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三五小说网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63章 为啥还要给钱?!

第0163章 为啥还要给钱?!

    日暮时分,长安以南,粮市之外。


    沐浴着初春的夕阳,望向不远处,嘀嘀咕咕将铜钱运向自家的商贾,黄钟不由悄然皱起眉。


    “尽皆五蠹之辈!!”


    一声满带着愤恨的低吼发出,黄钟只咬牙握拳,竟没发现身后,阳城延的身影自粮市内缓缓走出,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停了下来。


    “五蠹······”


    轻轻一声呢喃,终是惹得黄钟稍回过头,待看清阳城延的面容,又面带尴尬的退到侧边,稍一拱手。


    “阳公。”


    却见阳城延只客套一笑,旋即轻笑着走上前,意味深长的打量起黄钟,那仍尽显青涩的面庞。


    “若吾未记错的话······”


    “黄市令之父祖,乃故韩之籍?”


    听闻阳城延此问,黄钟不由心下一紧,神情中,也稍带上了些许忐忑。


    “回,回阳公。”


    “下官祖籍,确于韩地······”


    “汉三年,陛下率军东出函谷,先亡父携下官,避战火而至荥阳,从陛下以为戟盾之卒······”


    见黄钟面带哀伤的道出此语,阳城延也是面带感怀的长叹一口气,轻轻拍了拍黄钟的肩膀。


    “如此说来,黄氏满门,亦当汉之忠烈······”


    说着,阳城延又是一拍黄钟的肩头,旋即上前几步,在一块隆起的小土坡上蹲坐下来。


    待黄钟也来到自己身边,略有些拘谨的坐下身,阳城延不由洒然一笑,遥指向远处,已即将看不清轮廓的粮商们。


    “黄市令可是见此等奸商恶贾,恶赢满贯,却仍得少府之钱,而心怀愤恨?”


    听闻阳城延语调随意的道出一问,黄钟只下意识一低头。


    “下官不敢······”


    “诶~”


    不待黄钟音落,就见阳城延将上半身往后一仰,噙着一抹随行的笑意,面带鼓励的望向黄钟。


    “不过闲谈而已。”


    “黄市令不必忌讳,若有言,但直言无妨。”


    见阳城延做出这一副‘闲聊而已,想说啥说啥’的架势,黄钟也是僵笑着低下头。


    只片刻之后,先前被黄钟挂在脸上的那抹愤恨,便隐隐回到了那张青涩的面容之上。


    “阳公亦言:此等粮商、米贾,皆往昔屯粮居奇,掠食民血之贼也!”


    “即为贼,阳公又因何出内帑之钱,以助此僚之气焰?”


    “不过奸商寥寥,朝堂欲专粮米之事,自可遣廷尉、内史之卒,尽抄此僚之家赀,以充公归国?”


    闻黄钟此言,阳城延面上笑意稍一滞。


    片刻之后,便见阳城延又轻笑着侧过头,意味深长的望向黄钟。


    阳城延自是明白:黄钟想说的,并不是‘你为什么不这样’‘朝堂为什么不这样’,而是,太子刘盈,为什么不这样做?


    为什么不把这些残害百姓,祸乱天下的商人全都杀死,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不杀他们,已经够意思了,又为什么要拿钱给他们?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山川沼池俱为王赀——不过是粮食、粮仓而已,为什么要给他们钱?


    这样略带有些愤青意味的问题,若是换了旁人,阳城延大概率会一笑而过。


    但此刻,看着身旁的黄钟,阳城延却在心下悄然盘算起来。


    “五蠹,出自《韩非子》,乃故韩公子韩非所著······”


    “此子籍韩,又知‘五蠹’之说······”


    “嘿······”


    “竟是申不害之徒子徒孙······”


    暗自思虑着,阳城延望向黄钟的目光,愈发意味深长了起来。


    “今之家上,面较陛下更宽和,然于驭下之术,又颇有些法家‘法、术、势’之意味······”


    “待陛下百年,法、儒诸学,更或墨、纵横之流,或可得端立庙堂之俊杰,亦未可知?”


