊、尧难宗等围守宿预,困住东方白额。


    自己仅率步骑数千人,倍道赶赴泾州。


    途经盱眙,尹令思没想到敌军突然杀到,恐有大军在后,看到段韶的军旗就望风而逃。


    段韶继续进兵,与严超达一战,大破之,尽获其舟舰器械。


    既解泾州之困,段韶对诸将士道:“吴人轻躁,本无大谋,今破超达,霸先必走。”


    随即转战广陵。


    陈霸先心中苦涩,以自军眼下孱弱的实力,只有一击之功。如若不能速胜,陷入了拉锯消耗,最后坚持不住的必然是己方。


    而要是赌上国运,决机于两军阵前,北齐输了不过损失些许人马,退回原有边境。这边则是押上了南朝将近半数的机动兵力,冒着京口形同虚设,建康门户洞开的风险。


    他,输不起。


    战机已逝,陈霸先只得解围退军,令侄儿陈昙朗带宿预义军三万户渡江南撤。


    段韶追击至杨子栅,望到扬州城才回军,大获其军资器物。


    各军退却,杜僧明回丹徒,侯瑱、张彪回秦郡。


    吴明彻围海西,守将中山郎基削木为箭,剪纸为羽固守。吴明彻围了百日不能攻克,也只能引兵退走。


    段韶回师宿预,以辩士说服东方白额开城盟誓,诱而杀之。


    于是淮泗平定。


    陈霸先等待义军蜂起机会,意在夺取江淮的反击战役,就此折戟沉沙,无功而返。除了获得三万户人口,并无恢复尺寸领土。


    -----------------


    在陈霸先北渡大江,发起战役的时候,侯胜北一家再度来到高凉,共度三月三上巳佳节。


    冯宝姨父在太守府的庭院里摆好了屏风席榻,点上香炉,设宴邀请众人。


    照着汉家规矩,众人折柳条枝,蘸花瓣水,互点头身祓禊之后,入席玩起了曲水流觞。


    盛满美酒的双耳羽觞浮在水面,随波荡漾,待飘到面前停住,就要赋诗作词,否则罚酒三杯。


    萧妙淽自幼受父亲熏陶,诗词歌赋的应酬信手拈来,侯胜北也能凑合对付些打油诗。


    冯仆、侯敦、侯秘年纪幼小不能饮酒,则是玩临水浮卵,把煮熟鸡蛋漂浮在水中,飘到面前就剥开吃掉。


    才玩了一会儿,冼姨就觉得气闷,站起身来把杯中酒往水里一倾,振臂道:“你们汉人的玩法太无聊了。走走走,小北、小敦、小秘还有妙淽都跟着冼姨,去看更热闹好玩的。”


    侯胜北心想自己和侯敦侯秘也就罢了,怎么萧妙淽也成了你的后辈。


    不过想到冯宝的年纪也就释然,谁让你嫁了个老头,辈分高呢。


    冼姨的命令是绝对不能违抗的,含笑答应道:“是。”


    于是冼姨带着冯仆,侯夫人带着侯秘,萧妙淽带着侯敦,侯胜北跟着提东西,扔下冯宝姨父看家,一行人出了门。


    走出太守府,却见街上远较往日热闹,人流涌动,熙熙攘攘。路人见到一行人众,纷纷行礼,冼姨摆摆手让大家自便,带着众人径直来到一处聚会点。


    却见此处正跳着竹竿舞,舞者在竹竿分合的瞬间进退跳跃,做出种种潇洒优美姿态。两头持竿者或坐或蹲或站,竹竿分合节奏变化多端,高声呼喝:“嘿!呵嘿!”


    豪迈洒脱,气氛热烈,看得众人连连叫好。


    舞者见到冼姨大喜,盛情邀请一同起舞。冼姨毫不推让,一跃而上,载歌载舞,身上的银饰发出悦耳脆声,更增欢快气氛。


    她自是个中好手,侯胜北不知天高地厚也想一试。


    结果看冼姨跳起来甚是简单,自己上去之后却是手忙脚乱,被竹竿打到好几次头,夹到好几次脚。


    持竿者每次夹住了侯胜北,便做出往外倾倒之态,并群起嘲笑之。看得侯夫人和萧妙淽直摇头轻笑,侯敦侯秘高兴的大笑鼓掌。


    顶杠、打陀螺、爬杆、拉乌龟、骑牛赛跑、荡秋千、摔跤,众人看了许多活动,果然比起汉家风俗别有一番热闹。


    冼姨所到之处,见者无不礼敬,一路酒到杯干,饮了不少糯米酒,两颊飞起酡红。


    萧妙淽见她忙于应酬,又怕醉酒,便帮着看护冯仆。


    待到夜晚来临,却见山坡上,河岸上燃起了熊熊篝火。姑娘们身着艳丽七彩衣裙,手戴各式镯头。小伙子腰扎红巾、手执花伞,歌声此起彼伏。


    小伙子观察物色对手,遇到合适的对象,便唱起歌儿邀请,姑娘若有意就以歌应答。


    彼此有了情谊,爱慕交情,词皆即兴发挥,脱口而出。


    若姑娘觉得眼前的小伙子人才、歌才都满意,便趁旁人不注意,悄悄地将怀中绣球赠与意中人,小伙子则报之以手帕、毛巾。


    然后愈加甜蜜情浓,牵手订秦晋之好。姑娘们将亲手编织的七彩腰带系在小伙子腰间,小伙子则把耳铃穿在姑娘耳朵上,或把鹿骨做的发钗插在姑娘发髻上。


    又有小伙子手握彩蛋,去碰姑娘手中的彩蛋。姑娘如果不愿意就把蛋握住不让碰,如果有意就让小伙子碰。


    种种习俗,让众人大开眼界。


    时至夜深,活动却无毫无结束的样子。


    “走吧。他们要闹上一整晚呢。”


    冼姨笑着道:“小仆、小敦、小秘也该回去睡觉了,免得看到不该看的事情,嘻嘻。”


    侯胜北懵懵懂懂,侯夫人和萧妙淽却是明白的,当下就准备打道回府。


    几个小孩还想再多玩一会儿,拗不过大人,再加上一整天下来也确实累了,哭闹了一会儿,便伏在怀里沉沉睡去。


    ……


    此时夜色如水,月光皎洁,满天星斗。


    木屐踏着石阶路,嗒嗒作响,静夜中更显清脆悦耳。


    “小北,今天热闹不,好不好玩?”


