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56章 儿臣!万万不敢!!!

第0156章 儿臣!万万不敢!!!

    “长陵田氏,密谋行刺储君,图乱国本,罪无可恕,斩阖族而弃市~”


    “丞相酂侯萧何,受朕托之以朝堂大权,护主不力,罚禄半岁,以儆效尤~”


    “太子刘盈,整修关中水利得当,赐御剑一柄,以彰其功~”


    “代、赵战事绵延,朕分身乏术,令:凡长安大小事务,皆由太子监国为主;事有轻重缓急,许太子便宜行事~”


    “着:丞相酂侯萧何、匠作少府阳城延等,当竭力襄助太子厘治朝政,尽全整修水利、平抑关中粮价等诸般事宜,不得有误~”


    以庄严悠长的常喝声,将天子刘邦的宣读完毕,陈平终是稍敛面上严肃,温笑着稍侧过身,朝手中的诏书一昂头。


    “还请家上领旨。”


    就见刘盈闻言,只一丝不苟的朝诏书方向一叩首,又朝陈平身后,那杆由太监侧身立起的天子节叩首一拜。


    “儿臣!谨遵父皇诏谕!”


    “叩谢父皇赐剑!!!”


    不待刘盈庄重的高喝声落下,便见陈平身后,应声走出一位身着白衣的老太监。


    从地上直起身,恭敬的用双手接过诏书,刘盈才刚侧过头,几乎是在看到老太监怀中长剑的一刹那,便满是惊惧的一俯首,重新将头砸回了地板之上!


    “儿臣!”


    “儿臣!!万万不敢!!!!!!”


    听闻刘盈这一声满是惊恐的惊诧,刘盈身后的萧何也不由应声抬起头······


    “这!!!”


    同样是在看到那柄长剑的刹那间,萧何那双瞪大的双眼,那满是震惊的目光,便望向刘盈那道匍匐在地,仍有些微微颤抖的背影。


    紧接着,便是整个大殿之内,无论是宫女内侍,亦或是陈平带来的使者队伍,都无一不将震怖的面庞,深深埋在了胸前······


    “家上请起,请起······”


    见刘盈一副惊恐不已的模样,陈平茫然片刻,终还是上前,将刘盈自肩膀处小心翼翼的扶起。


    待刘盈满是忐忑的直起上半身,却仍旧是跪立于自己面前,不时还将惊恐的目光,撇向老太监怀里的天子剑,陈平又赶忙将面容调整的更温和了些。


    “臣临行之时,陛下言:太子以未冠之年,而肩负监国之重担;时日已久,难免为刁妄之臣所轻。”


    “更或太子锐意进取,而使乱臣贼子心生邪念,意于国之储君不利,以动摇社稷之根本······”


    说着,陈平不忘温笑着侧过头,却并没敢伸出手指,只朝着那枚天子剑的方向一昂头。


    “此番,陛下令臣呈帝剑赤霄,实乃欲假天子之威,而助家上监国视政。”


    “家上身陛下亲子,陛下拳拳相护之情,家上,恐不便言拒······”


    言罢,陈平便微笑着回过头,示意老太监上前。


    却见刘盈见此,嗡时将脑袋摇的似拨浪鼓一般,先前跪行两步,愣是没敢支起膝盖!


    “曲逆侯!”


    一声仍尽显惊慌的呼号,待陈平止住脚步,面带疑惑的回过身,便见刘盈面容之上,已是写满了惶恐。


    “此剑,乃赤霄天子剑!”


    “乃父皇顺天应命,代天以讨暴秦之明证,乃吾汉祚之重器也!”


    “孤,孤身以为太子储君,今父皇尚在,孤安敢受父皇,以帝剑赤霄相赐?!”


    语带惊恐的接连数语,就见刘盈稍撇了老太监怀里的赤霄剑一眼,便似是受到什么惊吓般,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还,还请曲逆侯代孤禀明父皇:儿臣不过奉命行事,以微末之身,图稍出力于社稷;又父皇皮尤,侥幸未生差池。”


    “父皇以御剑相赐,儿臣虽稍有愧,尚还可厚颜以受。”


    “然帝剑赤霄之重,恕儿臣······”


    “纵万死,亦不敢受!!!”