    如是想着,阳城延终是莞尔一笑,将目光望向天边,那抹艳丽的晚霞。


    “农为本、商为末,此乃汉百年不易之国策,亦乃社稷鼎立之本。”


    “然纵如此,商,亦只‘末业’,而非律法所禁、人伦不允之恶业······”


    悠然道出此语,便见阳城延又轻笑着侧过头,望向黄钟的目光中,也是稍带上了些许提点之意。


    “商之弊,非商其本,而乃贾。”


    “乃贾逐利而忘本,图金银、珠玉而不顾廉耻,更或因一己之私,而乱天下万民之生计。”


    “天下所恶者,乃贾因逐利而为之行;然若无商,盐、粮、布、器,皆无以南北流通,商贸不兴,则民难富、国难强······”


    “故国,不可无商,又于贾,不可尊崇。”


    “或君贤比陛下,更当颁诏制法而鄙贾,重租税以困辱之。”


    听阳城延语重心长的将商、贾二者,于社稷、天下之间的关系细细道出,黄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只片刻之后,却见黄钟又陡然一皱眉。


    “阳公。”


    “即国不可无商,又贾多无信义,朝堂何不寻忠良、仁善之士行商天下,以其行商所得,为强国、富民之事?”


    略有些心虚的道出这句话,黄钟便略有些激动起来,连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若使下官为商,下官比当为闻名天下之仁商、义商;行商之所得,更当尽与少府内帑,已强吾汉祚!”


    听着黄钟信誓旦旦的说出这句话,阳城延却是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见阳城延似是不信,黄钟正要起身再说,却见阳城延抚了抚额头,萧然长叹一口气。


    “黄市令此言,诚不知人心险恶之论呐······”


    语调萧瑟的发出一声感叹,便见阳城延又侧过头,轻笑着望向黄钟。


    “黄市令可知:凡天下之商贾,因何而得万贯家赀?”


    “又因何,可使此辈克万千困阻,不顾蜀道之难,而出蜀地之锦于关中、关东;不顾关东祸乱,而出关中之米粮,以至燕、赵、齐、楚,更或淮南、长沙等地?”


    “更有甚者,燕、代之地,更有数典忘祖,不惜奸栏出物,与禁物于北蛮,而图暴利之贼!”


    “黄市令以为,此辈,为何可得如此胆魄,纵国法、身家性命亦不顾,而以身犯险?”


    见黄钟茫然愣在原地,阳城延只缓缓伸出手指,笑着在黄钟胸前轻轻一撮。


    “欲!”


    “图牟贾之暴利,不事生产,只端坐于家宅而日进斗金,以得发家致富之贪欲!”


    盯着黄钟目光深处,满是严肃的道出这句话,便见阳城延又回过头,仰望远方而长叹。


    “凡商贾者,其为贾之初,多因田广,而得钱、粮有余者。”


    “其一岁耕农所得,为其亲长、妻小食之而有余;此余者,便乃贾之本。”


    “伊始,不过贪恋贾利,西行二十里以购盐,又东往二十里以货之。”


    “如此,只数日之功,往返数十里之徒,便可得倍利。”


    说着,阳城延便满是感怀的望向黄钟,不由又是一笑。


    “得此轻而易举,数日便可倍本之暴利,又何人愿归于农而事于产?”


    “——必是尽卖其田、宅为本,行走天下,以逐贾利!”


    “往蜀得锦,而货于关中;于关内得粮,又往货于关东。”


    “自关东归返只时,再廉价得齐之纨、楚之器,以售于关中、巴蜀。”


    “如此三五载,始为本之钱数万,便累以为家赀万贯,出入乘车,童仆数百,为民称之曰:素封也······”


    说到这里,阳城延不忘稍待调侃的将上本身一顷,用肩膀轻轻撞了撞黄钟。


    “此一本万利,三五年而得家赀万贯之美事,黄市令闻之,可能坐怀不乱?”


    听闻阳城延这声稍待调侃的询问,黄钟只下意识张开嘴,却又几次止住了话头。


    因为黄钟发现:当阳城延道出的那副‘出入乘车’‘黔首避道’‘童仆随行’‘家赀万贯’的美好场景,被自己代入进去了之后,方才还扬言‘赚到的钱全给国家’的黄钟,居然感到有些······


    迷恋!


    单单是对脑海中,那明明不是现实,只是自己幻想的虚无,黄钟就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深深地迷恋!


    ——在阳城延用胳膊碰自己时,尚未从黄钟中回过神的黄钟,甚至下意识感觉到了些许恼怒!


    对于阳城延打断自己的遐想,使自己只能从那美好的景象中遗憾脱身,而产生的愤怒······


    “下官······”


    试着开口,但黄钟心里的那根底线,终还是让他将那句‘我能’,悄然咽回了肚中。


    而见到黄钟这番模样,阳城延却并没有流露出失望之情,反倒因为黄钟的坦诚,而稍涌出了些许赞赏。


    心下稍一点头,便见阳城延又是洒然一笑,从地上起身,拍了拍后退上的尘土。


    “嘿!”