    “真好,看得出大家都是欢欣喜乐,也发自内心地尊重冼姨你。”


    “是啊,南越部落这十余万家,数十万人口都是我的子民。他们尊我为主,我就有义务要守护他们。”


    “冼姨,一定很不容易吧。南越和中枢的关系,从秦汉以来就是打打和和的。”


    “打也好,和也罢。一切都是为保这南疆的平安。”


    冼姨的语气突然转冷:“谁想要破坏,就是我冼英不共戴天的仇敌。“


    侯胜北被吓了一跳,谁要是做了冼姨你的敌人,日子想必难过的很。


    冼姨看着他,问道:”小北,你有珍惜之人吗?“


    侯胜北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阿母、两个弟弟,眼光又不由自主地转向萧妙淽,很快挪开视线:”那肯定是有的。“


    “譬如有人要夺你、杀你珍爱之人,该当如何?”


    “那我必拼死护之!”


    “咯咯,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小郎君。要是你拼死也护不住呢?”


    侯胜北从未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是啊,要是拼上性命也依旧无能为力,那还能怎么办呢?


    ……


    少年绞尽脑汁思考着,终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只听他朗声道:”天无绝人之路,地有好生之德。我必能于不可能之中,寻出天地间的那一线生机!”


    冼英笑了,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


    “说得真好。那好吧,但凡只要能有一线胜机,冼姨就会帮你。”


    -----------------


    在冼姨这边盘桓游玩了月许,再一路奔波回来,已是五月端午节气。


    隔了一段时间,他又邀请萧妙淽出游,这次并未花费太多口舌功夫。萧妙淽索性一开始就答应,省得他胡缠。


    此处景点稍远,有百二十里,和去宝林寺的距离差不多。


    两骑奔驰半日,来到了一片流彩飞红的大山,丹霞山。


    只见此山灿如明霞,色若渥丹,赤色山壁与碧水青林相互点缀,确是人间少有的奇景。


    传说上古时,共工怒触不周山,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岭南便是处于大地塌陷之所。


    女娲娘娘炼五彩石补天,灾难遂息,天下安宁。


    这丹霞山便是女娲娘娘补天时,天上流下来的熔岩,所以既有苍天的灵动,又有厚土的凝重。


    侯胜北口齿便给,娓娓道来。


    时值雨季,群山云雾飘渺,烟雨濛濛有如仙境,令人有飘然出尘之感。加之确实从没有见过如此奇景,萧妙淽也不禁微微颔首。


    得她肯定,侯胜北更是来劲,一路讲解奇峰怪石,直至来到一处。


    萧妙淽脸色绯红,旋即又变为煞白,狠狠地剜了侯胜北两眼,道:“我们回去!”


    “此处乃是阳元石。什么,回去?”(注1)


    侯胜北正说到兴头处,见萧妙淽的态度突然转变,完全摸不着头脑。


    两人乘兴而来,扫兴而归。


    回去一路上,萧妙淽不和侯胜北说话。更是晾了他几天,每天连书也不陪他读了。


    侯胜北满头雾水,委屈不解,不知道碰触到萧妙淽的哪块伤疤,惹怒了她。


    萧妙淽则是知他无心,只是触景伤情,实在气苦,忍不住就把火发在侯胜北身上。


    想当初父皇把十四岁尚未及笄的自己献给羯贼,当夜种种不堪之事难以言表。


    而后羯贼邀请父皇设宴乐游苑,痛饮三日。完全不顾礼法,当着父皇和文武群臣的面,搂着自己坐于御床。


    父皇看不下去,回宫而走,羯贼更是肆无忌惮,百般轻狎。


    自己内心羞愤难当,却要强颜欢笑,做出欢喜模样。更请羯贼教习骑马,逢迎其喜好。


    后为了保住父皇性命,更是自轻自贱,但为讨羯贼片刻欢心。只盼羯贼能够在兽欲得逞之余,给出只言片语,饶了父皇。


    谁知最终还是镜花水月,泡影一场。


    这傻小弟哪知其中曲折,是受了自己的无辜迁怒啊。


    想到此处,萧妙淽推门出去,正打算饶了侯胜北这遭。


    却见有一篮水果放在门口,蹿红荔枝新采,颗颗如同宝石,华丽璀璨。


    岭南荔枝闻名天下,萧妙淽拈起一颗,只见一团赤红如火,联想起小弟的一片赤子之心,不由得痴了。


    ……


    这一年十月祭祀父兄,到伤心处,萧妙淽仍是泪眼婆娑,但却不是昔日那般撕心裂肺的痛苦了。


    -----------------


    注1:丹霞山的阳元石长啥样,各位书友请自行百度


    《地名对照》


    宿预:今江苏宿迁东南


    丹徒:今镇江市


    广陵:今扬州市


    秦郡:今南京市六合区


    泾州:今天长市西北


    石梁:今天长市石梁镇


    盱眙:今盱眙县


    海西:今灌云县与灌南县西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大明星就是我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战神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