    满是决绝的一语,便见刘盈朝着天子节的方向又是沉沉一叩首,无论陈平再怎么劝,也终是不愿起身。


    见劝不动刘盈,陈平纠结许久,终是摇头叹气的起身,将天子节重新接回手中。


    在手扶上那杆牦节的一瞬间,陈平原本宽和的气质,陡然便被一股厚重、庄严的气息所取代。


    持节回过身,重新望向刘盈时,陈平面上神情,已是宛如一桩冰冷无情的陶俑······


    “此事,陛下亦有交代。”


    “陛下言:若太子质疑不受天子剑,便乃忤逆君父!”


    “君父教诲而不听,非为吾汉祚储君之当为!”


    一声震人心魄的低呵,惹得刘盈将额头从地板上稍抬起些,又不知如何一对,片刻之间,便急的满头大汗。


    见此,陈平便再次将手中天子节递给身旁的太监,小心翼翼的上前,来到刘盈匍匐在地的身影旁。


    “临行前,陛下交代:臣与帝剑赤霄,只可有一者重回邯郸······”


    “还请家上莫再言推辞,稍悯臣之不易······”


    略带祈求的低声一语,陈平便再度伸出手,从刘盈右腋下,将刘盈缓缓扶起。


    等刘盈带着一种忐忑、惊恐,又隐隐有些茫然的面容,起身望向自己时,陈平又再次对老太监一点头。


    看着老太监抱着帝剑赤霄,朝着自己一步步走来,刘盈的面容之上,已尽是极致惊恐之后的麻木······


    “不可!”


    在老太监伸出手,刚要将赤霄剑系在自己腰间之时,便见刘盈如同从噩梦中惊醒般,猛地一声惊诧!


    而后,刘盈面带焦虑的迟疑许久,终还是伸出双手,将上半身弯到接近九十度。


    恭敬的结果帝剑赤霄,便见刘盈仍有些忐忑的回过身,朝陈平强自挤出一抹僵笑。


    “此天子之剑,只可挂于父皇腰间。”


    “今,孤不得已而暂受,亦不敢系于身侧。”


    “孤当沐浴更衣,斋戒三日,亲携此剑,奉于长乐宫长信正殿,立之于长信殿御榻之上。”


    “如此,天子剑代父皇立于长信殿,镇朝堂而护孤监国,曲逆侯此行,也当使命得全?”


    听闻刘盈这一番滴水不漏的安排,以及话语中那抹若有似无的恳求,陈平终是长叹一口气,对刘盈笑着一拱手。


    “臣,谢家上······”


    陈平躬身一拜,待刘盈也回一礼,却见陈平并没有急于离去,而是将面色稍一正。


    “方才之诏命,乃书诏。”


    “除此书诏,陛下另有口谕,使臣面问于家上。”


    听闻陈平此言,刘盈只僵笑着点了点头,双手仍不敢稍离手中的帝剑赤霄,侧过身,用胳膊擦了擦额上冷汗,才对陈平一点头。


    “还请曲逆侯安坐片刻。”


    “孤当先于赤霄剑妥善安置,复至此,以应曲逆侯之问······”


    ·


    将那柄明明手感冰冷,却莫名令人感到烫手不已的赤霄剑供在后殿,刘盈便强自平息着不安的心绪,重新回到了正殿。


    刚来到殿门处,便听陈平那极具辨识度的温和声线,自正殿内传出。


    本着‘偷听不道德’的原则,刘盈几乎没做停留,便强拾起一抹客套的笑容,跨入殿门。


    “曲逆侯此返长安,可有意往探郑国渠之整修事?”


    轻笑着发出一问,刘盈便走到上首的位置安坐下来,满是坦然的望向陈平。


    “若曲逆侯有此意,孤不日便遣少府之官佐,随曲逆侯同行。”


    听闻刘盈此言,陈平却是只笑着摇了摇头,稍一虚指与自己对坐于殿内的萧何。


    “臣此返长安,确得陛下之令,以稍查郑国渠之整修事。”


    “又方才,臣同萧相独处一室,这才以修渠事相问于萧相。”


    “及亲往而视渠······”


    说着,便将陈平笑着低下头,朝刘盈稍一拱手。


    “臣此行,使命在身,又代、赵战事未平,恐当速毕使命,以早归邯郸,复命于陛下当面······”


    闻陈平此言,刘盈也是轻松一笑,便自顾自低下了头。


    要说此番,皇帝老爹托陈平传回来的诏书,虽然只短短几条,但结合之前,发生在关中的一系列变故,其中暗含的信息量,也着实是不小。


    开头一句‘谋刺太子,当族’,自然是为吕雉以皇后之身大兴刑罚,尽屠长陵田氏满门一事,补上了一道合法程序。


    紧接着,有意思的就来了。


    ——丞相萧何护主不力,罚禄半年!