    “莫言黄市令,纵吾闻己之所言,亦生出些许神往。”


    听闻阳城延这声自嘲,黄钟面上羞愧之色嗡然停滞在了脸上。


    略有些不安的抬起头,待阳城延又轻笑着一点头,黄钟才惊讶的从地上弹起身。


    “纵阳公,亦无可抵商贾之巨利?!”


    语调满是惊诧的发出一问,便见黄钟思虑片刻,终是失望的低下头。


    “阳公身九卿之贵,亦不能视商贾之利而不乱;下官不过一粮市令,又如何能······”


    沮丧的说着,就见黄钟又将话头猛地一滞,旋即面带震惊的抬起头。


    “莫非!”


    “阳公本不欲为少府,更愿为贾,行走天下而谋商利?!”


    见话题被黄钟扯得越来越远,阳城延不由噗嗤一笑,伸出手,不轻不重的在黄钟侧肩处轻轻一砸。


    “吾为少府,乃得陛下知遇之恩,自无怨言。”


    “及行商为贾之暴利,吾,羡之,又不屑与之。”


    待黄钟面上流露出些许困惑,便见阳城延颇有些潇洒的抬起头,将双手背负于身后,遥望向那一点点落于山后的夕阳。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且得财,乃人之欲;生而为人,于牲畜之别,首在抑欲。”


    “若纵欲之出,而不已仁义抑欲,便不当为人,而乃狐狼、豺豹之牲。”


    “吾为少府,食中二千石之秩禄,家中亲长、妻小衣食皆足,无有饥寒之虞。”


    “此,便足矣······”


    极尽坦然的道出一语,阳城延又侧过头,轻笑着望向黄钟。


    “及家赀万贯,富甲一郡、一县之财,吾亦非不喜。”


    “——若得披甲执刃,杀贼于战阵之机,吾自当奋勇杀敌,以谋彻侯之高爵、万户之食邑。”


    “此何也?”


    “——大丈夫顶天立地,当立不世之功,光耀门楣,泽及后世也!”


    说着,阳城延终是再一次抬起手,搭上黄钟那依旧有些瘦弱的肩头,将上本身稍前倾些。


    “如此,黄市令,可明白了?”


    “为商做贾,行走于天下,低买高卖而得利,纵终得万贯家赀,此家赀万贯,可能光耀门楣?”


    “可能利国利民?”


    “又可能为乡党闻之,敬称一声:丈夫?”


    听着阳城延如同一位老师般,道出这一番敦敦教诲,黄钟面上的迟疑、困惑,终是一点点化作坚定。


    “下官······”


    “明白!”


    “君子之得财,不可只逐钱利,而首当利国、利民!”


    “商贾者,不过空得钱、金之赀,而堕先祖门楣,遗污名于后世也!”


    “大丈夫立于世,当执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于战阵,方可安拥万贯家财,而不为天下所鄙夷!”


    见黄钟终于明白了自己表达的意思,阳城延终是欣慰一笑,拍了拍黄钟的肩膀。


    “今少府,虽得官吏数以千,然自千石以下,唯黄市令一人,堪称可造之材。”


    “日后,黄市令只需克忠职守,兢兢业业,复二十岁,吾汉家,或可又得一布衣少府,亦未可知?”


    言罢,阳城延便微微一笑,将手背负于身后,向不远处的长安城徒步而去。


    但可惜的是,长安粮市令黄钟,并没有如阳城延所期翼的那般,成为汉室第二个‘布衣少府’。


    在青史之上,‘黄钟’这个人名,也只留下了以下这段记载。


    ·


    ——太宗皇帝十一年,三分内史,曰:左冯翊、右扶风、京兆尹。


    除内史于九卿,新设大农以代之,主天下农、粮事;拔少府右丞黄钟为大农。


    太宗皇帝二十七年夏四月,大农黄钟病逝,京兆千里哀歌,万民泣而扶柩,入葬安陵侧。


    闻大农病逝,太宗皇帝啼哭三日,而谓左右曰:今朕失大农,此乃天羡朕,而夺汉之国士也。


    夏五月,追封黄钟为高良侯,谥曰:文。


    赖高良文侯治大农之功,始太宗皇帝十一年,凡后百一十九年,关中民数以千万口,竟无闻一人饥、寒而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伏天氏 逆天邪神 完美世界 第九特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奉打更人