    ——太子整修郑国渠得当,赐剑表彰!


    这两件事,若是拆开来看,都可以算得上是稀松平常。


    天子刘邦征战在外,丞相萧何守着家,结果发生了‘太子遇刺,险些丧命’的重大政治事件,作为长安,乃至于关中的暂时主事者,萧何自然是免不了一顿责罚。


    而刘盈,虽名为‘监国太子’,却还只是个未冠少年,不过十四岁的年纪。


    这个年纪的男娃,别说寻常百姓家了,就说功侯贵勋家中子侄,在刘盈这个年纪,但凡不沉迷于斗鸡走狗、酒池肉林,都足以被赞叹一句‘虎父无犬子’了。


    这样说来,刘盈一个十四岁的少年,非但把萧何过往近十年,都没顾得上修的郑国渠给修好,还没出什么岔子,于情于理,也都该表扬表扬。


    可若是把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再前后一对比,这其中所蕴含的信息,就变味儿了!


    ——丞相萧何、太子刘盈,一个是关中朝堂的实际掌控者,一个是名义上的‘监国太子’,一个罚禄半年,一个赐剑表彰?


    尤其刘邦赐给刘盈的那柄‘御剑’,还是在汉室极其具有神话色彩、政治色彩的斩白蛇剑?


    要说刘邦此举,没有什么特殊的用意,只怕是鬼都不信!


    再结合刘盈‘惶恐不敢受赤霄剑’时,陈平透露出‘你爹这是给你个信物,好护着你’的意思,以及诏书的后续内容,这件事,就清晰多了。


    ——对于关中粮价鼎沸一事,刘邦非常不满!


    尤其对于实际掌控朝堂,却对粮价暴涨束手无策的丞相萧何,刘邦意见非常大!


    甚至大到了作为开国皇帝的刘邦,要在一道正式颁布,将来必然会被收录入帝王起居录的纸制诏书中,明言责备开国丞相萧何的地步!


    而刘邦对刘盈的表彰,以及那柄令刘盈感到心惊胆战,到此刻都仍有些惶恐不安的赤霄剑,看似真如陈平所说,是刘邦怕自己不在家,儿子刘盈被人欺负。


    但从那句‘事有轻重缓急,许太子便宜行事’,以及‘萧何、阳城延等倾力襄助太子,平抑关中粮价事’来看,刘邦此举的真正意图,只怕是以皇帝的身份亲自下场,给刘盈接下来,平抑关中粮价的一系列举措背书。


    ——粮价暴涨,萧何你就干看着?


    ——刘哥我很不高兴!


    ——太子有办法,就让太子办这事儿,你们都好好给太子打下手!


    想明白这一点,刘盈暗自欣喜之余,也是不由有些奇怪起来。


    “临走前,不还嚷嚷着要易储废后,要让刘如意做太子吗?”


    “这是······”


    “受啥刺激了?”


    一头雾水的腹诽一声,刘盈便将心中的疑惑暂时放到了一旁。


    见刘盈终于从思虑中回过身,陈平也是将面色稍一正,对刘盈郑重一拱手。


    “家上。”


    “臣临行之时,陛下令臣转呈口谕:关中粮价鼎沸事、水利整修事,及太子遇刺一案,尽由家上做主。”


    面色严肃的道出此语,便将陈平稍有些迟疑的侧过头,看了看萧何。


    待萧何呆愣片刻,又连忙做出回避的架势,却见陈平下意识一抬手,阻止了萧何。


    “萧相国之柱石,又身百官之首,自无回避而勿闻陛下诏谕之理······”


    目光稍有些涣散的道出此语,便见陈平又重新侧过头,望向上首的刘盈。


    “前时,家上以‘粮市’之事,及少府平价售粮与民事书奏陛下。”


    “然于细微之处,陛下多有不解,又恐书帛无以尽承家上平抑粮价之策,故遣臣来,以面问于家上。”


    “——敢请问家上:少府以平价售与关中民之粮,当从何而来?”


    “又家上欲禁商贾行货粮事,待日后,关中粮商米贾之缺,家上,欲以何代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